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花

引子

街角的合欢花静静地开放着!如同一团团淡淡的粉色薄雾,氤氲笼罩在四周。

端端坐在绿色长椅上,手里捧着江城大学录取通知书。看着合欢花不时的飘落,拿起一朵托在手心上,轻轻地说了句:

“睿,我要去读大学了,你也该回来了吧……!”眼睛里雾气渐浓。

1

“还不够!眼睛再眯起一点……,对,就是这样,就快能看见合欢花了。”睿大声指挥着。

端端已经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线,趴在书桌上足足超过了五分钟,也没有看到睿所说的用荧光笔在淡绿色信笺上图色之后隐藏的合欢花图案。忽然端端意识到什么,坐直了身体盯着睿。

睿的脸绷了又绷,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看着睿笑的拍打着书桌,嘴里还在说着:“输了!已经第九次了。”

“真是活该!让你不长记性,被骗多少次才记得住!”端端嘴里嘟哝着,一边动手收拾书包。

“我回家了,你自己笑吧!”说完,将双肩背包一拎,向教室外走去。

“生气了?唉……!端端,等等我……!”睿赶紧胡乱的将文具塞进书包,追了出去。

“睿!卫生还没打扫完呢!”一个男同学喊到。

“你帮我打扫了,下次还你。”说完,已不见了身影。

2

其实,早在一个月前睿和端端就定下了这场赌局。

“一个月之内,如果你上当十次,就请我看电影;反之,如果我没能使你上当,我就请你看电影外加吃大餐。”

“凭什么是赌我上当啊?”端端不服。

“那你让我上当也行!”睿大度的说。

端端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骗人上当的本事,尤其是骗像睿这样聪明的男孩子。

“那好吧!赌就赌!”端端有信心势在必赢。

以前没有心理防备,被骗自然容易,现在讲明是在打赌,有了防范之心,就不相信赢不了睿。端端在心里给自己助力。

距离一个月之期还剩下五天时,端端已经输了九次了。

端端决定在心里安放防骗咒语,无论睿再对她说什么,端端都会在心里默念“假的”,就不信坚持不了五天时间。

这个咒语似乎很管用,接下来的几天里,睿想尽了各种办法使端端上当,端端只管在心里默念“假的”。如同习武之人周身被“金钟罩铁布衫”罩住了一般。看着睿有点泄气的样子,端端终于觉得自己在睿面前有了点成就感。

终于,距离打赌结束只剩下最后一天。

3

早晨七点钟,端端如时在街角处的合欢花树下等睿,这是他们从初中时期以来养成的习惯。现在正值六月,合欢花也在陆陆续续的开放着,端端仰着头微合双眼,一团团粉色的如同迷蒙的雾气般弥漫四周,美的有点不真实。

过了几分钟,睿骑着山地车缓缓出现。

“怎么了睿,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会是想到打赌要输了心里难受吧!”端端说完咯咯的笑着。

睿没有回答,这不是睿的风格。端端知道睿从不会在乎请客以及输赢的事的。

忽然,睿将自行车在端端的前面停了下来。

“端端,我可能很快要去美国了!”睿一本正经的脸上说不出的复杂表情。

端端先是一愣!“假的”在脑子里回旋着。

“嗯!”端端不动声色。

“端端!我说的是真的!没跟你开玩笑。其实我爸妈早在一年前就离婚了,他们担心我中考分心,没有告诉我。本来他们打算等我考上大学再说的,但是昨晚被我不小心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假的,”端端又在心里默念。

“还有呢!”端端想看看睿到底要怎样编下去。

“我妈最近在给我办出国手续,我可能读不完高一就得走了。”

端端望着睿,不知该作何反应,虽然直觉告诉端端,睿从来没有拿这样的事情骗过她。

4

接下来是周末,一个月之期也到了。睿自然是输了打赌比赛。但是他没有像以往那样给端端家里打电话。端端几次想给睿打电话,但是犹豫着还是放下了。

“睿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定是‘假的’!”端端一边温习功课,一边习惯性的在心里说道。

接下来端端没有时间关注睿的事了,已经是高一下学期的期末,端端计划着要在期末考出好成绩,和睿并肩成为年级佼佼者。

周一去上学时,端端照旧在街角处的合欢树下等睿。抬眼望着合欢花如同一团团粉色的薄雾般弥漫着整个街道。

时间过了将近十分钟了,睿还没有出现。

几年来,睿从未有过这样不跟端端打招呼就自行先走的习惯。

5

上完两节课,睿的书桌还是空空的,端端的心里也有种空空荡荡的感觉。到了第三节英语课,班主任华老师刚走上讲台,就说道:

“我们班的睿同学前天晚上去美国了,他因为走的匆忙,没有来的及跟同学们打招呼,他让我转告给同学们,他会想念大家的,以后一定会回来看同学们的……。好了!接下来快到期末了,我们……。”

端端的耳朵什么也听不见了,只有这是“假的”在脑子里回荡。端端想不明白睿为什么走的这么着急。为什么临走之前连个招呼都没打。

忽然想到几天前,也就是打赌的最后一天,睿说了句:“端端,看一下你的书包夹层,里面有我写给你的信。”而端端一句“假的”,将一脸茫然的睿丢在身后。

上午两节课似乎变得异常的漫长。下课铃一响,端端已经拎着书包冲出教室,留下老师和同学们惊讶的表情。

来到街角的合欢树下,端端停下自行车,拿过书包翻找起来。果然在书包夹层的底部找到一张被折叠成纸鹤的淡绿色信笺。

“端端,看到这封信时,也许我已经在万里之外了。本想跟你正式道别……!但这样也许更好。这场为期一个月之久的赌打的真好!不论输赢,我都会记得这个未完的结局……。端端,你是个单纯的好女孩,我会记住你——长久以来对我的信任(笑脸)。端端,十八岁时我一定会回来读大学,等着我!”

端端的眼泪已经止不住流淌下来。落在淡绿色的信笺上,这是睿最喜欢的颜色。端端泪眼朦胧的抬头望着合欢树,眼前弥漫着的依旧是恍恍惚惚的一团团粉色云雾。端端第一次觉得合欢花居然带着浓浓的伤感的味道。

6

从此,端端不需要再等睿一起上学放学。虽然有好几次在街角的合欢树下等睿差点迟到。

“再也不用天天过愚人节了!”端端想。

曾经睿问过端端:“一年之中最喜欢什么节日?”

端端想了想,所问非所答的回了句:“一年365天,我好像有300天都在过愚人节。”

“喂!这算是什么回答,代表着对我的信任吗?”

…………。

高中时光就在这合欢树的花开花谢之间悄悄地度过。

两年后!

就在整条街道重新弥漫在浓浓的粉色雾气中时,端端收到了江城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

坐在街角的绿色长椅上,手上的录取通知书上落了几朵合欢花。端端将合欢花托在手心上,轻轻地说:

“睿,我要去读大学了,你也该回来了吧……!”

7

端端最喜欢江城大学寝室通往大讲堂之间的林荫道,道路两旁的合欢树高大而粗壮。夏日,那一簇簇盛开的合欢花就会绽放出粉色的如薄雾般的梦幻,很像是她们小镇的街角。

此刻,端端和好友秀就是走在这条林荫道上。入学快有一年的时间,端端已经适应了学校的学习和生活。

“端端,我发现你好像一直都戴着这个发夹。”秀说。

端端下意识摸了一下发夹,微笑着没有说话。

秀接着说:

“发夹很别致,就是看不出是什么造型!有点像是孔雀,可是又没有羽冠……。”秀前前后后的蹦跳着盯着端端头上的发夹。

“是合欢花!”端端看着秀的模样,笑着说道。

“合欢花?!这创意倒真是别致,还从没有见过用合欢花做造型的呢!你这是从哪里淘来的?……嗯!怎么不说话?”

“是……高一那年过生日,同学送的。”

“还真是有心!”忽然,跟了一句:

“老实交代!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你真是八卦!”

“哈!脸红了,一定是男同学?我就知道,美女端端一定有情史。”

“你就是爱瞎说!”端端知道秀最爱开玩笑,忙转移话题:

“我们快点走吧!林教授的课去晚了又该没座位了。”

“看吧!又转移话题!算了,今天没时间计较!”说完,两个女生笑着加快了脚步,转眼间只剩下遥遥的背影。

8

“还是晚了!”

走进大讲堂,端端前后看了看又说:

“要么我们就站在后面吧!”

“在那儿!你看,林瑞安再给我们招手呢!”说完,拉着端端的手挤身过去。

一个英俊帅气的男生对着端端说:

“你们俩将就一起坐吧!我去后面。”

“别……。”没等端端说完,林瑞安已经向后面走去。

“嘿嘿!有福之人不用愁,跟美女在一起,总能得到帅哥的庇佑!美!”

“不过话说回来,‘林教头’的心理公开课还真是受欢迎,场场爆满,这么大的讲堂还有那么多人站着。”说完眼睛忽然一瞪,接着说: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林教头要是看到他的宝贝儿子把座位让给了我们,自己受累站着,你说,我们到期末会不会死的很难看呢!”端端微笑着听秀絮絮叨叨的说着,轻轻地摇了摇头。

“同学们,我们接着上节课说,‘周哈里窗理论’的第三个部分——隐藏的自我……。”大讲堂里,林教授激情四射,幽默风趣又充满智慧的讲课方式吸引着每一个大学生,被放大的音量充满了讲堂的每一个角落。

9

“端端,我今天听林教头的课特别有感触。”从大讲堂一出来,秀就说道。

“你每次都是这么说呢!”端端笑着回应。

“是真的,今天格外有感触,你说我们从小到大。心里隐藏了多少事情,无论是对父母,还是最要好的朋友,也都不可能完完全全的让对方知道和了解,可是你能说这样就不对或者不好吗?我觉得林教头有句话说的特别好,适当的有自我意识和选择的隐藏是成熟的体现……。”

“端端!”

是林瑞安,班长和学生会副主席。这个天之骄子般的男孩,父亲是江城大学资深教授,母亲是某大医院的主任医师。

“你说,这老天爷真的有公平吗?怎么把那么多优点跟好处就都给了一个人了呢?人长得帅也就算了,脑袋还那么聪明,人聪明也就罢了。还有那么好的家庭背景。真是的!让像我这样的人情何以堪啊!我就只能‘啧啧啧’了!”秀曾经这样感慨过。

“有事吗?”端端问。

林瑞安看了秀一眼。

秀眨着眼睛,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忙道:“你们俩聊,我先撤了。”说完咯咯咯笑着跑走了。

“有什么事吗?”端端望着林瑞安又问道。

“是这样……!”林瑞安压低了声音。

”学校今年有两名去美国做交换生的名额!”

端端没明白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我听见我爸和校长讲电话了!我爸推荐了我们俩。教务的肖主任应该很快会找你谈话的。”

“林瑞安,是你向林教授推荐的我对吗?可是,你之前怎么没问过我呢!谁说我想出国留学了?!”

林瑞安像石像一般被定在了那里。

10

果不其然,隔天肖主任找端端谈话,一番冗长的开场白之后,才切入主题,满以为端端听完之后会激动的语无伦次的说些充满感激的言语。

“对不起!肖主任!我很感谢学校给我这个难得的机会,可是我不能去。我……我家里有困难,非常抱歉!”

肖主任张着的嘴巴半天没合上,直到端端走出办公室,才自言自语的说了句:

“这孩子的脑子八成是有问题吧?”

11

学校的食堂里,此刻正是学生们用午餐的时间,热闹的像个集市。

秀坐在端端对面,筷子拨着餐盘的鱼香肉丝盖饭,一口没往嘴里送,眼睛直直的盯着端端。

“你这是干嘛?一直这样盯着我看!我汗毛都被你盯的竖起来了。”

“不对!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别用这种无辜小眼神看着我,也不准再转移话题。”秀说道。

端端知道秀关心她,诚恳的说了句:

“我不能离开家太远,那样睿会找不到我的!”

“什么什么?睿~是谁啊?”

“就是这个人。”端端指了指头上银质合欢花造型的发夹。

“哦!事情有点复杂了!那你们……。”

这天下午,端端第一次翘课。也是第一次把有关睿的事情坦率的讲了出来。她忽然发现,之前甚至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对睿的思念是如此的深刻和强烈。甚至在心底里生出无限的渴望,希望自己就是小镇街角的那棵合欢树。因为那样,无论睿走到哪里最终都会找得到她。

“你居然喜欢上了一个几乎天天让你过愚人节的男孩!他不会是给你下了什么蛊吧?!”这是秀最后做出的结束语。

12

上大学以来,端端都是每个月回家一次,接下来临近期末,需要忙的事情很多,端端决定给家里打电话,延迟回家的时间。

“妈妈!我这个星期先……。”话还没讲完。

端端妈妈在电话那头着急的说。

“端端,你这个星期一定要回来啊!……啊!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总之,你早点回家啊!对了,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

端端每次回家时,都习惯性在街角处的合欢树下停留一会儿,像是必须要完成的某种仪式。现在正值六月下旬,合欢花也已经陆陆续续的开放着。望着这一团团轻盈的如梦幻般的粉色薄雾。端端忽然觉得,合欢花对她来说赋予了新的含义——等待以及期盼!

13

“爸爸,我回来了!哇!做了这么多好吃的菜。”一进家门,端端就看见爸爸正从厨房端着一盘菜出来,餐桌上已经快摆满了。

端端爸爸看见女儿,忙接过女儿手里简单的行李放到沙发上,开心的说:

“我的宝贝女儿回来了!爸爸当然要亲自下厨,多做几样你爱吃的菜了。你好像又瘦了,功课很紧张吗?别太拼了,身体也是要紧的!”

“爸爸每次都说我又瘦了,其实哪有啊?”端端摸着脸说。

“爸爸锅里还炖着鱼呢!”接着打了个手势往卧室一指,说了句:

“你妈妈在里面呢!你先去聊聊天!一会儿我再叫你们吃饭。”说完又转身回厨房接着忙去了。

卧室里端端妈妈正在整理旧物,端端走过去从后面搂住了妈妈的腰部。说了句:

“妈妈!我回来了!”

端端妈妈“哎呦”一声!接着忙转过身将女儿搂在怀里,抚摸着女儿的长发,柔声说道:

“我的女儿一晃都长这么大了,妈妈好像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

然后拉着端端的手坐到床边后接着说道:

“端端,你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做事情的方式,爸爸妈妈也会尊重你的选择。不过,你有什么事也要跟我们说,不要让爸爸妈妈担心啊!”

端端的身体轻轻晃动了一下,接着不安的看着妈妈。

“妈妈……怎么突然这么说呢?”

“前几天,你爸爸接了个电话,说是你们学校打来的……。端端,出国留学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轻易给拒绝了呢?你知道,我跟你爸爸都是希望你有更好的学习机会的!”

端端没有说话,低了头不知想些什么。

“是和睿有关系吗?”妈妈这句话说出来,让端端着实吃惊不小。

“妈妈……!”

“你长大了,有些事妈妈也不该瞒着你了……。”

端端紧张的望着妈妈,不知道妈妈要对自己说些什么。

14

“两位尊贵的女士先吃完饭再说话好不好啊?不然,菜的味道会打折扣的,剩下太多的话,大厨的面子上也会不好看的嘛!”端端爸爸大着嗓门在餐厅说着。

“好吧好吧!那我们先去吃饭吧?知道你今天回来,你爸爸一早起来就开始忙上了。”

面对着满桌子都是自己爱吃的饭菜,端端却不似以往有胃口。心里想着是谁给家里打的电话?妈妈想告诉她的又是关于睿的什么事情呢?

下午,隔壁秋阿姨来找端端妈妈,说是她女儿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按着她们北方人的习俗,找几个家庭圆满的“全和人”帮着去做婚被。

到了晚饭时候,妈妈打来电话说秋阿姨一定要留她们吃饭,然后也还会再帮着做些事情,会晚一些回家。

端端妈妈回到家时,已是九点多了。端端正在房间准备考试的事。

“端端,累了吗?要不要早一点休息?”端端摇了摇头。

“妈妈,我想跟你聊会儿天。白天又总是有事情!”

妈妈点了点头,坐在书桌旁的床边上。

15

“其实,大概在一个月前,睿的妈妈来过家里。 ”

端端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没有说话。

“她说是回国处理一些事情。”端端妈妈接着说。

“她还说,睿到了美国,不久就生了一场病,病很重,差一点……人就没了。”

端端仿佛被定在了椅子上!听见自己的心脏跳的很大声。

“过了半年,睿的身体渐渐地康复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丢失了部分记忆,总是模糊的记得有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和合欢花的场景。”

“他妈妈了解睿的性格,一定会回来找寻记忆的!所以她说……。”

“她妈妈说什么……?”端端的声音有些颤抖。

“她说,请我们忘了睿……。”

16

如果说,思念是一种痛。那么,距离就如同一条长长的丝线,牵扯着那颗原本疼痛的心更加剧了痛感。

在飞往美国洛杉矶的航班上,端端很清晰的感受着那种痛感。隔窗望去,只见云海相接,波澜壮阔……。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端端转回头来,尽量让身体舒适的靠在椅背上,为了避免讲话,微合着双眼。不知不觉地,眼前似有一团团粉色的薄雾渐渐地在四周弥漫起来……。

“端端,一个林姓的男孩子给家里打来电话说,他觉得你不应该这么轻易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我跟你妈妈也不希望……。”

“端端,睿的妈妈说,她不想让睿回来找你,她希望睿将来留在美国生活……。”

“端端,原来你爱上了一个天天让你过愚人节的男孩呢……!”

“端端,眼睛再眯起一点,就快看见合欢花图案了……。”

随着粉色雾气渐渐散去,端端分明看见街角的合欢树下,睿正仰着头看着合欢花,眼睛微合着,大声说着:

“端端,你快过来看,真的是有粉色的雾气呢……!”

端端只管看着睿咯咯咯的笑着。忽然!粉色的雾气愈加浓烈起来,睿转眼间不见了……!

“睿……!”端端大声的呼喊着,可是却听不到自己发出的任何声音,仿佛被吞噬掉了一般。端端使出浑身的力气,而声音还是随之消散在了无边浓雾里。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恐惧感瞬间将端端包围起来,转身欲逃……!却又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双腿没有半点力气,就连挪动一下脚步都无能为力,端端无助的睁大了流泪的双眼。终于……!

“睿……!”

17

“端端,快醒一醒!”端端被摇晃着醒来。脸颊上满是泪水。

端端看见林瑞安关切的脸,因为紧张而微微泛着暖意。

“你做恶梦了!来,喝点水吧。”林瑞安不知何时给乘务员要了杯温开水,端端接过来喝了几口,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我没事,只是……做了个梦。”端端喘息着说了句。

看到端端渐渐地恢复了平静,林瑞安重新坐直了身体,还不时的侧转头看一看。过了好一会儿:

“端端,谢谢你!”林瑞安轻声的说了一句,又仿佛是对自己说的。

“什么?”端端迷茫的望着林瑞安。

“谢谢你选择……去美国。”林瑞安补了一句。

“应该是我说‘谢谢’的呀!如果不是你,学校怎么会允许我的出尔反尔呢!”端端看着林瑞安说道。

而此刻,端端怎么也不会想到。原本一年的留学时间会因为种种原因延长到了六年。

18

六年后。

四月的一天,小镇街角的合欢树下,站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的俊郎挺拔的年轻人,仰头望着没有开花的合欢树,好一会儿,又垂下头思索着什么。

一个提着菜篮子的花白头发的女人自街角走过,一边走一边用眼睛盯着年轻人看,忽然。

“你是睿吧?”

“您是……秋阿姨!”

“真的是睿?差点都认不出来了!是我,谢谢你还记得我啊!”秋阿姨十分的开心,拉着睿的手接着说道:

“你走的年头不短了吧?你爸妈好吗?他们都在美国吗?”

“嗯!九年了!我爸妈都很好,他们现在都在美国。”睿一一作答。

“是啊!一晃都过去九年了!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总能在端端家看见你。现在,你们都长大了,我都老的不成样子了,也是呢!就连我的小外孙都快要上学了,他现在正是调皮的很呢,不过,男孩子嘛!就是这样的,到了……。”

看着秋阿姨兴致勃勃的只管说着,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睿只好微笑着扶着秋阿姨坐在旁边的长条椅上,长条椅的绿色漆面斑驳着仿佛也在诉说着岁月的痕迹。

19

“秋阿姨,端端家怎么没有人呢?”睿插个空问道。

“你看我,只顾着跟你瞎聊了,端端啊!出国留学也好几年了吧?我记得是我闺女结婚那一年,端端都没吃上喜酒就走了,她爸爸妈妈倒是去了,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想一想……。”秋阿姨左一句右一句的说着。

“秋阿姨,那叔叔和阿姨去哪里了?”

“哦!你是说端端爸爸妈妈呀?去年回南京老家了,他们都退休了,端端又没在家,可不是还不如回老家热闹些……。”秋阿姨又开始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他们不像我,我山东老家都没什么人了,弟弟妹妹也早就出门了,家里又没了老人,还回去干嘛呢!再说我在这里也生活习惯了,再让我去别的地方我还真不习惯了呢……!年纪大喽……。”

听着秋阿姨说着些自己并不关心的事,睿却不忍心打断,只为了能获得一丝与往日岁月连接的感受。

时间慢慢划过,睿最终说道:

“秋阿姨,我今天还有事,得先走了。我现在已经回国上班了,以后我再来看您。”

“好!好!你们年轻人工作要紧,你看,我只顾着跟你说话,都忘了让你进家喝口水了……。”说完站起身来,直到看着睿开车离去,消失在街道尽头。

“都走喽!哪儿好就去哪儿喽!”秋阿姨也自言自语的挎着篮子走了。

20

“原来你就是那个曾经让端端天天过愚人节的男人……。”秀只说了这一句话,就从一个普通职员变成了总裁助理。

“睿sir,你知道我自从做了你的助理之后,受了多少风言风语的欺凌吗?”秀说。

“不去听就好了!”

“说的真轻巧,你还不是听了端端和林瑞安的事也没办法淡定。”秀说完翻了个白眼。

“秀,你说端端上大学时一直戴着合欢花的发夹!”

“是呢!上大学时就看她一直戴着。难不成你给发夹下了什么蛊?”秀分明看见从睿的嘴角涌出的笑意。

“秀,那个林瑞安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听你说他好像很聪明……?”

“岂止是很聪明,关键是还很帅呢!”

“他的性格是不是不太好,比方说有点自我或者有些什么怪癖?”

“谁说的,林瑞安性格特别好,情商又高,从不会给人尴尬,还很会体贴人,尤其对女孩子,特别懂得怜香惜玉。”

“这样的花花公子,你们女生还是小心点为妙。”

“林瑞安要是花花公子,那世界上就没有纯情男人了!他对女同学都极有分寸的。”

“你是说,他哪儿都好?可是一个人怎么可能浑身都是优点呢!”

“说的也是!不过,要是一定在林瑞安身上挑毛病的话……,也不是没有。”

“是什么?”

“我就是觉得他对端端太好了,好的有些失去自我。”秀只顾着自己说的痛快,眼看着睿的脸上一点点的由晴转阴。

“秀,你这会儿要是没事,就把那份文件送去城西的江总那里,等他签好字再带回来。”

“啊……?!”

秀如遭霹雳,他们公司在城东,去城西来来回回需要三四个小时,以前都是让实习生们跑的,秀真是后悔讲话只图痛快了。一时忘了睿还是个“醋坛子”。

21

工作过一段时间之后,秀就发现,睿sir虽然年轻,但是却有很强的自控力和领导才能。做事条理清晰、头脑冷静且处事果断,同他一起工作也会被带的干劲十足。

隔天下午,秀正在整理资料,睿走了过来,脸色看上去有些阴沉。

“秀,你说端端会留在美国吗?”

秀看了一眼睿,没有立刻回答,眼珠转了转,方回道:

“很可能啊!你想,这机会有多难得啊!端端说汉森教授一直希望她能留下,毕竟这么多年端端一边忙学业一边帮着汉森教授做事,彼此之间已经非常适应和习惯了。这些年汉森教授也一直在帮端端申请延长留在美国的时间。”

忽然,睿问道:

“汉森教授有多大年纪?”

…………。

“哈哈!你想什么呢!人家的孙女都可以‘打酱油’了。”

“你跟端端说过,我已经……回国工作了吗?”

“说了啊!端端当时回了一句话,回的是什么来着……?”秀装模作样的像是在回忆。

“端端回了什么?”睿紧张的追问道。

”哦……!想起来了,端端回了两个字。”

…………。

“假~的!”秀说。

看着睿痛苦又无奈的表情,秀拼命的忍住笑,说了句:

“睿sir,别忘了下午三点半还有个会!我先去复印资料了。”说完忙起身笑着跑了出去。

22

其实,在两个月前,当秀知道他们公司的驻中华区总裁是睿时,就和端端联系过了。

“端端,我们公司空降了一个驻华总裁,你快猜猜会是谁?”

“猜不到!也不想猜,你要是忍得住就不用说了。”

“哼哼!知道我憋不住话,还这么说,端端,你真是学坏了噢!”

对面的端端也笑了。

“还是告诉你吧,不过,你可要坐稳了啊……!是睿sir。”

“睿sir……?!”端端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那个不知道给你下了什么蛊的、天天让你过愚人节的那个男人。”

…………。

“怎么不说话了?端端,我必须要跟你坦白!不过,我发誓不是有意的,我因为没忍住说了“天天过愚人节”的那句话。所以,睿sir已经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了,他给我要你的联系方式,我回说先征求你的意见后再说。”

空气仿佛被凝滞住了,隔了好一会儿,端端才幽幽地说道。

“秀,先不用了……。”

23

自从秀做了睿的助理之后,每天除了自己应分的工作之外,还被要求讲有关端端的所以事情,秀对睿抱怨:

“睿sir,我和端端只同学了一年,比你们做邻居的时间还要短呢!”

秀对端端也曾抱怨说:

“你知道吗,端端,我现在过的就像是双面间谍的日子,我容易吗我!”

“双面间谍?你可是我的朋友嗳!”端端说。

“可睿是我的上司啊!请你体谅一下我的处境和难处好不好!”听了秀的话,端端也笑了。也多亏了秀的好心和乐观好奇的性格。

“端端,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睿每天都让我讲关于你的事情,不管有的没的我都已经讲过了,你知道吗?我感觉自己都快要枯竭了。我看只有等到你回来的那一天,我才有可能被‘获释’。”看着视频中没有做出反应的端端,秀接着说道。

“端端,你打算这样不和睿讲话。也不让他跟你联系要到什么时候啊?”

“不知道……!秀,你知道吗!有些痛,习惯了就不怎么觉得了。”

“可是不觉得,并不代表真的不痛啊!”

“…………。”

24

“端端,我也问过睿sir,当初为什么不回来找你。睿slr说,那个时候,他妈妈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都不太好。你知道,睿的妈妈原本是那么美丽骄傲的一个女人。本打算着去美国结婚,带着睿过富足的令人羡慕生活,却不想反而被骗走了所有钱财!为此事还曾回国打官司。那段时间也是他们最艰难的时候。

虽说他妈妈一直在制造各种麻烦不让睿回国,但她毕竟是因为受了大的刺激。不过也幸好,睿的父亲不计前嫌,知道情况之后,急着赶了过去,这才将他妈妈从崩溃边缘拉了回来。想想那些年,睿的日子过的又有多不容易!”秀讲完,不觉舒了一口气。

端端想说什么,终没有开口。

“端端,睿给我讲这些事情时,虽然痛苦,可是却非常的真诚和坦率。我知道,他也一定是想让我告诉你这些,也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吧!”

命运有的时候总喜欢和人开些玩笑,你若太过当真,它便会使你愈加的痛苦。

“秀,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端端说。

25

一个月后!

“端端,你真的想清楚了吗?要不要……!”

“不需要再考虑了,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瑞安,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照顾。”

“别这么说,是我自己想那么做的……。”停了一下又说道:

“和江城大学那边都谈好了吗?”

“嗯!学校说只等我回去就可以办理入职手续,放心吧!”端端说完看着林瑞安。

“瑞安,考虑一下熙雯,她是个好女孩,对你又很真心。”

“嗯……!我知道的,你也要幸福……!”

…………。

这是端端回国前和林瑞安道别时说的一番话。

26

七月初的一个午后,一辆出租车在小镇的街角处停了下来,从车里翩然走下一个穿着淡绿色连衣长裙的长发女孩。望着出租车绝尘而去,女孩转过身来。

阳光透过树叶波光粼粼的泼撒了下来,女孩头上的合欢花也随之泛着银色的波光。

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仿佛从未离开过。熟悉的小镇,熟悉的街角,熟悉的合欢树,熟悉的……。

“端端……!”

随着一声熟悉的轻唤。

望着合欢树下白衫似雪的青年,端端微笑着走向前去。

那一年的夏天,街角的合欢花开的格外茂盛,如同一团团粉色薄雾,雾气氤氲弥漫于整条街道。

(全剧终)

编辑推荐:我的佛系保研路文/袁小花 2018年9月的长沙带着一丝丝的凉意 而我3月至9月争取保研的日子也结束了 对于处在保研边缘的我来说 是一段比较煎熬、迷茫的日子 【心路历程】 ? ? ? ? ? ? ? ? ? ? ? ?...开到荼靡花事了初春,阳光明媚。 宋荼第一次见到厉观野的时候,便是在那个时节。 准确说来,不是厉观野,是宋观野。 因为改了姓氏,宋观野是宋家领进门的养子。 宋荼是个瓷娃娃,可能是常年没...四个人的时光我们四个 ? ? ? ? “小花,快点啦!到时候如果我们接不到小桐的话我们还要白跑一趟呢!”小草发短信催促我道。 ? ? ? ? “好,我知道啦!”我回复道。 ? ? ? ? 今天小桐回来,...许愿鬼文:寒雨将至,图:花瓣网 从前,有个小镇,镇上的居民生活十分幸福,即使有诸多困难也对未来充满期望,因为这里有“菩萨”相助。 镇上的二中是个有着百年历史的老校,在漫长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故乡。桃树倒映在明净的水面,桃林环抱着秀丽的村庄。啊,故乡,生我养我的地方,无论我在哪里放哨站岗,总是把你深情地向往,,。 听到这首脍...栀子花开栀子花开的时节,大学校园的一角,她独自漫步在铺满青石板的小路上,沐浴在阳光下,浸着花香,任由微风拂起衣角,在风中翩翩起舞;两旁的榕树沙沙作响,似乎在为她奏乐。而她...


站长推荐:文章摘抄, 更多经典美文访问:www.afbbbb.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