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杀了人

文/稀盐酸

? ? 从中学开始,我就在谋划着如何隐秘且事后不留痕迹的杀掉那些人。那群男人、女人,孩子,老师,亲戚……

另一个自己

-01-

? “我的计算机被偷了,早自习都还在,我就上了一个厕所回来就不见了,李老师”,我用着极度委屈的眼神盯着正要跨出教室的老师,害怕他不给处理,一口气说完。

? “你又怎么回事,啊”,李老师转过身对全班大声呵斥道,“平时怎么讲的啊,不要什么事都来找老师,老师有多少心力啊,值钱的东西自己收好,你们莫学那些从胳膊里伸出三只手的社会人”。

? “那老师也没得办法给你到处搜啊,再说了全班都有……"。

? ? 我快速打断老师。

? ? "不,我爸说那是个外国货,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 ? "回家让你爸再买个。”李老师不耐烦的说,出教室门时又嘟囔了一句“去,这一天”。

? ? 我回到课桌上,把数学书划了一个很大的口子,看着它破开的样子,半晌,笑了。

? ? 那是九几年,那个计算机,是我爸从他工友那买进的外国货,5块四毛,对于工薪阶层的我们来说那是一周多的生活费,那也是我爸第一次那么大方的对我,因为那个工友叔叔说,"用这个会说话的计算机孩子那计算啊,绝对好,以后约莫着你屋头啊出个会计。"因为我爸算数不大好,百分率都不会,被坑过好多次。

? ? 主要是家庭本就不富裕的我们,是我爸要把几十斤的煤气罐从一楼搬几趟到四楼,是我妈在冬天里要用冷水洗几十盆碗换来的。

? ? 回到家,因为水瓶里忘了装水而被累了一天的父亲大骂"没有眼力见儿的东西,老子一天累死活天的",母亲从厨房里侧个身子过来又转过去洗菜,只听见菜板和菜刀发出的"噔噔噔"的声音。我也溜回了自己那个12平米还堆着杂货的房间,拍拍胸口,很庆幸:没有告诉他们我丢了东西。

? ? 可是,第二天很苦恼的是所有同学都能拿计算机计算,而我只能被数学老师恶狠狠的盯着。我并没有拿笔计算。

? ?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从我忽好忽坏的成绩单上、从看着我爸脸上情绪的转换上、从上课就期待下课中溜过去,每次拿回家,都会被我爸数落好一阵, 他因为家里贫穷,只念到二年级上册,因此,他把希望寄托于下一辈的我和弟弟身上,但弟弟才3岁,没到上学年龄。而我却让他无比伤脑筋,记得那次我爸看到卷上"73"的分数,气的脱下工业鞋就朝我丢过来,鞋子从我耳朵滑到肩膀上,我家里还有个不成文的祖宗规矩:受教育挨批评时不能哭。我只有咬着嘴唇,憋着眼泪。晚上等我妈来给我上药时,才发现耳朵已经红肿,里面嗡嗡作响,肩上还留着鞋钉印。母亲边搽边说’"芽啊,你咋不知道长点劲嘞"。我没有告诉她,其他题是需要用到计算机的。

? ? 就算告诉了她,她也不敢跟我爸讲,我爸会说,"都是你这个婆娘惯起的"。

? ? 转眼间,我快毕业了。听说换了个数学老师,我心里乐开了花,最后陈老师进来时说了一句"你们李老师因教学突出,被调到其他小学去了,你们最后一学期的数学就由我代替了,对了,忘了告诉你们,我是李老师的老婆。"

? ? 我由希望变回失望,鬼知道李老师有没有告诉她我是他极不喜欢的那类成绩不好没有管教还爱告状的孩子。

? ? 下午第一节的数学课,由于是夏天,教室里只有三把老式吊扇,根本无法去感受它传递出来的凉意,而我的位置恰好在风扇下面的最佳位置,同桌王芳为人比较好强,总爱把凳子凑到我这来,我忍不住让她挪过一点点,我已经不能写字了。今天数学课也一样,一直把凳子凑过来,或是我们声音大了一点,惹到了本就烦躁的陈老师,她扔下书,快速的走到我们座位前,王芳抢说到’"陈老师,她上课总找我说话,我告诉她要我不能和她说"。

? ? "老师,不是的,不是的,是她……"

? ? "闭嘴,啊,每次都是你,你成绩差没关系,你书上乱七八糟的没关系,别影响其他同学,也不要以为李老师没告诉我,你就是小问题不断。我上课用眼神 提示你几遍了……上去,给我跪到讲台上"。

? ? 那是第一次,我,跪在全班同学的面前,低着头,那是我人生中最长的一节课……

念叨着苦日子总会过去的

-02-

? ?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总会过去。"? ? ? ? ? ? ? ? ? ? ? ? --普希金

? ? "苦日子总会熬过去的。" 我时常念叨着这句话。

? ? 初中,迎来了我半个曙光,因为面上懂礼貌,英语成绩突出经常被英语班主任夸奖,"这次听写‘秦月芽’同学全对,这次英语考试‘秦月芽’同学第一"。老师避免其他同学下课乱丢粉笔会把粉笔盒放在我这里,其他同学会跟我讨论题,会给我扎有蝴蝶结的头绳,会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厕所。我都小心翼翼的答应,整个小学我几乎被孤立。可仍有一部分调皮男生会专挑软柿子捏,因为我个子小小的,平时话不多,每次他们被值周老师叫到讲台上,让他们找到其他说话的人就换下去,或许已经有了杀鸡儆猴的威力,他们站了半小时下面没人敢说话,可他们看准了我,就非让我上去,我竟然开始认真解释起来,无疑是可笑的。

? ? 可是他是谁啊,他是小学时的红领巾监督岗,是那个能把他的零食放在我课桌里让我充当替罪羔羊的人,是那个指出我是个亲生父亲都抛弃的扫把星。我向值周老师解释,老师不听,直接问讲台上的几个学生看到我说话没有,他们只点头。我愤怒的看着老师和他们,孙勇揪着不放,"老师,你看,你看,她那个表情就是急眼了"。我脑子里回忆起四年级他冤枉我的场景,我盯着第一排同学的刀向着孙勇的手臂使劲划去,前一刻,我竟然有考虑不要伤害到他其他地方,我怕像书上讲的那样,杀人要坐牢。可孙勇意识到了,他侧过去,我划到了他脸和脖子,看着红色的东西滴到我手上,慌乱中竟有一种温暖,只感觉教室乱了,全是大家的吵闹声,有人掰着我手,有人困住我腿,我……又听到继父说"老子养着你几个败家娘们儿,咋不早死早投胎嘞",我朝着自己肚子上就像书上说的日本人打了败仗剖腹自尽那样我使劲抽出右手,把刀放进了我的肚子……我开始痛了……也看到了他们捂着嘴的惊慌和害怕……

第一次的勇敢

? ? 我终于‘勇敢’了,杀了人。

? ? 只愿来生,我能做一个幸福的人。

-03-

? ? 一周过去,医生说,"把衣服掀开,给你伤口消毒"。

? ? "嗯,可以出院上学了。"

编辑推荐:小六啊,姐姐带你回家(《姐姐,我想回家》再编版) 壹 我叫石六,今年7岁,因为在家里排行老六,所以大家叫我小六。 我上面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 哥哥们都不怎么喜欢我...夏末秋初“喂”,你是谁,你在不说你是谁,我就挂电话了。我说我说你别挂电话啊,我就是那天下午给你捡书的同学,哦……我想起了,你就是那天和我撞在一起的那个冒失鬼,还把我书碰到...再等等我,好吗? ? 再遇到流浪先生是在一个黄昏的桥头,他早已没有往日的光彩。我请他喝酒,他也毫不拒绝,几杯下去,他突然失声痛哭,我慌忙的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 ? 待他情绪稳定,我才...我去西塘坐了一会。旅行。 我向来喜欢说走就走,因此攻略总是做的十分草率。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门了。 西塘。 那个声名鹊起的旅游胜地。我想那里大概有灯火通明的街道,清新淡雅的花栅栏,动...酒吧里的骚男这两天太特么堵了,我倒是为所谓,我的朋友大粒、燕子,朋友的朋友卫晴却心焦不已,好不容易抵达一个不知名小城,我们决定留下来,吃一吃当地的美食,泡一泡当地的酒吧,好发...《骤变》之?偏执图片来自网络 我已经坐在那个靠窗的角落很久很久了,我的手包所放的餐桌上咖啡一杯杯上着,此刻我刚好端起一杯,闻着它喷香诱人的气味,尝着它浓厚苦涩的味道,心里想着这是我...


站长推荐:文章摘抄, 更多经典美文访问:www.afbbbb.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