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和韦莲司|质若幽兰,男女关系的第三种方

“I am making satisfactory progress.

Don’t worry.”

(病情有进步,别担心。)

这是现有资料中,胡适写给韦莲司的最后一张名信片。

时间是在1961年3月4日——胡适心脏病复发住院一周后略有好转时。

第二年,也就是1962年2月24日,胡适去世。

至此,胡适与韦莲司相识相交近50年。

胡适一生,赴美九次。与韦莲司相识相知便是在他1910年到1917年第一次赴美留学期间。

韦莲司是位知识女性,青年期进行过一段时间的绘画创作,后觉天分不高,放弃绘画。

在父亲去世后,受聘为康奈尔大学图书馆馆员,工作至61岁退休。

终身未嫁。

韦莲司所受正规教育并不多,她的教育一部分来自家庭教师和私立学校,一部分来自新港和纽约的艺术学校。

她的心智成长来源于父亲的言传身教,并且长期在欧美各地旅行。虽非受过正规教育,但是真正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了,所以其思想水平,才识见解并不低。

韦莲司的父亲是康奈尔大学的教授,母亲是善于交际的家庭主妇。

韦莲司的父母乐于接待中国留学生,胡适是他们家的常客。

所以,胡适与韦莲司也就日益熟识。

胡适早期的思想发展受到韦莲司的重大影响,这从他的许多书信中可以得知——

1914年12月7日胡适给韦莲司的信写到:

“也许你不知道,在我们的交往之中我一直是一个受益者。你的谈话总是刺激我认真的思考。‘刺激’这个词不恰当,在此应该说‘启发’。我相信思想上的互相启发才是一种最有价值的友谊。”

1915年5月29日的一封信中胡适称韦莲司为:

“可以导自己于正确航向之舵手。”

1915年10月30日的一则日记中有如下记录:

“吾自识吾友韦女士以来,生平对于女子之见解为之大变,对于男女交际之关系亦为之大变。女子教育,吾向所深信者也。惟昔所注意,乃在为国人造良妻贤母以为家庭教育预备,今始知女子教育之最上目的乃在造成一种能自由能独立之女子。国有能自由能独立之女子,然后可以增进其国人之道德,高尚其人格。盖女子有一种感化力,善用之可以振衰起懦,可以化民化成俗,爱国者不可不知所以保存发扬之,不可不知所以因势利用之。”

这则日记说明,受韦莲司的影响,胡适对女子教育的认识由“为国人造贤妻良母”转变为“教育出一种自由独立的女子以感化国人道德,振兴衰弱。”

后来这成中国妇女解放的目标。

胡适在日记中多次赞誉韦莲司,说:“其人极能思想,读书甚多,高洁几近狂娟。”

又说:“其待人也,开诚相示,倾心相信,未尝疑人,人亦不敢疑也,未尝轻人,人亦不敢轻之.......与女士谈论最有益,以其能启发人之思想也。”

而这种影响并非单方面的,韦莲司给胡适的信函也有写到:

“你和父亲都把我惯坏了,你们教我,而不把我送去学校......”

“你总是给我心智上的启发,我非常喜欢。”

“我崇拜你超过所有的男人。”

可见两人的相识相知,是起于对彼此的欣赏崇拜,而且是能够相互启发,相互影响,沟通交流无障碍,而时出惊喜。

所以在两人所写的近百封信中,知识思想上的讨论交流远多于个人私情。

当然,如此默契地一对人儿,又正值青春年华,相互若不产生别样的情愫,与人之常情也不合情合理。

据考证,胡适的许多诗都是为韦莲司所作,最为人知的是一首口占诗《蝴蝶》: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还飞。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以及《相思》:

自我与子别,于今十日耳。

奈何十日间,两夜梦及子?

前夜梦书来,谓无再见时。

老母日就衰,未可远别离。

昨梦君归来,欢喜便同坐。

语我故乡事,故人颇思我。

吾乃澹荡人,未知“爱”何似。

古人说“相思”,毋乃颇类此?

而韦莲司在给胡适的信中也曾直言到:

“胡适,我爱你!我是个很卑微的人,(但是)你应该爱我——有时,你的爱就像阳光中的空气团团围绕着我的思想,见不到踪影,但为必须相信它的存在.......要是我们真能完全生活在一起,我们会像两条溪流,奔赴同一山谷......”

“没想到,我会如此爱你......胡适,丰富的人生正等着我们去探索,我觉得另一个人生该是我们的......”

但限于现实考量:

一在当时胡适在国内已定亲,母亲绝不同意悔婚。

二在韦莲司母亲也持反对态度。

而且当时,美国的种族歧视:华人在黑人之下,虽然韦家人开明也不能不考虑这个因素的。

所以,在一次两人的聚会时,一个“有所求”,一个“峻拒”。

至于谁“求”谁“拒”,两人书信中并未明示,也不便多猜测。

后两人克制此情,相约“以后各专心致志吾二人所择之事业,以力为之,期于有成”。

经过一番动荡,两人都明白今生的关系只能止于朋友。

后来两人的交流,虽由学识上的讨论转化为对彼此生活工作的关心、理解、体贴,但始终“发乎情,止乎礼”,成了一辈子的至交。

这份交谊在胡适去世后,依旧在延续:胡适去世后,韦莲司与胡适的妻子亦有书信来往,与胡适的儿子也有书信来往,并且胡适儿子美国留学时还去看望过韦莲司。

1917年,胡适学成回国。

两人此后,十年未见,单靠书信交往。

可谓:知交万里外,诉情笔墨间。山水相距远,不断两厢情。

后胡适又八次赴美,都会抽时间与韦莲司相聚。

并且在1953年7月,韦莲司邀请到胡适和胡适的妻子江冬秀一同到韦家居留。

胡适与妻子在韦莲司处居住了27天,并致信于朋友言:

“冬秀同我在Ithaca(韦莲司公寓)住了27天,很舒服。”

即便胡适妻子在,几人相处也都是很愉快的,想来,胡韦两人的关系早已超越普通的男女之情。而胡适之妻,也算大度能容之人。

韦莲司一生未嫁。终其原因,只因:心中只有胡适。

对此,总有人会说韦莲司太傻,为一个不可得之人,孤独一生。

不是她没有追求者,只是当事人自己明白:嫁非所人,一生未必幸福、不孤独。

心与身的分裂,或许更折磨人。独自一生,或有孤独,也算安宁。

许多人,总爱将韦莲司定义为胡适的“美国女友”。

很不赞同这种看法。

胡适与韦莲司从青葱年少初识,被彼此的思想才识所吸引,后转化为对彼此的理解体贴关爱,并一生保持联系,互相挂念,互相关怀。

期间,虽也有情动心涌的激情涤荡于胸,但克制于“礼”,两人未曾越雷池半步,并相互约定:“以后各专心致志吾二人所择之事业,以力为之,期于有成”。

这份深挚淳厚的感情,融爱情、友情于一体而又超越了爱情、友情,实如幽兰一般优雅、高贵。

总有人疑问:男女间是否会存在纯洁的友谊。

就人之本性而言,男女之间几乎没法存在纯洁的友谊。即便短期可存,长期以往,也必有人心猿意马。

最后的结果,多成为“熟悉的陌生人”。

但这并不意味着,除了情侣、夫妻关系之外的男女关系都是媾且行为。

男女为彼此人格魅力吸引,心生情愫皆为人之常情。

但难能可贵之处在于,彼此能升华这种情愫,使之成为生命的颂歌,人性的光辉。

此般关系,人间少有,只因此事:难!

而能得之,生之大幸!

编辑推荐:放我出去!(和谐版)未成年人谢绝阅读 “放我出去……” 我睁开惺忪的眼睛,把眼屎一颗一颗的抠干净 ,脑海里还回荡着那低沉祈求的朦胧声音,不知道什么鬼。 打着哈哈的我伸个懒腰,把脖子使劲紧贴...老公和保姆竟是一家人一、 “张姐,你今天的手气真好。又和了。” “哈哈,还好,还好。” 苏羽在收拾餐桌,听见张秋芳跟麻友聊的起劲儿。看来,她今天的心情挺好。 苏羽是家政公司分到张秋芳家里的...童话 | 兔子和糖糕图| 来自网络 1 傍晚的时候,炸糖糕的香味传了老远老远,路边的人说:“老奶奶又出来卖糖糕了。” “今天是什么口味的呢?白砂糖?红砂糖?” “去看看不就行了。” 孩子放学,农...真爱的含义? 公主和王子是在一棵树下相遇的。 ? 公主长得很丑,就像她常去的那口老井底下的那只青蛙一样。王子长得也很丑,就像他的国家里那个珍贵的恐龙骨架一样。 ? 国王和王后怎么也想...和狗一起走过的日子小黑 我家重新改装房子,叔叔说:买条狗回来守屋吧。 村里德伯家养了大狗,铁链栓在窗户下。 我还没踏上地坪,听见铁链嗖嗖嗖拖动,窗户那头锁扣卡嗒一声响,狗被勒住了,它顺...你听过的歌,和你爱过的人。我们的距离到这刚刚好。 写故事。 李哲喜欢徐婷,这是个埋藏了一整年的秘密。 故事发生在高三分班开学的第一天。 李哲拿着刚在教务处里领回来的书在楼梯的拐角处被人撞了一下。...


站长推荐:文章摘抄, 更多经典美文访问:www.afbbbb.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