那一天仓央嘉措,那夜的雨,让我走近了仓央嘉措

下雨了,蒙蒙细雨。雨丝在夜空中飘飘洒洒,温润了这个美丽的夜晚。这不是一场平常的雨,这是雪域高原的雨。或许它们就是仓央嘉措的泪水!

收起伞,一任这细雨洒落在脸上、身上,只为了能够真正和雪域高原有个亲密接触,能够走进仓央嘉措一生的传奇。

夜幕下的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神圣庄严,那高大的红白相间的宫墙显得更加富丽堂皇了。

广场上到处都是人。有的在拍照,有的在顶礼膜拜,有的在悠闲地踱步。

走在广场上的石板路上,在迷离的雨雾里,仿佛一个身披袈裟的清瘦的年轻人向我走来。

仓央嘉措画像

他手捻佛珠,吟诵着让人心动也心疼的诗句。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上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是当年仓央嘉措为初恋情人玛吉阿米写的一首诗。

他被选中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成为六世达赖喇嘛,藏传佛教的领袖,这是多么的幸运。

但是,不得不离开家乡,离开自己的恋人,与红尘绝缘,他又是多么的不舍和不幸。

一边是自己终身的信仰,清规戒律,一边是自己最爱的人。

何去何从,他自己难以做出决断,只能问苍天,希望能够有一个答案:“不负如来不负卿!”

一入宫门深似海,他再也不能见到自己心爱的人了。但是,那颗年轻的驿动的心,又怎能被宫门锁住?于是,便有了这首千古流传的诗篇: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失恋的痛苦,再加上当时西藏复杂的政治争斗,使得仓央嘉措难有作为,或者说他只不过是藏王的一个傀儡而已。

白天,他深居宫殿,诵经礼佛。夜晚,却换上贵族的服饰,偷偷溜出深宫,走进拉萨的灯红酒绿,在青稞酒里,在温柔乡里,寻得短暂的快乐,排遣内心的寂寞。于是,便留下了许多美丽的诗篇。

朝圣的人们

仓央嘉措是个魅力无限的诗人,他的诗作在中外广泛流传。但是,特殊的历史注定他悲剧的一生。最终,仓央嘉措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于 1706年被废。在押解回北京的途中于青海湖畔园寂,时年23岁!

走在拉萨街头,便想起了这位藏族最著名的诗人。也许,身边的小店就曾经留下他的欢歌笑语;也许,脚下这块青石板就曾经留下他的足迹;也许,今夜这样的细雨就曾经打湿过他的衣衫……

走在拉萨的夜雨中,我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仿佛耳边又响起了仓央嘉措那深情而又悲凉的吟咏: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只是,就在那一夜,

我忘却了所有,

抛却了信仰,

舍弃了轮回,

只为,

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

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老赵草于2021年9月10日子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爱短文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duanwen.cc/z2022052210100689a10.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