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百态‖假作真时也亦真

“我要与你离婚!”骆成高喝着冲老婆于敏吼道。

骆成大约三十多岁年纪,脑门有些谢顶,时常爱眯缝着小眼看人,就是不看人时他的眼珠也是经常乱动的。天气热时,他在家总爱斜穿着背心短裤,一双手总是油腻腻的,看的很邋遢。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和我离婚?”于敏闻听此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惧道。

于敏是个在外打拼,又要回家抄持的女性,近三旬的年纪,眼角却已有了些许皱纹,黑发中夹杂着几缕银丝。

不过不细看的话,于敏还是个挺漂亮的女人,人们常形容的双眼皮,大眼睛,尖下颚她都有,一头垂肩发在年轻时也曾虏获很多男人的心。

骆成赶紧嬉皮笑脸的冲于敏作揖低声道:“呵呵,老婆大人息怒,我不是真要与你离婚啊。”

于敏很是不解,也很迷茫的问:“你刚才突然说要与我离婚,然后现在又说不是真的,你究竟什么意思?发的什么疯?”

骆成笑道:“我刚才那一嗓子是喊给邻居听的,其实老婆你也知道,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舍得与你离婚呢。”

于敏越听越是糊涂,催促让骆成讲清楚。

骆成也不含糊,先把于敏拉进了卧室,让她坐好后低声对她说:“老婆,你也知道咱城市拆迁改建,咱这块儿是要扒的。政府的意思是按户头一户给赔一套房子,可是这样咱们没赚头啊。”

“大前年咱西区改建,一户赔一套房子不算,还按平方拨给住户赔偿款。大大前年,南区改建,一家按人头划拨房子。咋的今年到咱这,一户只赔一套房子,这不是以房易房,跟没赔一样吗?”

听骆成这么说着,于敏冷静下来,用了一段时间恢复了情绪说:“怎么能一样啊,毕竟面积比现在大,我们还是占着光的。”

“这点光算得了什么啊,”骆成咧嘴笑道,“政府就当我们是傻子,好哄。可我们呢,就不当这傻子。”

骆成说完再给于敏算计一下:“你看咱俩现在是一家,算一户。可是如果我们离婚了,你的户口划了出来,那就是两户。而你离婚了能去哪呢?户口还得在这,那你我都能分到一套房子。哪怕你的房子小点,可是只要我们再结婚,我们就一下拥有两套房子。有这两套房子,一住一租,或者将多余出的房子卖了,我们不就能得更多的钱嘛。”

于敏见骆成言之凿凿,也有些动心,但还是很犹豫的问:“你这样行吗?毕竟钻这规定的空,不怕将来被追究吗?”

骆成见妻子依然不松动,急的直拍手说:“我说老婆啊,你不用为这犹豫啊,这种事情以前也有人干过,政府也拿他没辙。你看这离婚证是政府批的,他得认吧。然后咱复婚也是自由,没人能干涉的,这样即使钻了空子也是合情合法,政府说不出啥的。”

于敏斜着眼睛看骆成,突然问道:“喂,老公。实话与我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小三了?平日里也看不出你是勤快人啊,怎么会为这事这么上心。不会是哄的我同你办了离婚手续,就直接跟那小三儿办结婚证吧。”

骆成听于敏这样说,不由急的叫道:“老婆,这谈何说起啊!我与你的感情天地可鉴!”

于敏摇头道:“难说,毕竟我到现在都没有给你生个孩子,很多时候还打骂你,你搞不好还真有这个心思。”

“老婆老婆,”骆成赶紧拉住于敏手跪下说,“我骆成对天发誓,对老婆绝无二心,这次为了房子是假离婚,等事成之后一定复婚。若为此誓,天诛地灭。”

于敏眼见骆成发如此毒誓,再想想他说的那极度的诱惑,终于还是同意了。

两日后,两人带齐了离婚所需的手续前往民政局办离婚。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为他们做最后的协调。

“你们真的不想再生活在一起了吗?确定要离婚吗?”

“是的,”于敏认真的答道,“我和他生活两年,已经完全受不了这个人了,我们的夫妻感情也完全没有了,你看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孩子,我是再不能和他过在一起了。”

骆成在旁帮腔说:“是的是的,我们完全没有夫妻感情了。”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见两人离婚态度坚决,没有孩子,也没有财产的纠纷,最终给他们办理了离婚证。

捧着绿色的离婚证书走出民政局大门的时候,骆成喜笑颜开,而于敏则是一脸肃穆。

她问骆成:“现在你满意了吗?”

“满意满意,老婆你刚才表现的真是太好了,我差点都信了。”骆成嬉笑道。

“那么再见了。”于敏说着头也不回的朝来时相反的方向走去。

骆成见了赶紧阻止道:“哎,老婆你去哪?咱们是假离婚,不用装的那么像,赶紧和我一起回家吧。”

于敏却是一瞪骆成骂道:“你这个卑微、肮脏龌蹉,不务正业就知道钻营的小人,谁与你是假离婚?这二年来你不干正经工作,就知道想歪门挣钱,而且从未将我们夫妻的感情放在第一位。先前我说的话不是演戏,而是真的,我与你真的过够了,早就想与你离婚。这次无非是借机行事罢了。不过却也随你意了。你想要房子,想要钱,都给你了,我不稀罕。”

说完于敏扬长而去,再也不理骆成了。

骆成呆愣了一会儿,急忙追了上去,拽住于敏的手陪笑道:“老婆别开玩笑了,咱们回家吧。”

于敏一下把手从骆成手中挣脱出来,说:“我没有在开玩笑,你不要在自欺欺人了。”

骆成于是恼羞成怒的喊道:“于敏你说,你是不是心里早就有别人了,所以才要和我离婚啊!你这个贱人!”

于敏也瞪起眼睛,狠狠骂道:“滚!”

说完猛地转过身去,径直走开,再也没回过头来。

眼见于敏的身影越来越小,骆成终于忍不住跪在地上,痛哭道:“老婆你回来吧,我再也不贪财了,一定把你放在心上,一定好好找个工作,什么都听你的,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啊!”

痛哭声之极,而在他手中,仍然紧攥着那本离婚证。

情之百态征文

编辑推荐: 感悟 ‖ 不一样的夏天八月酷暑,气温攀升由外而内的热让人不禁急躁,有幸参加耕读社这次“经典与生活”夏令营却寻找到一份难得的 静,可以说是我的心躲到这里来避了个暑。我喜欢书院的莲池、秋千、...顽童遇泼妇‖140字小说天落黑,六岁孬货和八岁群虎捉迷藏。 群虎追孬货,孬货失脚落茅坑,爬出满身臭,见群虎无踪影,哭骂跑家。 他洗净身子,漱嘴,换衣,棍挑臭衣找群虎。 群虎家大门紧闭,孬货踢...借火‖140字微小说露天剧场,气灯把人影拉老长。 山看到边看戏边抽旱烟的老汉,他十八年的怨恨涨肚撞脑。 山走到烟火映红面孔熟悉又陌生的老汉面前,招呼道:大哥,借个火呗! 老汉认出是己送邻...儿童故事‖一只小飞虫的惊险之旅嗨!大家好,我是一只小飞虫。小到什么程度呢?小到只有一粒芝麻那么大。但是别看我小,我不但有“手“,有“脚“,还有一对小翅膀。哦,对了,我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小...小说‖烂灯盏(此文写得凌乱,待修改,慎入。陋习,悬挂在这上面几日,蓄灵气,待冷静后再修改。) 李月表嫂在我们家的亲戚圈子里很是出名。我最先记住李月这个名字是因为一句话:挑挑拣拣,拣...秋.意‖秋意凉忘却,有的真的很难,然而有的却是那么容易。 时已进了八月,却也是最酷暑难耐的天气。夜晚打开窗子,就会传来吵杂的虫鸣之声,惹人睡不着觉;关上窗户又觉得闷气,更是睡不着...


站长推荐:文章摘抄, 更多经典美文访问:www.afbbbb.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