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给我的一封信

“抓小偷啦,抓小偷啦!”一位中年妇女站在路边大声呼喊着,本能的向着贼跑的方向追过去,身形偏胖的她没跑几步就气喘吁吁,只能停下来,在原地着急跺着脚,悔恨的双手使劲拍着大腿。

“哪个天杀的贼啊,那是救命钱啊”妇女眼瞧着消失在人群里的贼,绝望的瘫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几个好心人围上来,不停的安慰着妇女,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诅咒那个大胆的贼,真是丧良心啊,连别人救命钱也抢。

这个贼跑的很快,左拐右拐就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胡同。她停下来,大口喘着气,这已经这几天里她抢的第三个人的包了,为了治好外婆的病她已经顾不得其他了。

她收好鸭舌帽和口罩,整理好自己的头发,擦掉汗,轻轻的走上楼,楼道里“欠债还钱”几个字血淋淋的涂在墙上。她视而不见,径直走到四楼熟练开锁。

兴许是听见开门的声音,卧室里传来外婆的声音,“囡囡回来了?”

她坐在外婆床前的椅子上,轻轻握起她的手,慢慢的抚摸着,笑着看着床上的老人。“外婆,您今天上午还咳嗽吗?”

外婆已经肺癌晚期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医生不建议继续治疗。是她苦苦哀求医生,自私的想多留外婆些时日,外婆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外婆一把年纪了,咳几声碍不得事,囡囡别担心。”

卧室墙上挂满了她的奖牌和奖杯,以前外婆逢人就说“我家囡囡有出息,为国争光”。

曾经她是叱咤体坛的名将,得过金牌。退役后被安排去教学,因为不满经常出去应酬领导,最后一气之下辞职。

为了让外婆过上好生活,她去摆地摊,和城管打游击战,因为跑得快,几次城管突击行动都没有抓到她。

2个月前,医生通知她外婆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了,她怔住了,久久回不过神,追问医生,能不能手术,要多少钱,多少钱都行,只要能救外婆。

那天她忘了怎么哭,忘了回家的路,在路灯下走了一夜,一遍遍看自己的银行卡余额,5w块是她全部身家,她蹲在自动取款机前面悔恨的撞自己的头,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照顾好外婆,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好好学习,像大家一样找个工作,她恨自己为什么父母车祸去世后还要坚持自己短跑的梦想。

一夜未归,早上她失魂落魄的走到楼下,看到外婆拄着拐杖四处望着,她急忙快跑过去,扶住外婆,略带责备:“天气这么凉,外婆你怎么不在家里坐好?”

“外婆才下来,囡囡你昨晚没回来,外婆担心你,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和外婆说。”

“没有,外婆,我就是和几个朋友出去一起出去玩了,忘记和您说了,走吧,外婆,我扶您上楼。”

“囡囡长大了,多点朋友好,不然每天在家里对着我这个老婆子也是闷的很。”

“瞧您说的,外婆,您一点也不老,和外婆在一起我一点也不闷。”

她扶着外婆慢慢地走着,她多想这个楼梯没有尽头,就这样陪着外婆一直走下去。

外婆的病恶化的很快,她托朋友联系了一名国内知名肿瘤专家,希望能给外婆做手术。现在她需要做的就是筹钱,为了钱,她做什么都行。

可是她又能做什么呢?她只会短跑。

离外婆手术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她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能借的人都借了,甚至还去借了高利贷,还差几万,不得已她打起了抢劫的主意。

下十八层地狱什么的,她已经不在乎了,如果真有地狱,那她一定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她开始筹划准备,选择人不是很密集的地方,下手的也都是些从银行出来的中年妇女,在她们刚出银行整理手提包的瞬间,抢走她们的包,再快速跑进人群中,摘下帽子和口罩,然后悄悄溜进巷子里,期间还要躲开那些烦人的摄像头。

因为计划缜密,跑得快,再加上熟悉地形,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得手了,从第一次抢劫时的悔恨,紧张,害怕,到这次的坦然自若,她好像已经习惯了,有种劫后余生的兴奋感,冒出这个想法的一闪那,她被自己吓到了。

看着外婆苍老的脸,略带浑浊的双眼,她不敢仔细去瞧外婆的眼睛,怕一不小心被外婆看出什么。

与外婆聊了几句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整理今天抢到的东西,包里面有现金3万,一本病历,两颗棒棒糖,一串钥匙,几个玩具小汽车。

她把现金收起来,和前几天抢来的8万放在一起,终于凑齐了外婆的手术费。剩下的东西全部倒进垃圾桶,稍后要扔到河里去,这是消灭。

病历本很新,划破了垃圾袋,她不得已又重新换了一个,拿起病历本,吴悠悠?她小声的念出来,不自觉的想笑,好可爱的名字,一定是个小女孩,而且应该是她亲笔写上去的,字迹略显稚嫩,旁边还画了个笑脸。

她打开病历,医生的狂草她看不懂,但她看懂了关键的几个词,双眼失明,眼角膜,手术。病历本掉在地上,啪的一声,像什么打在她的脸上,火辣辣的。她就是个吃人的魔鬼,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她刚刚抢了这个小女孩的手术钱啊!她跪在地上失声痛哭,怕外婆听到,用力捂住自己的嘴,眼泪顺着手指留下来,滴在病历本上,模糊了字迹。

手术费已经凑够了,她不用再出去抢劫了。这三天她在家里,每天陪着外婆,好像已经忘记了那个小女孩的事,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压抑着。带着面具生活的人,多渴望能摘下来去呼吸新鲜的空气。

今天是外婆入院的日子,手术前还要做一系列的检查,所以今天她带着外婆早早的就过来办住院手续,外婆一直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她只告诉外婆要调理下身体,让外婆放下住下就是。

办好住院手续,她扶着外婆来到病房,病房里有个小女孩在跳舞,穿着大大的病号服,转圈的时候差点撞到病床,两个婆婆给她打着拍子,随着她的歌声左右摆头,像看着自己的孙女一样,慈祥的看着小女孩。

外婆也被这欢乐的气氛感染了,对我说:“囡囡,你小时候也可喜欢跳舞了。”我笑笑不说话,扶着外婆坐在病床上,让外婆躺好。这时一个小护士进来了,对着女孩说:“悠悠,该去做检查了,陈医生在等你了,还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红薯。”

“好的,小雅姐姐,我这就去,各位奶奶再见啦!”说完礼貌的鞠个躬,慢慢靠着墙走了出去。小女孩出去后,两个婆婆才注意到我和外婆,大家聊了几句,我就以外婆身体不好要静养为由,让外婆休息了。

就这样安静的过了两天,外婆陆陆续续做了几个检查,不怎么咳的时候也和其他几个婆婆聊聊天,倒也惬意。

“你个赔钱货,老娘今天非要打死你,全家都要被你拖累死了”中午外婆刚睡着就被走廊里的吵闹声惊醒了,“囡囡,你去看看怎么回事”。“好的,外婆,你躺好,我这就去”给外婆掖好被角,她走出病房,循着吵闹声走去。

“你怎么不随你那短命的妈一起归西?留在家里祸害我们,我打死你”一个中年妇女手上拽着一个小女孩,另一只手上的包使劲打在小女孩身上。护士过来劝阻:“她还是个孩子,你怎么下的去手?”几个好心人拦住她,把小女孩拉出危险地带。

那女孩就是我那天见到的跳舞的孩子,她一声不吭,头发被扯乱糟糟的,病号服扣子也被扯掉了几颗,眼神呆呆的,安静的出奇,就那么站在护士旁边,紧紧的攥着护士的手。

她远远的望着,那个妇女就是她抢的第三个人,她不自觉地往后退,想逃离。

妇人突然就坐在了地上,开始干嚎:“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为了给这个拖油瓶治病,去银行取钱,谁知道被人抢了,现在钱没了,孩子她爸为了筹钱,跑遍了几个村,下山的时候滚了下去,我的命怎么怎么苦啊。我可怜的儿子啊,才3岁啊,天天见不到妈妈,我苦啊,老天爷啊,你让我怎么办啊!”

“也是个苦命人啊”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都不容易”

“再怎么不容易也不能拿孩子撒气啊,果然天下后妈一样黑”

周围人议论纷纷,看着她没有再继续打孩子了,人群渐渐散了。

那个叫悠悠的女孩应该就是病历本的主人了,她站在那里,看着坐在地上撒泼的妇人,眼神里看不出喜怒哀乐。

妇人看着没人理会她了,撇撇嘴,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对着女孩说:“家里已经没钱给你治病了,你爸现在躺在家里养伤,你要是还心疼他,下午自己去办出院手续吧。”说完哼了一声,扭着屁股走了。

女孩攥着护士的手松开了,抬头对护士说:“小雅姐姐,我想爸爸了,我想回家。”

女护士眼圈一红:“悠悠不能出院,悠悠还要治病呢,不然以后悠悠就看不到小雅姐姐了,看不到漂亮的花,也看不到彩色的气球了。”

女孩忽然笑了:“悠悠没关系的,虽然以后看不到小雅姐姐,可是我会一直记得小雅姐姐的样子。”

女护士忍住眼泪,摸着女孩的头“悠悠好乖,你爸爸一定会没事的”。

女孩再次冲着女护士微笑,露出白白的牙齿,那笑容像天使一样,刺痛了我这个恶魔的心。

女护士牵着女孩的手,离开了走廊。

她再也忍不住,迅速离开这里,跑出医院大门,走到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大口的喘息着,脑子里一直浮现小女孩的脸,她的笑,她的舞,她的眼睛...

当她再次回到外婆病房的时候,外婆正在和其他几个婆婆聊天,聊的正是悠悠。

“听护士说,悠悠那个孩子可怜啊,亲妈死的早,后妈嫁过来没多久就生了个儿子,她爸对她还是不错的,可是架不住后妈的黑手,经常饿一顿饱一顿,再加上孩子生病,听说她爸已经筹了些钱给她治病,没成想后妈取钱的时候遭了贼,可怜的孩子啊。”

她削着苹果的手突然一抖,啊,水果刀削到手了,外婆听到她喊痛,赶忙问她:“囡囡没事吧,疼不疼?”“外婆,我没事,我去洗洗。”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怎么会没事。

到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清水冲洗着伤口,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如此陌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她回到病房,外婆又睡下了。她将自己口袋中的平安符轻轻的放在外婆的枕头下,这是前几年去美国比赛的时候外婆专门去寺庙里求回来的,一定要她时刻带在身上,保佑她在异国能平平安安,不求多好的名次,只求平安归来。

手术前的各项检查结果都出来了,她和主治医生确认了给外婆手术的时间,交齐了费用。从缴费处出来,遇到了女护士,她手里拿着几个信封,急匆匆的走在走廊里。回到病房,那两个婆婆和外婆在闲聊“这小雅护士真是个好人呐,知道悠悠这孩子手术费没了,还在医院号召大家捐款哩”。

“是啊,上次她后妈撒泼之后真的就再也没来过,听说悠悠下午就走了,还是小雅护士给办的手续。”外婆叹了口气:“和我家囡囡一样,都是命苦的孩子。”“外婆,我不苦,我不是还有您呢嘛,谁也欺负不了我。”顺手将外婆额前的银发向后屡了屡,外婆这几天的气色好了很多。

“囡囡啊,你回家一趟吧,去把外婆的那把梳子拿过来,就在外婆的床头的柜子上”“外婆,我去外面买一把新的就行了。“不要买新的,外婆想用那把旧的,是当年你外公结婚的时候送给我的,好多年了,有感情了。”“好的,外婆,我下午就去”拗不过外婆,下午吃过午饭安顿好外婆,又嘱咐了护士,她才放心离开。

刚准备开门,就被几个人团团围住,她打开门,把人请进屋里,带头的光头找了把椅子顺势坐下:“可以啊,大爷找了你几天了,还以为你跑路了,说吧,欠的钱什么时候还?”

“我外婆马上要做手术了,暂时还不了钱,奎哥,能不能再缓缓,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

“还给你时间?我们这是高利贷公司,不是福利院,虽然你这房子是破了点,不过勉强能还债”奎哥打量着二室一厅的房子。

“不行,奎哥,这房子是我外婆的,而且等我外婆出院了,总不能没地方住吧。”

“我管你有没有地方住,干我屁事。”

“嘿,大哥,看不出这丫头以前还是个运动员,还拿过奖杯。”一个头发很长的无赖从墙上扯下一块奖牌,到光头面前晃了两晃。

她抿着嘴,牙齿把嘴唇咬的发白,上前一把抢回来:“还给我,别用你的脏手碰它。”

“呦呵,小丫头还挺有个性,你以为你自己多干净,我可听说最近在我的地盘有个不守规矩的贼,每次跑的还贼拉快,板牙,你说说。”

奎哥给了大长毛一个眼色,长毛上前给奎哥点了支烟:“奎哥,听手下兄弟们说,这个小贼是个女的,跑的特快,一溜烟人就不见了,肯定特别熟悉这片儿,不然就前面这片儿胡同,其他人进来哪那么容易走出去。”

长毛嘿嘿一笑,冲她使了个颜色:“奎哥,我看八成是这个妞儿了吧,她最近手头肯定紧,干出这档子事也不奇怪。”

她控制着颤抖的身体:“你们说什么我听不懂,欠的钱我一定会还得,再给我点时间,连本带利还给你们。”

“再给你一个星期时间,再还不上,就别怪哥哥心狠手辣了,”说完还捏了一下她的脸“咱们走。”

人终于都走了,她瘫坐在沙发上,心里盘算着挣钱的门道儿,只有一星期的时间,去哪里弄这二十万。心里好乱,先收拾下房间,然后尽快回医院,等外婆的手术做完再说。找到外婆说的那把梳子,用一块干净的手帕包好,揣在自己上衣的口袋里,然后简单梳洗下,又赶忙回到医院。

到了病房没看到外婆,隔壁床婆婆对她说:“孩子,你可来了,刚才你外婆咳血了,现在转到ICU病房了,你快去看看吧。”什么,她大惊,跑出病房,在ICU门口,隔着窗户她看见外婆躺在病床上微弱的呼吸着,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她跑去找医生,看看能不能提前手术。

“你外婆的情况不太好,我认为已经没有手术的必要了,而且,你外婆她自己也不想手术。”

“医生你说我外婆不想手术?她怎么知道的?我都没有告诉她。”

“这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中午是护士陪着她过来的,她知道自己得了不好的病,不想浪费钱做手术了,而且你外婆还签了眼角膜捐献单,要捐给一个小朋友。”医生后面的话她都没有听见了,浑浑噩噩的走回病房,难道外婆知道了什么?

枕头上触目惊心的血提醒着她已经发生的事实,她拆下枕头罩,枕头下面有一封信,还有她放的平安符。信封上写着囡囡收,她打开信封:

囡囡:外婆知道自己剩下的日子不多了,也知道你为了外婆的病一直在外面奔波,好几次你在梦中惊醒,都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不是要当贼。外婆知道你孝顺,自从你爸妈去世,你就和外婆相依为命,外婆是看着你长大的,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是外不得已是肯定不会去做伤天害理的事的。是外婆拖累了你,悠悠那孩子外婆看着喜欢,等外婆走了,就把眼睛给那个孩子吧。外婆老了,不要浪费钱了,外婆也不怕死,外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呀。我的囡囡以后没有亲人了,要是被别人欺负了怎么办呀。你呀坚强呀,孩子。听外婆的,不要再抢救我了,外婆这辈子值了。外婆以后在天上看着你,保佑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爱你的外婆

“外婆”她失声痛哭,拿着这封外婆的遗书,像个迷路的孩子。她想见外婆,和医生申请过后,进了IUC病房,拉着外婆的手:“外婆,我来看你了,我看到您留给我的信了。”

外婆强睁开眼睛:“囡囡呐,给外婆的梳子带来了吗?给外婆再梳一次头吧。”

“带来了,外婆”她从口袋里拿出梳子,因为用的时间久了,好几个木齿已经掉了,梳子柄很光滑,看的出来,外婆很珍惜这把梳子。

她轻轻的给外婆梳着头发,外婆笑着说:“我要去找你外公了,这么多年,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外婆走了,囡囡不要伤心,以后要过的开心,做个好人,好人才能长命百岁呀。”

“好的,外婆,我答应你,我会做个好人。外婆你不要走,不要留下囡囡一个人。”

“傻孩子,外婆会一直在上面看着你,你有你的幸福,答应外婆,别哭,你一哭外婆心都疼了。”

“外婆我不哭。”

“真是好孩子,我的囡囡最棒了......”

滴~~~

“外婆,你别走,你别走啊。”她跪在外婆的床前紧紧攥着外婆的手“外婆,你再睁开眼看看我呀。”外婆脸上一直是笑着的,就在护士盖上白床单的时候也是,很安详。将近傍晚的时候,医生通知我,已经将外婆的眼角膜给了悠悠,手术很成功。

她悄悄的去了悠悠的病房,小小的身子躺在病床上,眼睛上蒙着纱布,小雅护士再给她输液。在她准备走的时候,被护士叫住:“谢谢你外婆,给了悠悠看见世界的机会,你也节哀,你外婆是个好人。”

“是啊,我外婆是个好人。”正说着,悠悠的后妈,那个中年妇女来了:“给我家悠悠捐眼角膜的就是你家人啊!这么好心,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呀!我可告诉你,我没钱,以后可别想讹我们,哼。”

“你这人......”小雅护士想为我打抱不平“算了,她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别和她一般见识。”她拉住护士。

接下来的三天她一直忙着外婆的丧事,因为亲戚朋友很少,来吊唁的人大多是街坊邻居。遗像上的外婆笑的很开心,大家也都说外婆生前人那么好,以后肯定是好投胎。

今天是悠悠眼睛拆线的日子,小雅护士说一定让她去看看,而且悠悠也想认识她,她10点到了医院,看到病房里医生已经给小雅拆完线了,病房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哎呀,你来啦,快进来,小雅刚才还说要见见救命恩人呢。”门外的她被小雅护士拉进病房,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悠悠,她的眼睛好好看。

“姐姐,你好,听小雅姐姐说,是个好心的婆婆把眼角膜捐给了我,是姐姐的外婆吗?”

“是的,外婆说她很喜欢悠悠,希望悠悠能看见。”

“谢谢婆婆,也谢谢姐姐,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吴安安,你可以叫我安安姐姐。”

“好的,安安姐姐。”

这是中年妇女推着一个男人走进了病房,“爸爸”悠悠惊喜的叫道。

“悠悠,你又能看见爸爸了吗?”

“能看见,而且很清楚,像以前一样清楚,是安安姐姐的外婆救了悠悠。”悠悠指指她。

“谢谢您,你们是我们的恩人啊,”说着就要跪下,她刚忙扶好他。

“救悠悠的是我外婆,她已经去世了,”男人叹气:“你外婆是个好人。”

“什么好人啊,谁知道按的什么心,那么好心怎么不捐点钱给咱们,这样腾腾以后就能上个好学校了,一个死丫头救什么救,当初要不是为了给她借钱,你能摔断腿吗?”中年妇女刺耳的声音回荡在病房里。

医生嘱咐了护士要注意的事项,离开了,清官难断家务事,病房里只剩下她们几个。男人被自家婆娘的话臊红了脸:“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当着恩人的面胡说些什么,悠悠是我女儿,我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瞎了吗?她还那么小。”

“我胡说?你这女儿生下来就是讨债的,不然那钱也不可能光天化日的就被人抢了去,那是咱们辛辛苦苦攒下的钱,现在连个水漂都看不见,钱就没了。”

“还不是你丢的?你怪的了谁?”男人瞪了妇女一眼。

“好呀,你还怪起我来了?自打你摔断了腿,是谁天天伺候你吃,伺候你喝的?家里上上下下,老老小小,哪个不是我王霞照顾?你还有没有良心啊?”说着妇女又坐到了地上,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小雅护士皱着眉,男人脸红的让她赶紧起来。

“爸爸,悠悠眼睛好了,以后可以挣钱给爸爸买好吃的。”悠悠一脸认真的说道。

“你个小妮子,你才几岁,卖了你都没有几个钱。”

“住口”男人呵声。

妇女吓得连忙起身,小声嘀咕几句就站了起来,顺带还剜了悠悠几眼。她从包里拿出5万块钱,递给男人:“我外婆没做手术就去世了,她特别喜欢悠悠这孩子,这钱是替我外婆给悠悠的,希望她好好养病,以后好好上学。”

男人说什么也不要,妇女一把接过,“你傻呀,别人给钱为什么不要。那,大家都看见了啊,是你主动给我们的,以后可不能反悔。”说完把钱揣到包里。她正色到:“这钱是给悠悠的,如果让我以后知道花在了不该花的地方,那我肯定会要回来的。”

“你......”妇女还想辩驳,却被男人拦了下来:“安安姑娘,你放心,这钱就当我借你的,以后我肯定会还给你。”她笑笑不说话,总算还有个明白人:“悠悠,姐姐要走了,这是姐姐电话,以后有事情就打给姐姐,好吗?”

“好的,安安姐姐。”悠悠冲她摆摆手,说再见。她转身出了病房,这是外婆的心愿,也是她的债,她答应过外婆,要做个好人。

医院外的阳光很好,晒的人暖洋洋的,口袋里还放着外婆的梳子,指腹划过锯齿,手痒痒的,心却暖暖的,外婆,你看到了吗?

编辑推荐:我的世界——存放了整个童年的小院(那大半个? ? ? 撇去那排屋舍,院子剩下的空间就大了,也生动多彩了起来。剩下的大半个院子里可谓是生动有趣极了,两条腿的有鸡,鸭,鹅,四条腿的有猫,狗,猪,羊,牛,最早还有马,...我的世界——存放了整个童年的小院(那排老房? ? ? 时间荏苒,岁月如梭。哈,多么俗气官方的开场。但是,时间真的就是这么的官方,他没有一点人情味,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努力完成自己职——告诉我们每一个人要珍惜。 ? ?...纪念,我的爱情如果时光倒流,我想回到我们最初认识的时候……那时的你,脸上都是青春的模样,一个简单的马尾辫,抱着一大摞作业,笑容洋溢在你的脸上,格外迷人。 如果人生是一个倒序的话,...我的佛系保研路文/袁小花 2018年9月的长沙带着一丝丝的凉意 而我3月至9月争取保研的日子也结束了 对于处在保研边缘的我来说 是一段比较煎熬、迷茫的日子 【心路历程】 ? ? ? ? ? ? ? ? ? ? ? ?...一只狗我的妈妈是一只可怜的狗,生下我们没几天就死了,我的爸爸是谁,我从没见过,估计是外面野狗吧。 我的妈妈死了以后,养我妈妈的那个人就犯难了,没有奶水,我们一个个饿得嗷嗷...我是个俗人,却败给了爱情和男朋友交往三年有余,今年7月刚刚订了婚。 男友对我特别好,你能想象的到和想象不到的好。若说他有什么缺点,一是个头矮,是那种让人接受不了的矮,和我差不多高,165cm左右;...


站长推荐阅读:
·爱情短文: 不敢病、不敢穷、不敢远嫁,良心保险方案拯救
·情感短文: 心中无尘尽飞雨 |情感日记 |
·爱情短文: 关于爱情散文精选|爱情散文
·随笔美文: 如果你还没到30岁,请千万别错过这篇文章
·随笔美文: 老来一场黄昏恋,要她忠贞给谁看
·情感短文: 终将逝去的记忆 |情感日记 |
·爱情短文: 今天冬至,送你7000元现金记得买份饺子吃吃
·情感短文: 陌上烟雨 |情感日记 |
·情感短文: 爱,在角落周立波死了吗
·励志短文: 学习名言,战胜别人,先要战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