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的那片云

我驾着汽车驶向那座城市。现在的心情是也许不好不坏,只是略带些许回忆,不知道那里是否已经改变了模样。怀着忐忑的心情,向那里的某个地方开去。

天气已然有些闷热,周围的车辆都紧闭车窗,想必是打着空调,可我依旧开着窗,这样可以让我清楚地看到周围相识又陌生的脸孔。除此之外,我可以更快地感受到海风带来的味道,刺激起在这里一段段朦胧的记忆。其实也没有必要刻意去想起什么,而是源于几天前我意外收到的一张纸,纸上记有一个熟悉的地址,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重要的地方,可偏偏是想不起这里发生过什么,有没有留下什么珍贵的东西!会不会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了解我的人知道,我又想去查个究竟)

……

透过车窗,我看到这里有一点还是没变,氤氲之气笼罩在城市上空,不过这可不是雾都伦敦,也不是巴黎圣母院,只会是悲惨世界,因为阴云永远的在这里,它也不是一般的阴云!

由于阴云整日笼罩,这里的人也常常露出忧郁之情,人的心情也都是比较负面,这些都是环境造成的,因为这个港口城市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工厂,污染排放非常严重,天上、海中、泥土里,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些脏东西藏到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去。一下子是可以看不见,但时间一久就会爆发出来,像压抑的人格到了破裂的时候,将会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这也是这座城市的末日。显然现在还没有到那个时候,但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至少今天它不可以毁灭。

我再次拿起写着地址的小纸条,看看导航已经快要将我引到目的地。我的心也跳得越发厉害,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让我如此紧张。

“已经到达目的地附近,本次导航结束。”人工智能发出这句柔美女声的提示音,我便开始四周张望,首先是要找个停车位。

这座城市的街道很空旷,路虽然不是很宽,但是车子很少,显然这里不适合生存。留下来的都是本地人,而工厂里的是为了生活的外来务工者。在这样一座毫无生机的城市,难以想象出浪漫的故事,我不太喜欢这里的氛围。

下了车,打开车门,发现这里的空气略微好些,而且一股浓郁的咖啡香盖过了其他味道。我最抗拒不了这味道,并且它也正是我纸条上的目的地。

可我不曾记得有这么个地方能使我回忆,我没有来过这里,也不知道这里有一家地中海格调的咖啡店。形容不出我对这店的感觉,大概是它与周边环境极为不符,品味很高的缘故。也许应该进去喝一杯,然后和老板聊聊天。

可能我是这家店今天的第一个客人。

我靠近门口,正想推门而入,里边的服务生便已帮我打开,浓香的味道更是铺面而来,让人心驰神往。女服务生将我迎进里边的沙发座,可我却没有去坐那柔软舒服的沙发,因为我今天不是专程来这儿休息的。

我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更好的位置,惊讶的发现一位中年妇女坐在窗边的位子上,看来我不是第一个来的人,而且她正坐在我喜欢的位子上。“中年妇女”是我比较讨厌的一个词汇,她们往往代表着无知、刁蛮和不可理喻,但眼前这位绝不是这样的人。她眼中带着忧愁,有着长期处于昏暗中般白色的皮肤,她保养得很好,脸上没有明显的皱纹。也许是光线不足,视线有些模糊,可能是这些原因形成我对她的第一个良好印象。

我只得换个位置,坐到了吧前。这个吧台款式很陈旧,似乎是实木料子,与店里的气氛有些不搭,说不上来有什么奇怪。不过往往坐在那个位置上,是表示自己希望与人交谈或者要打听事情。

吧台小伙见有客人,立马招呼:“您好,先生要什么酒?”

我一顿,我是被咖啡的香味引进来的,或者说是因为那张纸条,所以我这样回答:“我开车来的,不喝酒,我没有吃早餐,有点饿了,牛角面包配黑咖啡吧。”

吧台小伙:“好的,另外,这杯酒是老板送您的,酒精度数不高,请慢用。”

我欣然接受,对他点了点头。

我手里还拿着那张纸条,突然一怔,我想到了什么:“吧台那个帅哥,你是老板吗?”

那边传来:“不是,我就是打工的。”

听到这句,我明白了。

……

我不是侦探,但喜欢推理,现在我已经察觉到了异样。就短短几秒,我从店外到吧台前,周围除了我就只有三个人出现,吧台小哥也一直在我视线里,可是现在老板却送我酒。

而且这杯“云海情迷”是烈酒,也是这里独有的鸡尾酒。看来他们是要留我吃晚饭。

突然,我想到了当年一件事,可能是引我来这儿的原因。

女服务生穿着也不一般,倒是贴合主题的地中海风格。她笑着走过来说:“那边靠窗的女士是我们的老板,她请你过去同坐。”

她拿着的那封信塞给了我,我看到这封信,多么熟悉的标志,果然是那件事。

当年,我得知这里开始引进外资,大兴工厂,有人集结了一批环保人士在那里抗议,而我也是其中一人,当时我还起草过一份计划书。可是这件事被迅速的解决了,我的计划根本没有用上就流产了。这件事情也因为被解决的太快,留下许多疑团。

我拿着信走了过去……

城市已然成这样,灰暗已经笼罩,这里失去的东西,你不会再能从世界的其他地方找回。作为一个人又有什么办法,再强大的组织也逃不出“利益”二字。但是我还是很高兴,在那次聚会上,我认识了许多朋友。

当时,我来到的地方正是手中的地址,以前是一家裁缝店,正如当时裁缝店老板所担心的一样,化工厂的进入会影响他的生意,如今变成了咖啡店则是最好的证明,不过,即使没有工厂,这样的老手艺也怕是要消失的吧,但是当时还是归咎于工厂林立之后城市的本地人口减少。

不管怎么说,当时我们集中的地方就是这里。那时候,感觉裁缝店的气氛很像“老上海”。店门边展示橱窗里摆放着塑料模特,模特身上穿着西装和旗袍。走进店里,昏暗的灯光特别厚重,让人心里有些压抑,唱片机和欧式台灯把长长的柜台装饰得很好,台后一位老裁缝正在制版,他应该有70多岁了。这里的衣服都是手工制作,几件定做的西服和旗袍正挂在他身后。

我可能比较积极,来得早,在店里并没有发现其他环保人士,老裁缝和我打了个照面,我们彼此还不认识,但他看出了我是为那件事而来,便招呼他孙女为我泡茶,当茶杯端上来的时候,我看清了这个女孩,约摸二十出头,但是又像十七八岁,穿着亚麻制的紫色外衣和白色长裙,胸前挂着一朵黄色鲜花状的长链子。她是多么迷人,而恰巧我们又是差不多年纪,她的神态和举止无不吸引着我,甜美的笑容更是我喜欢的样子。

她把茶杯端到我面前,我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了一句:“谢谢!”

如此昏暗的场景,竟然让老裁缝一眼看出我的眼神,老裁缝对我说:“我这乖孙女还没有男朋友哦!”

“爷爷,你不要见一个说一个吧!”那女孩害羞地说。

看起来见过她的男孩无不被她吸引,即使平常再棒的演技,一遇见她就会变得拙劣,自己的眼神根本收不回,更不要说伪装。但是此刻,我的内心却异常平静,看着她竟有平静下来的功效。

虽然在这个环保故事中她只是一个群众演员,而对于我,在这件事中却是影响深刻,只是小小一个端茶的举动,就让我记住了她。

其实,往后的故事里她再没有出现过,我也就离开了那里。

二十年过去了,我与她又一次相遇,然而我没有认出她,此时,她正在与我讲起当年的事情。而她叫我来这儿,是为了重写计划书。

今天,我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叫:舒云。

编辑推荐:坐在200块钱电动车后座的女人都说友情经得起平淡却经不起挫折,而爱情这东西,经得起挫折,经不起平淡。 -1- 那年,顾梅24岁。 二三线小城市的出租屋里,懒懒趴着几件没洗的衣服,在进门右手边的椅子上酣睡...酒吧里的骚男这两天太特么堵了,我倒是为所谓,我的朋友大粒、燕子,朋友的朋友卫晴却心焦不已,好不容易抵达一个不知名小城,我们决定留下来,吃一吃当地的美食,泡一泡当地的酒吧,好发...闹情绪的AL这是一个小故事,,, “我脑袋里有一个声音。”我这样告诉医生。 “我们跟它取个名字吧,取个中性点的,叫什么好呢?”医生说。 “因为没有性别吗?我问,” “你怎样看待自己...我的世界——存放了整个童年的小院(那大半个? ? ? 撇去那排屋舍,院子剩下的空间就大了,也生动多彩了起来。剩下的大半个院子里可谓是生动有趣极了,两条腿的有鸡,鸭,鹅,四条腿的有猫,狗,猪,羊,牛,最早还有马,...是谁折了香蜜沉沉烬如霜里我们眼中的爱情从爱奇艺路过时,看到了香蜜沉沉烬如霜,出于想看看多年不见的杨紫,现在是什么模样的心理,点击进去观看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那个夏雪已经长大,长成了一个高挑的可爱姑娘...我的世界——存放了整个童年的小院(那排老房? ? ? 时间荏苒,岁月如梭。哈,多么俗气官方的开场。但是,时间真的就是这么的官方,他没有一点人情味,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努力完成自己职——告诉我们每一个人要珍惜。 ? ?...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短文: 陌上烟雨 |情感日记 |
·随笔美文: 老来一场黄昏恋,要她忠贞给谁看
·情感短文: 爱,在角落周立波死了吗
·情感短文: 终将逝去的记忆 |情感日记 |
·爱情短文: 不敢病、不敢穷、不敢远嫁,良心保险方案拯救
·随笔美文: 如果你还没到30岁,请千万别错过这篇文章
·情感短文: 心中无尘尽飞雨 |情感日记 |
·爱情短文: 关于爱情散文精选|爱情散文
·励志短文: 学习名言,战胜别人,先要战胜自己
·爱情短文: 今天冬至,送你7000元现金记得买份饺子吃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