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流星的病

? ? 【追流星的病】

? ? 【番茄扯蛋说】

? ? 一个女孩出现我的病房门前。

? ? 我的病房如今已经变得空荡荡的了,以前那些滋滋作响的仪器也停止了运转,有的还搬走,而手上也没插什么针头了。

? ? 因为那样做的一切,已经毫无意义了。

? ? 我坐在病床上,无聊的玩着手机。煞白的被子被我踢到了一边。

? ? 我原以为我会更加崩溃,更加绝望。没想到竟然如此平静。大概,已经不畏惧死亡了,也许,已经坦然接受了吧。

? ? “哈喽~”女孩把半个身子探进来,看起来精力充沛。

? ? 她年纪和我差不多,但不一样,我已经是半死不活的人了,她一天天在医院活蹦乱跳的。

? ? “我不需要陪的。”我头都懒的抬。

? ? “诶,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女孩指了指自己。

? ? “那可不是。那些绝望的家伙才需要你,我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我把手机放下,微微转头去瞄她一眼。她仍然扒着门框眨巴她的大眼睛。

? ? 她是专门陪身患无法救治的绝症,并且没人陪伴的人,度过生命最后一段时间。让那些陷入绝望的家伙,能够坦然面对生活。

? ? 大概是这样吧,我也不懂。

? ? “你倒是看起来很冷静很坦然。”她说。

? ? “我也不懂。反正这个心态还好吧,我不用你陪,搞的我像生活不能自理似的。”

? ? “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呢。”她笑了笑,“也许这不是冷静,只是这一瞬间的迷茫。”

? ? “你管这么多干嘛。”我看向天花板。这医院也真是,整个房间一片白,搞的很凄惨,“我已经差不多是死的人了。人生,说起来还很短暂呢。”

? ? “嗯……内个……”她还说些什么。我猜大概是安慰我的话,得赶紧打断。已经有太多的人喂我鸡汤,尤其是在微信上,天天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结果来看我的也就那么几个铁哥们。

? ? “好了好了。”我打断她的话,“我已经办好出院手续了,我之后自己回家就成。你就不要想着带给我什么希望。我也懒得听。”

? ? “那你出去之后,干嘛呢?”

? ? “在家里颓废着,或者出去走走什么的。”我耸耸肩,“还能咋样呢。”

? ? “噗。”她突然笑出来。

? ? “你笑个啥。”

? ? “病之前是宅男,病之后还是宅男啊。”她在那里咯咯咯咯笑。

? ? 我也笑了下,“总之,你小心点。我这绝境的患者,指不定会对你这个漂亮的姑娘做什么哦。”

? ? “好了好了。”她一只脚跨入病房,另一只脚紧接着靠上来,站在饮水机旁边,背着手,“那个,我不是来陪你的。你也不喜欢吧,天天喂你鸡汤,让你坦然面对死亡,美好面对生活,什么的。”

? ? “是的,你懂就好。”

? ? “那么……”她缓缓抬起手来,然后突然伸出食指,指着我,“你来陪我吧。”

? ? “啥?”

? ? ……

? ? 我感觉这一切都如梦如幻。

? ? 我明明是要死的人了,这个女人却还在折磨我。

? ? “姐,陪你逛了一下午的街,满意了没。”我把两手放在桌上,显得很正经很严肃。

? ? “没。”她拿着一本刚刚在报刊亭买的《我的霸道小老公》,看得津津有味。然后用两只手指捏起咖啡杯,啾咪抿一口,再把旁边的曲奇扔进嘴里。

? ? 我面前啥也没有,倒是身旁有一大堆袋子,各种商店的。

? ? “天,你还要怎么样。”

? ? “你急着回家吗?”她眼珠咕噜咕噜往上抬,看着我。

? ? “嗯哼。”

? ? “不就是打游戏吗。”

? ? “起码,游戏里的人死了还能复活。我现在,不知道啥时候就死了。”我耸耸肩,“所以啊,还是游戏好。”

? ? “你看起来并不是对死亡毫无畏惧的样子呢。”

? ? “不然呢?”

? ? “你更像是迷茫。或者说,那种游戏里蓄力的大招。迟早会爆发的。”

? ? “是你了解我,还是我自己了解我?”

? ? 她没有很快回答,轻轻的把曲奇咬下一块,“可是噗姑娘结夕……”

? ? “姐姐姐,先咽下去在说话。”我赶紧把她放在一个口袋里的矿泉水取出来。

? ? 她咕咚把咖啡喝完,“我说,可是我更了解死亡。”

? ? “嗯?你经历过吗?”

? ? “正在经历吧。”

? ? “什么意思?”

? ? “就是,我……看过很多人死亡。无论最后是以什么心态……总之,他们都走了。”她说,“无论是年老的,放不下孩子,最后的坦然和嘱托。还是年轻人遭遇不幸,沉浸在绝望中无法自拔,最后自杀的,我都经历过。”

? ? 自杀……说实话,当我得知病情的时候,绝望之际也曾这么想。

? ? 我突然能稍微理解她一下了。陪着病人去面对生活,去坦然接受死亡,自己永远是乐观的样子,不能暴躁,不能哭泣,必须把乐观带给处于绝望中的病人。结果,竟然自杀了……估计会怪罪到自己身上吧,认为自己仍然没有把他人解救出来。

? ? 我沉默不语。究竟是什么让她这样做呢?愿意陪在绝望之人身旁……

? ? “嘿。你还得继续陪我。”她突然开口。

? ? “啊?还要买什么?”

? ? “不是这些肤浅的东西。”

? ? 我扑哧一下笑出了声,“天,可惜这些肤浅的东西你买了一大堆。”

? ? “哎呀呀,人家在说很正经的事。”她把最后一块曲奇吞下,“我呀,希望能见到流星。”

? ? 我愣了一下,“啥玩意儿,这大城市的,哪来的流星给你看。这晚上星星都没有。”

? ? “我很喜欢夜空的!小时候在外婆家,真的看见过,满天的星星!”

? ? “是咯是咯。”我无奈的点头,“所以啊,你想怎么折磨我,直说吧。”

? ? “我真的想看一次流星!”

? ? “要不我买天文望远镜给你?”

? ? “不是啊,我想看见,夜空中划过的一道流星!”

? ? “然后再许个愿。像个小女孩似的。”

? ? “哎呀,你真的是会打破我营造的氛围诶!”她嘟起个嘴,有点小脾气,“我觉得最棒的,就是许多萤火虫和流星。好美啊……”

? ? 我倒是对这些不感兴趣。大概都是动漫里才会出现的美景……虽说,如果真的能亲眼见到,也不坏吧。

? ? “哦哟,你是不是心动了。”她一脸邪笑的看着我。

? ? “我去,我哪有。我只想回家好吧,打游戏。度过我这悲惨的人生。”我能这样说出这些话,也算是绝望到一种境界吧。把死一直挂在嘴边,这不正是对死感到畏惧的表现吗?而也正是试着去面对他的表现吧。

? ? “少来,你就是心动啦!”她站起来,戳了戳我的肩膀。

? ? “好了好了。你想怎么样,哪有流星?要不你去看家有儿女吧,那里有……”

? ? 她突然把手机放在我面前,上面的兔子挂坠还差点打到我的嘴。

? ? “啥……”我眯着眼,看清了手机上的字。

? ? “下个月啊,在哮山,可以看到流星!”她很兴奋,直跺脚。

? ? “哮山不是在老远的郊区了吗?”

? ? “对啊,毕竟要到郊区才能看到嘛。”

? ? “我的妈,还真有。万一是阴天……”

? ? 她突然伸手捂住我的嘴,“我,不许你乌鸦嘴。”

? ? 总感觉,要被她拐卖了。

? ? “那么!既然是下个月,那我们下个月再见吧!如果我能活到那时候的话……那么……现在我要回家去过的颓废生活了。”

? ? “等会啊,你还得陪我。”

? ? “还要干嘛……”

? ? “吃啊~可劲地吃。”

? ? 这回不是感觉了,是确信要被拐卖了。

? ? ……

? ? “呕咳咳咳咳……”我从剧烈的咳嗽中醒来。

? ? 啧,头好痛……我缓缓从床上坐起身。昨天晚上的景象浮现出来,模模糊糊的,感觉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只剩下几副定格画面。

? ? 我边揉头边走下床。我衣服裤子也没换。我是咋回到家的……

? ? 我把房门打开。这的确是我的家……我一点回家的印象都没有……

? ? 面前的客厅,瞬间让我定格住了。我张大嘴巴,猛得吸了口凉气。

? ? 不对不对,这不是我家……

? ? 客厅原本是贴着许许多多的海报的……

? ? “哈喽,你醒了吗?”她从厨房探出头来。

? ? “我……你怎么在这……”我被她吓了一跳,随即指着这恐怖的客厅,“喂喂,我原先的海报呢。”

? ? “我换下来了呀,在那里堆着。”

? ? “呜哇!我的炮姐!!”我的动漫美少女全被撕下来放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幅流星画。

? ? “怎么样,流星很漂亮吧。”

? ? “呜哇……我的三笠……”

? ? “我就是为了让你这个月保持对流星有着充分的兴趣。”

? ? “我的天啊……我都是要死的人了,你还这样折磨我。”我环顾地看了看海报,一些是漆黑的夜空中的一抹魅影,一些是灿烂星空中的亮点,还有一些是……超近距离的坑坑洼洼大石头……

? ? “这是陨石吧!喂喂喂!绝对是吧!”我指着一堆土气石头说。

? ? “其实很美的流星,都是这些丑陋的石头嘛。”

? ? 突然,我看见我的海报居然还幸存一张。《你的名字》的。

? ? “这张,你很喜欢吗?”我指着问她。

? ? “因为也是流星啊……电影我也看过,好看啊。”

? ? “哦~那……你怎么进我家的?”我仍然在揉着太阳穴,头痛并没有得到缓解。

? ? “我送你回来的啊大哥。”她笑着说,“昨天我俩吃宵夜,你说都是要死的人了,非要喝酒,然后没想到你根本不会喝……你就醉了……还吐了,本来医生就不准你喝,现在很难受吧?”

? ? “我居然……喝醉了吗……”我试图努力的回想,但毫无所获。难怪我头这么痛。

? ? “是啊。你醉了话真多。”

? ? “我……我说了什么吗?”

? ? “也许把什么银行卡密码啥的说了哦。哈哈。我不告诉你。”她一个闪身,又溜进了厨房。我家是没有吃的,似乎是她早上出去买的……这女人……真是……

? ? 我直接瘫倒在沙发上,头昏得站不住。我到底对她说了什么呢……

? ? 也许……我真的怕死吧。

? ? ……

? ? 接下来一个月,她经常跑到我家,以“观察我是否对流星感兴趣”为由。

? ? 有时候,还以为是外卖,结果一打开,就是她提着饭盒站在面前。然后,连她带的饭盒外卖,我们吃了个饱。

? ? “突然,觉得,要死的生活也不错。可以随便享受啊。”我躺倒在地板上,摸着肚皮。

? ? “其实,好好活着的人,如果会享受生活,才能快乐点。”

? ? “好了,你又在喂鸡汤。”

? ? 或者。她有时候带一些桌游来玩,我常常是必须放下电脑手机,才能和她愉快玩一晚上。

? ? 终于,那一天来到了。

? ? ……

? ? 晚上她直接兴奋到凌晨3点,我和她玩了一晚上跳棋。现在大概已经下午2点了,她仍然在沙发上死睡。

? ? 我是中午起的床,泡面来吃了。刚刚泡好的时候,像勾了她的魂一样,突然坐起来,嘟嚷着也要吃,然后在猛然倒下。

? ? 现在也没有起。四仰八叉的躺着,被子也拖到了地上。

? ? 真是个傻姑娘。

? ? 我一脚踹在她小腿上。

? ? “啊?啊……?”她被惊醒,迷糊的坐起来。这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把我笑惨了。

? ? 她意识到是我干的,还了一脚,“你干嘛啊。”

? ? “我说,你也不看看几点了。等你醒了,怕是流星都飞过了。”

? ? “什么?”她立刻睁大眼睛,“对!流星!”

? ? 明明是她一直在催着看流星……现在反而迷糊成这个样子。

? ? 我突然想起,流星……流星吗……

? ? ……

? ? 她匆匆忙忙理了理梳妆,就把我扯出门了。现在站在路边,我很迷茫。

? ? 她朝路边猛招手,然而连一辆黑的都没有。

? ? “哎呀,我怕来不及了,那里肯定很堵车!”她焦急的招手。

? ? “那个……”我想说些什么,是的,我一直都想跟她说什么。

? ? “怎么了?昨天晚上你就这样,支支吾吾的。咋了?”

? ? “我们……”

? ? “恩?”

? ? “能不去看流星了吗?”

? ? ——————————————————————

? ? [01]

? ? “喂!”我目送她下楼离去后,立马打了个电话给医院的陈主任。陈主任同时也是我多年的好友。

? ? “怎么了怎么了?你不是很开朗快乐吗?”陈主任在那里嫌弃的接起了电话。

? ? “喂,我说,这女孩是你安排的吗?”

? ? “啥女孩?我们这是医院,可不是……”

? ? “你想啥啊你。”听他的声音来看,应该是不忙,还能悠闲的开低俗玩笑。

? ? “哦~那个女孩啊……她是自愿的。”

? ? “自愿?我的妈啊,你们能不能叫她回去,这么多孤寡老人,她不陪,陪我干什么?”

? ? “诶嘿,有个妹子天天陪你,还不好?”

? ? “兄弟,我有二次元就够了。可是!她把我海报全撕了,你说过分不?”

? ? “过分过分过分……”我感觉他在憋笑。

? ? “诶,还有啊,她昨天还把我灌醉。”

? ? “噗。”他没忍住,直接笑喷了。

? ? 其实按照她的话,应该是我直接想喝的。

? ? “真的啊!”我再次强调。

? ? “不是,我不是告诉你,不能喝酒吗?”他还在那里笑,“而且啊,一个姑娘把你灌醉,这么劲爆你还给我诉苦?你找抽呢吧?”

? ? “哎呀总之!我不好当面跟她说,请你们医院把她请走。”我说,“我,想自己安安静静的度过最后的日子。”

? ? 他刚刚的放肆大笑突然收住,变得严肃起来。“你自己也许都不知道。”

? ? 我也有点懵,“不知道什么?”

? ? “自己怎么想的?”

? ? “想什么?”

? ? “你希望,最后的时光颓废下去吗?”

? ? “宅挺好的。”

? ? “为什么不去见识一下没见过的光景呢?”

? ? “你说话,怎么文绉绉的。怎么了?”

? ? “你真的对死亡感到坦然了吗?”

? ? “是啊。你看我现在,心态多好。”

? ? “老实说,放弃治疗我是不同意的。但,既然是你的选择,我也没办法。我俩认识的也挺久的,不过我也说不上多了解你。反正……迷茫只是一时,如果突然爆发了,记得打个电话给我。”

? ? 他在瞎说什么啊……

? ? “恩。好。”假装同意。

? ? “另外,那个女孩,现在就在我们医院。”

? ? “她在医院干什么?”

? ? “接受治疗。”

? ?

? ? [02]

? ?

? ? “你在说什么啊?”她感觉莫名其妙,“都一个月了,怎么现在说不想看了?”

? ? “啊……没……没什么……那个,车!”我指着前方。

? ? “哇!来了!”她很是兴奋,一辆挂着空车的出租车缓缓靠边驶来。

? ? 她拉开门就上了后座,屁股挪了挪,到了窗边,我坐在了她旁边。我习惯坐后边,并不是因为想靠近她,而是实在怕那些司机找我唠嗑。我真的不是那种能和陌生人随便聊的来的家伙。

? ? 司机听了目的地后,便出发了。

? ? 那里是郊区,很远,估计要坐1个多小时的车。这次的司机还好,问了问我们去那干嘛之后,就安安心心开车。时不时会有微信的提示音,然后听见他用那粗犷的家乡话回应。

? ? 她在一旁玩着手机。我则无聊的看着窗外,心中有些郁闷。

? ? “诶,你坐过来。”她说。

? ? “干嘛。”

? ? “我俩看电视剧。”

? ? “电视剧……我可不喜欢看……”

? ? “好看的好看的!”她把我手抓住。

? ? “好好好。”我连忙点头,怕她指甲直接嵌进我肉里。

? ? 电视剧是很久以前的雷剧《一起来看流星雨》。小时候我和大姐看过,当时觉得很虐人。现在想来,当时应该是不懂得什么叫狗血。

? ? 所以现在来看的话,我完全拿来当喜剧看的。真的很好笑,我俩看第一集就连连爆发笑声。

? ? “我……慕容云海……”

? ? 耳机里传来雷人的台词。窗外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细雨,雨点擦在床上成为一道道雨丝。外面的天色也暗淡下来,雾蒙蒙的,时不时有车从旁边拖着雨花开过。这天气,恐怕是不能看流星了吧……

? ? 我心里,有些庆幸。为什么呢?明明一个月了……而且是她最盼望的。

? ?

? ? [03]

? ?

? ? “治疗?什么治疗?”

? ? “她啊……比你的病,还要严重……”

? ? ……

? ? 我来到医院。又回来了,这个曾经令我绝望无数次的地方。从走廊望去,一片惨白的景象,若是楼下诊断室还有些吵闹,这里简直就是一片死寂。

? ? 没想到,仅仅隔了一天,我就回来了。却不再是一个病人。我还是很迷茫,处于等待死亡的样子。

? ? 离开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样的心态呢?

? ? 这里尽是压抑的氛围,浓厚的药水味直刺鼻,弄得我喘不过气来。

? ? 她好像就在那个病房。每过一段时间,她都会接受那种痛苦的治疗。这个我是知道的,治疗带来的痛苦也导致了我心中的绝望。也许只有脱离痛苦才能真正面对死亡。

? ? 那她的意义是为何?

? ? 病房门显得高大而凄惨。我不敢推门进去。

? ? 明明昨天还是和我一起喝咖啡吃宵夜但我女孩,现在却在里面。我可能知道她的秘密太早了些。

? ? 我透过冰冷的窗户,往里面看。

? ? 她坐在病床上,头发散乱着,窗帘被粗暴的合上。她手捂着脸,似乎在喊叫着什么。那痛苦的声音微微透过来。她哭喊着,一把将桌上的食物推翻,不知是谁送来的花,也被丢到了地上。花瓶被打碎,花瓣也撕裂了,浮在薄薄的,从花瓶流出来的水上。她双手颤抖着,放在自己的眼前,随后无力的垂下。眼神空洞着看着前方空无一物的墙壁,泪水也似乎浸入皮肤,留下深深的泪痕。那皮肤是异常的干燥,凹凸不平,和昨天判若两人。手上也有些抓痕,红红的,渗了些血。

? ? 我也曾和她一样。在绝望中暴躁,在绝望中哭泣,在绝望中盯着惨白的墙壁。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一切都已经消失了,一切都已经没了希望。我也将要死去。

? ? 枕头和被子也被她扔开。她蜷缩在床上,哭着。

? ? 我离开了。

? ? 护士在旁边看着我,想说些什么。以前她也认识我,她也见过我绝望的样子。

? ?

? ? [04]

? ?

? ? “啊哈哈哈,这太好笑了!”我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 ? 我也不知道车开了多久,但似乎已经很久没移动过了。果不其然,真的堵车了。

? ? 虽然天上还是下着小雨,但来看流星的人还是络绎不绝。我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集,而她早就已经睡着了,靠在我肩膀,流着口水。有时候还有醒来,迷迷糊糊的擦干净,或者吸溜一下又吸回去。

? ? 我又想起一个月前看见她绝望的样子了。真的是……判若两人啊。

? ? “你醒了吗?”我看见她在那里扭很久了。

? ? “恩,我们堵了多久?”

? ? “不知道,大概……1集流星雨吧。”

? ? “噗……你都以这个来判断时间了吗?”

? ? “是啊。那……现在该怎么办?看流星的人太多了,堵车了。”

? ? “师傅,还要多久啊?”她问。

? ? “嘶——这估摸着堵死咯。”

? ? “那给你……”她掏出两百块,“师傅不用找了,我们闪咯!”

? ? 说着就把我拉上,推开门。外面车笛声震天,我把车门顺手给关上。

? ? “不是,你这下车,怎么去啊?”

? ? “下雨了啊……”她摸了摸自己的脸,上面有些雨水。天空覆满了乌云。

? ? 流星估计是看不了了。

? ? “能看见的。一会儿就晴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她这么说。

? ? “恩,诶!”她发现丢在路边的共享单车,“就用这个!”

? ? 她把我拽着,在动弹不得的车流之间穿行。“快!”她把一辆车扶起来,迅速掏出了手机。

? ? “不是,我们要去哪啊?那个什么山?”

? ? “只要能看到流星,哪座山都行!”

? ? 她坐上单车,一脚下去开始蹬了起来,人行道比较窄,时不时还有行人,她技术比我好,左闪右闪躲过去继续前进,我则避不开,有时还会撞到人。

? ?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连道歉后,迅速逃离,免得那人多啰嗦。

? ? “噗哈哈哈,你太菜了吧!”她在前面嘲笑我。

? ? “别笑了!前面有山路,我们从这里拐下去,看看哪里可以上山。”

? ? “好!”她加快了速度,结果到了岔路,她没想到这弯这么急,使劲稳住车头,结果还有一段楼梯,她直接被甩飞了出去。

? ? 我在后面吓得惊叫起来。

? ?

? ? [05]

? ?

? ? “她……她也是绝症么……”

? ? “是的。”

? ? “那她为什么要去陪那些绝症患者啊?”

? ? ……

? ? 她几乎每天都会来我家吃午饭或者晚饭,我也习惯了。更何况,我也看见了她在医院的模样。

? ? 每天在我家狼吞虎咽,大大咧咧,还跟我拌嘴。这样的姑娘,完全想不到她是一个将死之人。

? ? “嘿,你要跟我去医院吗?”她放下电话突然问我。

? ? “去医院?”我心中一惊,难道她要亲自告诉我实话了吗?我一直没告诉她已经知道她身患绝症。

? ? “有个老爷爷似乎不行了。”她说,“之前都是我一直在陪他。他那几个儿女,都只是等着分遗产……”

? ? “那我们去吧。”

? ? “这么快就……”

? ? “恩。”

? ? ……

? ? 医院。那个老爷爷睡在病床上,很虚弱。他旁边站着几个人,看起来心情沉重。估计是他子女。

? ? 她蹲在床边,握着老人家的手。念叨着什么。

? ? 老人家已经无法开口说话了。手微微颤动,握着她的手。我在旁边看着,似乎感受到了生命之重。

? ? 她两手握住那只苍老的手。静静的看着。

? ? 生命正在缓缓流逝。我从来没有这样面对过死亡,这样一种平静的心境。在度过了这样一个人生,无论是悲,无论是喜,这都是你的人生,这都是一个完整的生命。

? ? 生命,消逝了。那上下波动的线条趋近于直。

? ? 她感受到了,老人的手慢慢变得无力。她感受到了,生命的离去。她一直在这样做,一直在感受死亡。

? ? 子女们开始兴致勃勃的商量遗产的事,而一个稍微年长的男子,从厚厚的钱包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她。

? ? “不用了,谢谢。”她摇摇头。

? ? 出了医院,她才开始哭。哭得我毫无防备,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 ? 因为,我们也离死亡不远了。

? ?

? ? [06]

? ?

? ? 接近傍晚,天空开始放晴。远处出现一线红丝,云也似乎挪到了那边。头顶是一片空旷的夜空。

? ? “诶,好像是9点。”她冷不丁冒出一句。

? ? “什么?”

? ? “流星。”

? ? 我点点头。她现在在我背上,刚刚因为漂移行为,摔下崴到脚。

? ? 我沿着一条山路往上爬,时不时会有山下村里人挑柴走过,或者一家三口挤在摩托车上突突突开过。

? ? 夜幕降临。今夜的星星格外多。我从小生活在城市,从没见过如此多的星星。城市生活快而急,没法好好去欣赏沿途风景。生活不断折磨人,然后折磨够了,我也就死了。

? ? 她说的大抵是对的。

? ? 蝉在路边吱吱的叫,有些吵人。而从山林里传来的古怪嘀咕才真的慎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

? ? “哇,好可怕……”她更加贴近了我的背。

? ? “怕什么,你马上就要见到流星了。”

? ? “嗯嗯。”

? ? “那个……你为什么想要见到流星啊?”我问她。

? ? “我小时候,就觉得流星很漂亮,很浪漫,但也许一辈子都见不到,所以就是梦想啊。没了亲人,无依无靠,也没男朋友,谁陪我去看流星呐……”

? ? “我这不是陪着你来了么。”

? ? “噗。没准,以后……就是男朋友了。”

? ? 以后啊……以后……我……还有以后吗?

? ? “因为,流星和生命一样,短短流逝,却能在那一瞬间,发出绚丽的光。生命也是这样,无论这一生是痛苦,是折磨,是美好,这都是你完整的生命历程。”

? ? “又在说这些大道理。”

? ? “啊?很奇怪吗?”她在背后啧了一声,“奇怪啊,动漫里的姑娘就喜欢说这些,你们也喜欢听。咋到我这就不行了?”

? ? “因为你不是二次元的妹子。”我笑了起来。

? ? “我还是看过动漫的。”

? ? “比如?”

? ? 她没有很快接话,而是把头伸到我的耳边,轻轻的说:“祝你有一天,能和你生命中重要的人再次相遇。”

? ?

? ? [07]

? ? “她和你一样,无亲无故的,自己面对死亡。”

? ? “那……她这是……”我似乎有些理解。

? ? “她其实一直都很关注你。”

? ? “为什么?”

? ? “你俩都很像啊。”

? ? “诶,她这流星什么意思啊?拉一个人去看流星,是要把我卖了吗?”

? ? “谁卖你啊你神经病。”他又笑了出来,“我也不太懂。女孩嘛,喜欢这种浪漫的东西吧。”

? ? “好吧。”

? ? 电话挂断了。

? ? ……

? ? 不知什么时候。我迷糊的又接起了这家伙打来的电话。那是被她折磨后的下午。

? ? “喂?”

? ? “我要和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的语调很着急。

? ? “怎么了?我要死了吗?太好了。”

? ? “她的梦想是看流星。而且,她自从患病之后,还患了抑郁症。”

? ? “啥?抑郁症?我咋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呢?”

? ? “她曾经试图自杀过2次。最后,她选择在医院陪伴那些濒死的人。但还是会陷入绝望。”

? ? “所以呢?”

? ? “她跟她的主治医师说了。看完流星后……就去自杀。”

————————————————————————

? ? 山顶吹着微微的风,我的后背被汗浸湿,变得更加凉爽。

? ? “现在,还有半个小时。”她看了看手机。

? ? “我都要累死了。”我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上面有些露水,哎呀,也不管了。

? ? “那个,你知道的吧。”

? ? “什么?”

? ? “我。”

? ? 我大概知道她想问什么。“恩。”

? ? “我是个自私的人。他们以为我很好心,在救赎别人,其实我只是在救赎自己。我不断接触死亡,就是为了让自己接受死亡。人面对这种未知的东西,就是会恐慌,会害怕,会绝望。”

? ? “我知道。”曾经,我也是那样。

? ? “人得有一两个美好的境象。或是满天飞舞的樱花,或是夏天的小溪。我的,就是流星。这些境象,能稍微带给我美好。”

? ? “你为什么把我拉过来看流星。”

? ? “我有病啊,我有追流星的病。看不到流星,我就死不了。”她笑了笑,“既然,按照你经常说的,我们都是要死的人了,为什么不去见识一下未见过的光景呢?”

? ? 这句话……

? ? 她接着说:“我们,只有在死之前才能感受到真正的恐惧和绝望。可也只有在死之前,才能真正感受到生命的美好。所以,都到最后关头了,人生已经到尽头了,能看几眼是几眼。”

? ? “那为什么……”

? ? “因为没意义了。我的梦想已经结束了。我跟你说这些,也就只是跟你说。我自己是说不动自己的。”她低下头去,“之前,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你去和我逛街,吃东西,你还喝醉了。”

? ? “喝醉了……我到底说了什么?”

? ? “你呀……诶……秘密。”她把食指轻轻贴在嘴唇上。

? ? “这……”

? ? “不过呢,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其它事情。我以前悄悄在病房外面看过你。额……经常看你……”

? ? “看我?”

? ? “我看到你低迷的样子了。那种全身上下散发的绝望,我在窗外都能感受到。”

? ? 我和她一样。

? ? “但有时候……你又很帅,看着窗外,不知想什么,想接近你,但又怕伤害你。”

? ? “这一个月,我也很开心。我能感觉到,你所说的美好。”

? ? 她站起身来,背对着我。默念着什么,我看不见她的口型,却能看见,那反光的泪水。

? ? 夜空下的草地,月光微微照着,一片片魅蓝的影子随风摇曳。远处仍是一片星空。

? ? “大概,在这个位置吧。它出现时……记得……照相哦。”

? ? “好。”

? ? 我拿出手机。

? ? 云围住了一片空旷的星空。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另一边是最佳观赏的上,有很多人,下面也有警车和救护车以防万一。我们这里显得更加宁静。

? ? 云似乎被冲散开来,那拖着绚丽尾巴的流星闪烁着划过来。

? ? 我手机对准了她,准备拍下照片。

? ? 绚丽的尾闪烁着,整个夜空变得更加明亮。

? ? 但,也就一瞬间。

? ? 流星还未完全划过。我按下快门的一瞬间,她已经消失在了镜头中。

? ? 她倒在了草地上,露水被溅起来。而背后,便是她一直盼望的光景。

? ? 流星再次冲破云层,星空中留下一道弧线后,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密密麻麻的星点。

? ? 我冲了上去。

? ? …………

? ? 我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脑子里一片混乱。

? ? 现在我忐忑不安的坐在手术室前。她在进行抢救。

? ? 医生推着手术车飞速跑过。手术室的灯亮着,但很暗淡。

? ? 另一边,医院仍然正常。患者才走廊进行康复训练,小孩坐在椅子上哭闹,家属坐在旁边进行安抚,护士在病房进进出出。

? ? 生命正在悄然流逝。

? ? 我不知何时,也会突然支撑不住,晕倒,然后再也起不来。

? ? 我也许也会突然放弃,让病魔肆意横行。

? ? 生活的一切,都是由一个点来支撑。

? ? 有时候,得有点死皮赖脸的精神。能活几天就几天。甚至不用讨论生活死亡,没有用,有些只是鸡汤。我只需要明白,我有一个点支撑,就够了。

? ? 我的人生不论痛苦美好,都是我的人生。

? ? “诶,你要不先回家……”老陈过来了,他穿白大褂的衣服格外精神。

? ? “她……她怎么样了……”

? ? “我们,已经尽力了。”

? ? “什么……”

? ? 我似乎听见了。就像我小时候听见的那样,“滴——”心脏停止跳动的仪器声。

? ? “怎么会……”我还是难以相信,“怎么可能呢?明明……就差一点……她想看的流星……明明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这样了?”

? ? “你们都很善于伪装呢。她其实很痛苦,已经扩散到全身了。装的很像吧……其实已经不行了呢。”

? ? 大概,她想享受一下流星的景象。就那么一瞬间,放松下来,就那么一瞬间,就被击垮了。

? ? 连告别的话都来不及说。

? ? ……

? ? 我回到了家。坐在沙发上,看着家里被她糟蹋的一切。

? ? 流星的海报。还有她带来的饭盒,堆在角落。还有那盘没下完的跳棋。

? ? 一个月而已,却像陪伴了一生。我讨厌她给我讲大道理,讨厌她给我换海报,讨厌她不让我打游戏而去下棋,我……讨厌她给我带来了希望。

? ? 真是自私啊你。为了救赎自己,却救赎了别人。

? ? 啊……我都是要死的人了……怎么还要哭啊……

? ? 好安静啊。好安静啊。

? ? 以后是不是不会有人敲门了。

? ? 以后是不是不会有人给我带东西来吃了。

? ? 以后是不是不会有人陪我玩一整个晚上了。

? ? 流星还没看啊……照片……也没拍啊

? ? 我看见了手机上那张照片,是夜空,但很花。

? ? 放过我吧。生命简直比流星消逝的还快啊。

? ?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哭。只知道很痛苦,胸口很痛,很痛。

? ? 醒来,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 ? 没人敲门。

? ? 家里是那样的安静。

? ? 她走了。

? ? 和她梦的流星一样。

? ? ——————————————————

? ? 我都不知道自己颓废了多久。

? ? “谁啊?”大清早,这敲门声吵得我很头疼。“收水费这么早是不是有……”

? ? 我猛的拉开门。她站在门外。

? ? “哈喽~”

? ? 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去整理这脏乱的头发。

? ? “你看你,我才几天没来,就成这样了。家里一定成鸡窝了。”她用手指点了点我的脑门。

? ? “你……”

? ? “以为我死了?神经病啊?手机也关机,QQ微信都不上,我跟陈主任说,怕是只能上steam找你了。”

? ? “不是……你不是……”

? ? “喂,我说了,我有病。不看到流星就不会死的病。上次那流星就差一秒啊。唉,真可惜。他们都很惊讶呢,我像起死回生了一样!而且,我晕倒之后,算是认清了一些事情。我现在,有了新的光景。”她一把抱住我,扑在我怀里,“我心中新的美好光景,你猜猜是什么。”

? ? 我有些不知所措。“是,是什么啊……”

? ? “就是……和你在一起。”

? ? 我噗的一下笑出声,抬手去抚摸她的头。

? ? 这下子,大概,是我死了吧。

? ? [内个,由于我还是一个在上学的苦逼学生党,还得需要多多指点和关照。谢谢各位!?( 'ω' )? 谢谢能看到这的朋友~(??????)??]

编辑推荐:坐在200块钱电动车后座的女人都说友情经得起平淡却经不起挫折,而爱情这东西,经得起挫折,经不起平淡。 -1- 那年,顾梅24岁。 二三线小城市的出租屋里,懒懒趴着几件没洗的衣服,在进门右手边的椅子上酣睡...酒吧里的骚男这两天太特么堵了,我倒是为所谓,我的朋友大粒、燕子,朋友的朋友卫晴却心焦不已,好不容易抵达一个不知名小城,我们决定留下来,吃一吃当地的美食,泡一泡当地的酒吧,好发...闹情绪的AL这是一个小故事,,, “我脑袋里有一个声音。”我这样告诉医生。 “我们跟它取个名字吧,取个中性点的,叫什么好呢?”医生说。 “因为没有性别吗?我问,” “你怎样看待自己...我的世界——存放了整个童年的小院(那大半个? ? ? 撇去那排屋舍,院子剩下的空间就大了,也生动多彩了起来。剩下的大半个院子里可谓是生动有趣极了,两条腿的有鸡,鸭,鹅,四条腿的有猫,狗,猪,羊,牛,最早还有马,...是谁折了香蜜沉沉烬如霜里我们眼中的爱情从爱奇艺路过时,看到了香蜜沉沉烬如霜,出于想看看多年不见的杨紫,现在是什么模样的心理,点击进去观看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那个夏雪已经长大,长成了一个高挑的可爱姑娘...我的世界——存放了整个童年的小院(那排老房? ? ? 时间荏苒,岁月如梭。哈,多么俗气官方的开场。但是,时间真的就是这么的官方,他没有一点人情味,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努力完成自己职——告诉我们每一个人要珍惜。 ? ?...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短文: 陌上烟雨 |情感日记 |
·情感短文: 心中无尘尽飞雨 |情感日记 |
·情感短文: 终将逝去的记忆 |情感日记 |
·随笔美文: 如果你还没到30岁,请千万别错过这篇文章
·随笔美文: 老来一场黄昏恋,要她忠贞给谁看
·爱情短文: 不敢病、不敢穷、不敢远嫁,良心保险方案拯救
·爱情短文: 关于爱情散文精选|爱情散文
·情感短文: 爱,在角落周立波死了吗
·励志短文: 学习名言,战胜别人,先要战胜自己
·爱情短文: 今天冬至,送你7000元现金记得买份饺子吃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