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乐园

? 3000年科学家发现人类不老化病毒,3046年,这种疫苗被世界各国广泛使用,而同期《百年法》发布:人类在接受不老化处理一百年后,必须放弃以生存权为首的所有基本人权。

3146年,《百年法》发布一百周年,由不老而引发的种种社会现象已经让体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其中最为突出的两点是就业问题的解决和国家构成主要元素的改变。劳动防务部是一门全新的社会机构,它为公民提供终生就业选项,但加入前提是分十年保障金额的预付,这项费用自然就落在了家长的身上。养老问题不再存在,造成的直接后果是“家庭”观念的薄弱,人们无后顾之忧,也更倾向于独立自在的生活,而有关政策也保证了“一定前提下家庭脱离”这一做法的可行性。

冉玥在二十岁也就是高三的时候接种了永生疫苗,这已经是一种潮流,而且保持身体的年轻机理是人类很早以前就有的愿望了,对于女生而言更是如此,能够将容颜永远保持在最好的时候,这让人无法拒绝。她们班一共有三十七人,在达到了法定年龄后便早早相约,在疫苗接种机构排队。女生全部到场,而部分男生为了更有男人味,会等长相成熟的时候再接种,所以时间推迟了几年。

武阳是冉玥在初中时,随家人搬到这里后邻居家的孩子,有趣的是两人还保持了六年的同班同学关系。两人理所应当的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在处于青春期的同龄人眼中,他们也自然而然的成了让人爱恨参半的早恋情侣。武阳是个比较内向的男生,冉欣自认为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但聊起天来总是只言片语,倒是冉欣会讲述许多自己的事情。高二那年,冉欣和隔壁班的一个男生好上了,被告白的那天可把她给乐坏了,两人相约放学后操场散步,聊了很多,冉欣觉得自己挺丰富的,但和他思想的碰撞还是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总之,她也喜欢着这个有趣的男生。

大概晚上八点,高三的晚自习已经开始了,两人这才一同走出校门,他要送她回家,冉欣没有拒绝,却不想在转角看到了武阳,与他远眺的目光触及,冉欣心头升起奇怪的感觉,“就这儿吧,被我家人看到就不好了,再见!”两人拥抱告别,冉欣回身小跑着追赶武阳,他却径直回到了家中,在门口犹豫,最后她还是挪步往自己家里走去。

这件事之后两人的关系出现深壑,不再有相伴,谈话仅有“嗯”“哦”。从他人口中偶然得知那天下学后武阳在校门口等了她好久,最后才一个人离去,脑中不自觉浮现他离去的背影,有点可怜,她愧疚起来。通过纸条的方式告知歉意还有自己另一半的事实,“以后不用等我了。”写下这句话,冉欣叹气,这么多年来好像真的一直是他等她,“可能他喜欢我啊。”冉欣这才意识到原由。

大学已经列入了义务教育,但三六九等的现象注定了高考重要性的不变。认识的加深,两人矛盾点不断增加,再加上学习生活的紧张,她已经没有心思经营这纯真但却充满幼稚的感情。高三的那段时间,冉欣选择了住校,他和武阳已经形同陌路。高考完,她去了南方,而他留在了北方。

四年的大学生活,平平淡淡,倒是生活习性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她变得慵懒,更趋于去接受,三段感情经历,留下的是痛苦,在现在的社会环境下,谈长远的确是笑话。爱情已经成为了生活体验的一种,可以随时随地,可以更换风格,毕业后父母的“家庭脱离”也让她看清了许多。是深造还是就业,虽然父母有帮她支付保障金,但还是想尝试更多的东西。三年奔波,毫无收获,当想要加入劳动防务部时却碰到了人员饱和的问题。

第一阶段《百年法》的正面效果甚微,劳动防务部全国建有三百所,基本可以容纳六百万人,但还是人满为患,因病逝或岁满空缺下来的职位数目对应的是几十倍人的渴求。

房屋内的窗帘半遮半掩,从屏幕上散发的朦胧光晕在轻轻闪烁,随着哐啷一声,门被闭合,冉欣被他蛮横地推到了床上,肌肤的相触让她的身体在轻轻颤抖着,冉欣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灼热,气氛越来越旖旎,他熟练地褪去她的衣服到一丝不挂,两人赤裸相对,这时候冉欣才注意到他是老化人,并没有接种不老病毒。他抱住了她,冉欣眼角的余光盯着橱窗上的镜像,看着他尽情地挑逗自己,享受自己,眼神迷离,但这个男人的侧脸却愈发熟悉起来。

晦涩的夜啊,很沉,很静,很漫长...

潜规则在劳动防务部算是默认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女性占据绝大多数的原因,她们献上自己的年轻身体,巴不得高管去占据。这种扭曲的价值观泛滥,但官方却得不出有效的解决手段。社会学家给出的说法是熬过前三批接种者的逝去,绝大部分问题将游刃而解。那么,他们就是牺牲品?归类上的第四批接种者是直接受害者,他们质问,谩骂,但制度的绝对和言论等多方面的压制,让他们无能为力。

劳动防务部包括汽车、服务、建筑、金融等等各个方面,在当今的科技水平下,机器完全可以解决大部分的问题,劳动力是非常单薄的存在,社会出现了明显的断层,高等人士下皆是低等人士,工资上有着夸张的跨度。也多亏国家的资本投入,选择人力而非机器,这种入不敷出的不合理运营模式却提高了相当大的就业率。

冉欣在金融部就业,现在是去处理一些税务统计与核实的工作,简单意味着乏味,一天八个小时下来迷迷糊糊的,倒是会有朋友邀约,但一般都懒得出去,会在家里打打游戏,看看电视剧或者去健身,每一天都是如此重复着。劳动防务部每两年就会有人员的整体职务调动,也就是说冉欣现在做税务,两年前却是在证券交易。因此,很大概率下每两年都会在一个全新的地方应对全新的工作,这种调剂相当人性化了。因为工作的简单,官方也不必去担心实习期限的过长。

工作十年,冉欣已经去过了三个地方,有趣的是总会碰到那个男人,这倒也算是缘分,他们也一直保持着在“性”上的关系,从刚开始的排斥到现在的迎合,工作的局限性让她碰不到几个男人,“爱情”这种东西现在更是虚妄,有了永远的青春,很少有人愿意将所有的时间应对在一个人身上,她也需要发泄,但将身子随便交给陌生人她可是接受不。沉默、神秘,独特的魅力,那个老化人勾起了她的兴趣,而且对她的工作可能多少还有点益处。

生活一无波澜,这样也好,冉欣倒也乐意去接受。但半年前开始,她就会有间歇性的腹痛,这次检测的结果无异于晴天霹雳,“很不幸,是突发性多器官癌。”怀着的忐忑不安,在医生的告知后反而消失,随同着的是一切声音,她陷入了混沌,脑子里很乱,更多是在回忆过去的星星点点,当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眼角的泪水滑下,她蜷缩起了身子,痛苦的哭声在房间久久回荡。

那是不治之症,最近电视上也有报道这种泛滥起来的变种癌症,“不会我也得了吧?”检测前实际上内心深处不以为然,但人紧张的时候总会胡思乱想。”你的日子最多还剩下三个月了”,每每想起医生的话来,她觉得身子冰冷,一种恐惧在心头蔓延,还有深深的无助,让她发疯。

踩着红色高跟,她喜欢那种摄人心魂的音律,它对于男人有绝对的吸引力,但进入咖啡厅时,看着些许相对而坐的青涩情侣,冉欣刻意放慢了脚步,试图不发出惹人的声音,微微低着头,在深处寻到了他。

? “你已经很久没来了。”他投向窗外的眼眸看向了她,轻抿一口茶水,语气阴郁。

? “您要喝点什么?”服务员上前询问,目光却不时偷瞟着他,老化人在哪里都显得标新立异。

? “摩卡”冉欣看着他,笑道:“是想念我的身体了吗?”他不语。

? “您的咖啡。”“谢谢。”

稍显苍白的面容倒映在水面上,冉欣搅拌咖啡的手微微颤抖着,那面容也被卷入了漩涡之中,“这么多年了,我发现竟然都不知道你的名字,还真有点可笑。”冉欣牵着嘴角,看向了他,两人目光相触,倒是他直起身子,又望向了窗外,“真是个心狠的男人啊,呵呵,不过,我还挺好奇的,你为什么没有接种永生疫苗啊?这个可以回答吗?”

? “自然而然。”冉欣诧异了一下,因为这次他竟然回答如此之快。

? “发生了什么事吗?”短暂的沉默后他突然出声,小口的咖啡都噎的她咳嗽,冉欣像是被戳中了笑点,“我的天,你是在关心我吗?”面对她的调侃,他冷哼一声后径直离去,“果然还是没变。”

劲爆的音乐充斥在耳际,硕大的舞池内,人们疯狂地摇曳着自己的躯体,试图摆脱生活中的肮胀,醉眼迷离,冉欣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嘲笑着自己,也在嘲笑着别人,一口饮尽,剧烈的眩晕感让她难以招架,直接摊在了吧台上,无尽的黑暗啊,让她害怕,在折磨着她,“一切都完了。”她的眼角沁着泪水。试图通过酒水和淫靡来麻木精神上的痛苦,可清醒后的自欺欺人让她开始厌恶自己。

? “你这小子懂不懂先来后到,找死呀你!”有着粗犷的吼声在耳边响起。冉欣意识到,自己竟然引起了“纷争”,不过最后是哪个男人她已经无所谓了。“呦,挺有个性的吗,怎么?老化人有优越感了。”

? “聒噪。”听到“砰”的一声后,她被他紧紧的揽入怀中,“怎么是你啊。”含糊不清的呢喃,重叠模糊的身影,这是冉欣的最后一个念头,胃里一阵翻腾,猛地吐了一口后,便又失去了意识。

浑身传来了燥热感,挪移着身上的遮盖物,阳光炽烈,刚刚眯开一条缝,因为刺痛又合了上去,“喂,你在干嘛,拉住窗帘啊!”冉欣愤怒地叫着,视野里也出现了拿着早餐的他,然而未曾回复,他放下托盘,走向了床边,开始褪去自己的衣服,“你要干嘛!”冉欣下意识的惊呼,很快被他的嘴唇堵上,发不出声,一股大力让她无法抗拒,他压在了她的身上,就像是野兽般蛮横的发泄,她融在了这种气氛中,忘掉了自我,从被动到主动,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几次,直到精疲力尽,两人躺在床上,她享受蜷缩在人怀中的感觉,这刹那的安全感让都会让她觉得无比幸福。

? “是突发性多器官癌吧。”他拨弄她的头发,在耳边细语。听到这个名词,她的身体猛然一颤,无法逃避的痛苦,重新袭来的冰凉,她本来还有六十年的生命,但因为它,让她在剩下的一个月中苦苦挣扎,本该有的未来,更多的体验和精彩全部成为了泡影。她抽泣着,抱着他胳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实际上,我也得了那种病。”

这是让冉欣始料未及的,可转念想想似乎这才合理,他不可能缺女人,之所以和自己纠缠在一起,也是因为恐惧等种种情绪,同病相怜,这是局外人无法体会的心绪。

这是两个人的失乐园,他们相拥,穷尽其法,奢度余生。

服用着大量药品,只是起到减痛的效果,冉欣的状态一天不如一天,暴瘦二十斤后显得骨瘦如柴,她直到自己已经没剩几天了,倒是他还显得精神,据说在接受化疗,他也曾劝她去做,钱由他出,但冉欣不想坚持了,就这样结束吧。他抚摸着她的身体,不会再有以前的红晕,因为药物的作用那方面她已经没了冲动。“对不起啊,这副样子也让人勾不起欲望了吧。”触及他的目光,冉欣惨然一笑。

? “不会啊,不会。”他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摩挲着她的身子,要记住每一处,如果说先前的粗鲁是因为恨,而现在的柔和就是因为爱,判若两人的表现,是因为感情天平的颠倒。

她笑着,声音越来越小,自己的和他的,视野越来越模糊,他的面容,脑中浮现的是另一个面容,那个少年,两个面容重合,本是模糊竟然清晰了起来。

? “你是谁啊?”她脸上有了红晕,有惊喜有慨叹,似忆起当年,俨然巧笑。

? “实际你不是本就知道吗。”他的动作没有停滞,两人对视着,五味杂陈,爱恨参半。

风儿吹动着窗幔飘舞,吹散了气氛的抑郁,带走了身体的温度。

感受着下体逐渐的紧致,武阳将紧攥在手中的药丸扔在了口中,他吻着她,两人就像是《失乐园》中的久木和凛子,身体的完美融合,让他们遗失的幸福达到了顶峰。

? ... ...

3200年,突发性多器官癌得到了有效遏制,迫于外界的压力,官方对当年的事情出具了近百页的抱告。这起恶性事件的缘由是疫苗制作中心投机取巧,急于求成,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在第三批次和第四批次的疫苗中,缩短了病毒培养时间,并且不同批次的原液勾兑,虽然有着提前的纯化处理,但还是发生了不可预知的后期植入突变,并且生产结束后的动物实验虚假上报,造成了这次堪称灾难的严重事件。

制作中心高管皆数财产没收,并且判处死刑,但问题无法根本解决,造成了极大的社会恐慌,而第三和第四批次的接种者更是组成反动团体,那种必然得病的结果让他们无法接受,政府积极处理,但费用的赔偿对于现在极度自我化的个体而言如同鸡肋,人死后什么都没了,他们试图发泄愤怒,在政府长达三年的镇压后最终销声匿迹。而在那年,在政府首脑沉痛的哀悼和郑重的承诺后,疫苗接种中心重新开放。

3286年,第三批次和第四批次的残余接种者按照《百年法》在安乐死中心全部逝去,至此,那段灾难性的事实只存在于过去,而在现在留下的只是因为当初人口速减所造成的经济和社会问题。

人们继续陶醉在青春永驻的幻梦中,不计较过去,更不会悼念那些年死去的那些人...

编辑推荐:当科学家还是卖爆米花一 “德凯”律师事务所的会议室里正进行着最后一轮面试,“德凯”是国内知名的律师事务所,创办时间不久却已是业内翘楚,坐标首都,擅长经济案件,是学经济法出身的年轻人比较...读《失乐园》/Lauren1.不可言传之感触 假如一个有妇之夫和一个有夫之妇狂热的相爱了。 他们首先会考虑生活在一起或结婚。 可是他们都已经结过婚,他们深知,即便是最炽热的爱也会因婚后浸泡于日常...人们说图片来自 庆-安 微博 科学家说: 我是科学家,在所研究的领域内作出了一定的成果,也算是对国家和社会有一点贡献,受到人们的尊敬。 人们说,我是非常重要的人,因为我拥有一般...唯有爱与美食不可辜负作为一名科学家,当我决定辞职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要做的惊天动地的大事。当然,像我这样的人其实很危险,万一三观不正想做什么危害人类和社会的事也信手拈来,怪不得...悼激光物理科学家高伯龙去世少年投笔杀日寇, 文革沉冤志不休。 紧追陀螺报国日, 八十九载伴光游。 导弹长眼幸有君, 航空天海再无忧。 仙去蓬莱国有泪, 华雄地球慰君酬! 武汉 柳福文...青春失乐园当三月拉开窗帘 当四月睡在胸前 要说遗憾真的很伤感 只有梦想依旧那么香甜 花儿躺在绿草的怀抱 唱着春天的美好旋律 我的心也告别了青春失乐园 梦想从此不再流浪 就像毛毛虫期待...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短文: 陌上烟雨 |情感日记 |
·励志短文: 学习名言,战胜别人,先要战胜自己
·情感短文: 终将逝去的记忆 |情感日记 |
·随笔美文: 如果你还没到30岁,请千万别错过这篇文章
·爱情短文: 关于爱情散文精选|爱情散文
·爱情短文: 不敢病、不敢穷、不敢远嫁,良心保险方案拯救
·情感短文: 心中无尘尽飞雨 |情感日记 |
·情感短文: 爱,在角落周立波死了吗
·爱情短文: 今天冬至,送你7000元现金记得买份饺子吃吃
·随笔美文: 老来一场黄昏恋,要她忠贞给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