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

孟婆已经不知道在这奈何桥上驻守了多久,百年?亦或千年?更记不清自己目睹了多少鬼魂走过黄泉路,路过三生石,迈上奈何桥,喝下孟婆汤,那些爱过的人,那些无法放下的事,那些滚滚红尘中数不清的悲欢离合都只会随着孟婆汤的缓缓入喉,永远凝固于走在奈何桥上那欲言又止,充盈泪水的黯然回眸,化作云烟散去。。。

? 一个女鬼来到孟婆身边,孟婆把孟婆汤递了过去。“这是什么?”女鬼问道。“孟婆汤”孟婆的声音毫无波澜的声音响起。女鬼拒绝喝下,“不行,我不能喝,喝了我下辈子就找不到他了。”孟婆藏在黑色斗篷下的双手一紧,“下辈子是下辈子的事,而这辈子你已经结束,必须忘记前尘过往,才可投胎转世。”

“如果这个代价是忘记他,那我宁愿不投胎,在这世间做一孤魂野鬼,伴他三生三世,乃至永生永世。”女鬼扔下孟婆汤,转身欲走。

孟婆挥挥手,两个鬼使左右钳制住女鬼,另一鬼使掰开女鬼的口就要送入。女鬼拼命挣扎,“孟婆,你凭什么让我喝,你个无心无情的人,注定在奈何桥上孤独一辈子直至灰飞烟灭。。。”孟婆汤最终还是入口,女鬼缓步投胎去也。

? 不知为何,今天的亡灵出奇的少,孟婆居然得了空闲,坐在了奈何桥上,眼神飘向忘川河的尽头。他以为自己已经凉薄到看尽世间沧桑也可毫不动摇,却还是被那女鬼的话触动了心神,“呵,孤独一辈子吗,一千年前我就已经预见了”,孟婆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那条红绳,眼神里有一瞬间的柔软“能远远看他,就够了。”

? 突然,一鬼使着急忙慌地跑进来,“大..大人,那位,那位又来了,阎王殿下让你....”“知道了”孟婆起身“他人在哪,我去。。”

“不用劳烦孟婆大人了”一个带笑的声音响起“在下已经不请自来了。”

孟婆朝声音来源作揖:“不知君墨殿下驾到,在下有失远迎。”抬头望去,一名红衣如火的男子正手持纸扇,笑的狂妄,从奈何桥一端信步走来,仿佛这奈何桥是他家的后花园,而他,聛睨一切。“孟孟为何对我如此疏离,我说过,你叫我君墨就好。”君墨纸扇半掩面,看起来好不委屈。孟婆不为所动,“在下惶恐,不敢直呼殿下。”

“你呀,,”君墨叹了口气,径直坐下“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倔脾气”他说这话时眼睛一直盯着孟婆,不知在想着什么。

孟婆心念一动,表面仍是一片淡然:不敢。”

静默半晌。君墨忽的一笑,“孟孟可曾听过昆仑山?”

“偶有所闻”孟婆不知君墨突然提及昆仑作甚。

“那昆仑山上有何宝物你是肯定不知道的了”君墨不等孟婆,自顾自说了下去“相传西王母有一面镜子,这镜子克窥前尘后事,只要你法力足够,你可以看到包括你之外的所有人,,,西王母从不把此镜借人,所以知晓此事的人也寥寥无几,,”君墨顿了一下,眼睛紧紧盯着孟婆,“孟孟你猜,我怎么知道的?”

孟婆面无表情,在黑蓬之下的双手却不由紧握,前尘往事,前尘往事,,,为何执迷不悟。

君墨见孟婆并无说话之意,继续道:“其实我从很早以前就想问,孟孟,你,,究竟是男是女?”

“殿下不可玩笑,孟婆孟婆,在下自然为女子。”孟婆反应过来答到

“孟孟的声音男女莫辨也就算了,但孟孟的身高说是女子,这么久了就没有一个人怀疑吗?”说着君墨便要把那孟婆一直罩着的隐藏了一切的黑斗篷掀开,谁知孟婆一个灵巧转身便躲了过去。君墨惊讶之余,鼓掌笑道,可笑意并未直达眼里、“孟孟好身手”。

孟婆又作一辑:“时辰不早,殿下可回去了?”

君墨一听此话,脸立刻冷了下来。“如何,你这是要赶我走?”

“不敢,只是殿下如果没有要紧事的话,还是赶紧离开吧,地狱阴气重,怕是对殿下的灵体有损害。”孟婆回答的很是合理,君墨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

“我走,你是不是很开心”君墨苦笑道,他身上的那红衣一直都是飞扬的,这一刻却不知为何,颜色都黯淡了几分。

“不,不是的。。”孟婆心里想,“只是,,我们不能再见面了。。”黑蓬下的孟婆,谁也看不到他的神情。“对不起、”半晌,他说道,“殿下以后还是不要再来了。”

君墨似是没想到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震惊竟后退半步吐出一口鲜血,“好,,你好,,够狠,,,我万没有想到,自己耗费几百年的法力换来的却是这个。”擦去嘴边鲜血,背过身去“我找了你一千年,你躲了我一千年,如今,你却是连认我都不想了吗?”

没有回应,,,

“好,我走。。”最后一句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喊出。音尚未消,人已没了踪影。。

不知过了多久,孟婆终于颤抖的将黑蓬摘下:“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遍又一遍,手伸进孟婆汤里,一口一口,远远看去,真是个痴人。

“呵呵呵,孟婆汤孟婆汤,一喝便忘前身今世。一生的爱恨情仇,一世的浮沉得失,都会随着这碗孟婆汤消失的干干净净,,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忘不了。说好的形同陌路,相见不识,为什么又要相见,为什么又要相识,为什么要去昆仑,为什么要想起一切,就这样,,不好么。”

? 一滴泪划过眼角,流向了忘川河,汇成这河千千万万种的一滴。相传,忘川河水是活着的人一生所流的泪,,原来,亡灵也是会流泪的吗。。。。。

编辑推荐:玻璃匣子文:包子 已经说了“拜拜”,准备挂断微信的视频通话,母亲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你看看蔡仔,又带着小孩玩,又给她们洗澡、辅导作业,什么什么,怎么还要说他不爱孩子呢!...重温曾经的美好出门前,她与军已经说好,他们要和平分手。 她与军相恋五年,像所有校园情侣一样,当时抱着把爱情进行到底的决心,最后好不容易才争取留在了一个城市,曾经的日子也像别人一样...第一批90后,已经变成骗子了01 “骗父母?” ?上周,我爸给我打电话,例行问候。? 他问:“公司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 我说:“还好还好,都挺好啊。” 其实,公司这两年几乎没有业绩,上属集团已经决...“小贼,又是你”,夜冷香已经不止一次遇见这个面蒙黑巾的男子,他最近也有意无意的出现在冷千金的庭院。 夜千重,名不符其实的贼,总念叨着盗亦有道,师传于城隍庙里的老人,...美好生活立钟里的秒针已经坏掉了,但是钟摆还是准确无误地在凌晨十二点的时候敲响了,吓得坐在客厅里喝得微醺的阿桑肩膀微微都动了一下。 还有一杯,就要将手里那瓶伏特加喝完了,第十...雾中诡事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今天终于有勇气重新仔细地回忆,我坐在电脑前,轻轻拂去时间的尘埃,每敲下一个字,仍然感到丝丝凉意。 事情发生在小学4年级的暑假,妈妈带着我到她...


站长推荐:文章摘抄, 更多经典美文访问:www.afbbbb.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