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我

“啊!求求你不要”寂静的夜晚总会有不和谐的音符回荡,女孩在哭泣,被一个混蛋强暴了。

一个小时前一对情侣走在幽静的道路上,高考结束让他们看起来很轻松,“哲,哥要我们先过去,一会他在过来。”

蒸腾的水雾,温暖的浴室,洗净了身子却洗不净内心的污浊。选择跳湖来结束这个噩梦?年轻的生命就要这么凋零?

“你是叶欣然,这是你的被褥还有宿舍钥匙,欢迎来我们学校,我来帮你拿到你的宿舍。”

“谢谢”欣然客气到。

“不用,这是我们学生会应该做的,哦对了我叫张少轩大你一届”

“恩 ”

“你看起来很眼熟我想我在哪见过你吧,你是当地人吗?”少轩继续厚着脸皮套近乎。

“是吗?我倒是这儿的人,但我没见过你”

“好吧,额 方便留个电话吗”

“不方便”

“好吧,那我先下去了? 记住我叫少轩 拜拜”热情似火的帅哥遭遇冰雪女神好不尴尬,只得挥手道别。

“他长的挺帅的,但怎么看都有点猥琐。对了我怎么考上这所大学的,我高考之后经历了什么,我为什么想不起来高考之后的事情,我在家休息了多久”欣然坐在铺好的床上陷入沉思。

“嗨 ,美女还认识我吗? 少轩学生会的,你来的时候帮你拿过行李”

“恩。”

“怎么就你一个人吃饭。”

“她们去逛街了我没去。”

“我能坐这吃吗?”

“恩。”

帅哥向冰雪美人发起进攻了,只是不知那似火的热情是否能融化这千年冰雪。

“冰美人 ,在看什么书?” 少轩N次“巧遇”欣然。

“恩,是你呀,我有名子不叫什么冰美人,还有怎么哪都能看到你,你该不会在跟踪我吧?你是跟踪狂!”欣然恍然到。

少轩急忙解释到“哪有 这只是咱俩有缘而已。”

“我为什么对他没有反感?真是奇怪了。”欣然很是纳闷。

一段时间后。

“叶欣然起来了没,今天你有课吗,没有的话一起去郊游。”少轩成功要到电话开始约欣然。

骑着租来的单车少轩驮着欣然一起去了郊区,在这个接近热带的城市郊区仿似天堂,虽然天气有些热。

少轩抱怨到“我说你为什么要租个自行车?这么热的天你又这么重,想让我热虚脱吗?”

“让你骑你就骑哪那么多废话你是不是男人还敢说我重,你是想死了。” 欣然搭着太阳伞坐在后座说着风凉话。

“现在讲究男女平等好不好,你怎么不带我,你当然不知道热了,你是冰做的吗?怎么会知道热”

“你在犯贱说我是冰的话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好好给我骑。”

“嗯……”

鸟巢 身在碧亭湖中,碧亭湖连通一条大江保持水量长年不减,湖中有一小岛被一棵老榕树占据,七八个人也不见得能抱住她,在树上栖息着数以百计的鸟类,晚霞映景, 百鸟挣鸣,鸟巢有此得名。

一片石片打破了平静的水面,撇出数道涟漪“真累呀,你怎么那么沉呀你”少轩不满的抱怨到。

“我喜欢你。”欣然坐在草地上对着少轩说,显得那么平静,这话不该出自一个少女的口的,女孩对爱情的态度不是应该矜持的吗?她有什么不同。

“我想和你在一起”少轩没有回头也没有考虑显得很稳重显得很自然。

“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欣然有些不确定

“我以前经常做一个梦,梦到自己喝醉了很开心被一个我很喜欢的人抱着,吻着,很暖很亲近很幸福。”

“是吗? 我想那个人就是我 ”少轩坐在了欣然旁边显得很正经的说到,但一双眼睛却又很不争气的瞄向了欣然的胸部。

“啊!别打眼,我的眼睛。”

“滚 他妈的离我远点,在犯贱小心我把你那双狗眼挖下来当泡踩。”

作死,少轩给了生动的解释,回头率直线上升的少轩一脸委屈的带着欣然回学校了。

“怎么又是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间教室,你不用上课吗”欣然很奇怪的问。

“用你管呀,怎么了还生气呢?”

欣然很随意的说到“誰叫你瞎看,活该。”

“那你也别下这么狠的手呀,你看你看现在还青着呢”

“你小点声,你不嫌丢人呀,好了我请你吃饭好不好,不生气了 乖呀”

“光吃饭不行”少轩想了想不能失去这个机会,利益最大化。

“你没完了是吧,在得寸进尺饭都不请”欣然怒目呛到

“你……你”

“乖啦。下课去吃饭,就真的愉快的决定了。”

“你想吃什么随便提,本姑娘今天满足你的胃。我提议去吃烧烤,听说前边有一家不错还便宜的。”

少轩试探问道“我如果说不想吃你还吃不吃?”

“我决定了就吃烧烤,你有意见。”

“没”少轩很无奈。

“好饱,恩,我的决定是对的。”欣然很满足的的样子。

“你只要高兴就好,真服了你了”

“轩”

“恩”

“我喜欢你”欣然蚊声说到

“你说什么,大点声”

“没事”

“你到底说什么呀,快快告诉我,说呀”

“你干嘛拿眼瞪我”少轩弱弱的问道

“走一起去看电影,一生一世 听说不错的”欣然提议到。

看电影少轩的机会来了,电影院成就了多少爱情,向这种爱情片是不是在向年轻的情侣招手。

“一生一世 生死之恋,我想高圆圆最后的决定是对的,问内心的自己到底该去爱谁, 爱不应该有愧疚,应该全心全意的去爱,要直面自己,爱就是爱。谢霆锋对爱的态度可以用执着这个词了吧,一直坚守内心的那份感情,如果对自己妥协,对自己说谎,自己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谢霆锋好傻,为什么要在美国等着高圆圆,为什么飞机偏偏在那个时候撞过来。呜呜”欣然感动的哭了起来,趴在了少轩的肩膀上。

“因为爱吧,爱会让一个人变的执着”

“轩 你说高圆圆以后会不会记得他,会不会在内心里给他留下位置。”

“有一天我为爱而死为你而死,你要好好活着不要愧疚,因为爱没有愧疚,一定要在内心深处留下我的影子,不要忘了我。”

“你在说什么呀,你怎么会为我死,别瞎说。”

“恩。”

学校总是会有许多靓丽的风景,鲜花 绿荫 还有那一对对年轻的身影,欣然难得的做了一回软妹子,枕在少轩的腿上,舒服的闭着眼睛,一缕发丝缠在少轩的手指上,轻轻划过欣然的脸,就好像在触摸一件希世真品。“欣,其实你可以很温柔的,为什么平时总是冷冰冰的呀”

“恩 我也不知道,在认识你之前我不想让任何异性亲近的。”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以前我们认识。”

“轩 我听我妈说我生过一场病,之后就失忆了上大学之前的事情在也没想起过,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梦吗,你给我的感觉跟梦里很像,也许那个男的就是你吧?”

欣然爱上了少轩。

“妈,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我在他身边能感到温暖。对了妈以前他都叫我冰美人,现在我发觉我都要被他捂化了,呵呵”

“妈,你说话呀,在听我说话吗?妈妈”欣然对着电脑感到好奇怪妈为什么不为我高兴呢?

“哦 那挺好的,啊对了你喜欢那个男孩长什么样,叫什么?”

“妈,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给女儿说说。”

“没有妈能有什么心事,快告诉妈那个人的名子,你有他相片吗?给妈看看。”

“他叫少轩,照片倒是没有,怎么了妈?”

“少轩”

“对,是叫少轩,妈怎么了妈,妈妈,妈”

“好了,我听见了,妈有点累了,妈要关视频了以后在聊,对了,然然你记得一个叫王哲的男孩吗”

“王哲,没印象呀”

“恩 妈下了呀”妈妈的态度让欣然感到疑惑,王哲这个名子欣然应该记得吗?

“琪琪姐,明天陪我一起去看下少轩和王哲吧。”

“欣怎么了。”“然然说她喜欢一个男孩叫少轩,具体的见面在跟你说。

琪琪是少轩的妈妈和欣还有王哲的母亲娜娜三个人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结婚,先后生了少轩 王哲 欣然,他们又一起长大,彼此青梅竹马,以兄妹相称。

遥想当年初中生稚气未脱,爱情懵懂。

“嘿,小子儿,哥几个最近手头有点紧,借你俩点钱花花”

“学长我们俩也没钱,你们借别人的吧,我们在这等人,别打扰我们。”少轩有些不不耐烦的回到。

“小子知道我谁吗?哥几个找你借钱是给你面子,看看这是什么?”说着从衣袖里露出一个手柄,那是一个甩棍,这群人是学校里的混混,专门找低年级的学生借钱,敢不给的很少。

“你吓唬誰呢,有本事拿出来,冲我脸上打,我告诉你们我哥说没钱,那就是没钱,有钱也不借,赶紧滚”王哲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小子你他妈找死是吧,敢骂我,你不想出校门了是吧。”

“你们干什么,都闪开,在不走我就告老师了”欣然来了并那出了手机要打电话的样子。

“小子放学等着,走”

“哥 你们没事吧别理这群混蛋就知道欺负低年级的学生,上一届学长没毕业之前也没见他们这没嚣张。”

“没事,走一起吃饭去,还有哲以后别那么冲了。”

“恩知道了 哥。”王哲倒是挺听话。

刘涛在这个学校出了名的欺软怕硬,没少欺负别的同学,还很记仇,这不现在在学校门口堵着,说要给少轩王哲一点厉害瞧瞧。

“老大看他们出来了”一个跟班儿眼尖看到了少轩王哲。

“待会儿你们几个把他们给我围起来别让他们跑了。”刘涛恶狠狠地说到

少轩和王哲向门口走来却不见欣然,对刘涛他们也视若无睹,当走到门口的时候有两个人堵住了回学校的路每个人都在衣袖外露出了手柄,显然这件事不会轻易罢休的。

“小子知道我谁吗,敢骂我。”

“知道你不就是刘涛吗 专门欺负我们低年级的学生,说是借钱但跟抢没什么两样,不给你们就打人,你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武器的吧,你们到底是来上学的还是来混黑社会的。”少轩很淡定的说出了这些好像完全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嘿,小贼儿知道我是谁还敢这没跟我说话,我看你是找死,今天不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在让我一人扇俩巴掌你俩就别想出校门,(王哲和少轩已经出了校门,可见刘涛不但无脑而且还瞎。)看到老子手里是什么了吧,甩棍 敢反抗我打死你们信不信”好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老大是教务处主任,快跑!快跑!”眼尖的那位不适时宜的叫了一嗓子就跑没影了。

“哪儿!我的妈呀!他怎么出来了!”刘涛向学校看了一眼就仿佛耗子见了猫,教务处主任那恶神正急匆匆向着门口赶来,说时迟那时快刘涛眼见教务处主任过来就要跑,而眼尖的那位早已看不见人影了,速度何其之快,令人咋舌。

“刘涛你给我站住,在这干嘛呢?”主任吼道。欣然陪着教务处主任赶过来,小脸得意之色尽显,还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原来少轩一早就知道刘涛这人也知道他的性格,在放学之后就叫欣然去找主任,并且开着手机和录音,而刘涛和少轩的对话完完整整的传到了主任的耳朵里并录了音,而主任因为一直想劝退刘涛,苦于没有攒够他犯错次数对他没办法下手,所以一听是刘涛的事听着电话就急匆匆的赶来了。被主任收拾过几次的刘涛听见这一声吼身子直挺挺的僵在那里不敢跑了,在他眼里主任那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神呀。

“主任你怎么出来了,没…没干什么呀。和俩学弟交流感情,学弟都叫什么名呀,我请学弟吃饭了,呵呵”刘涛一边对着主任说着话一边对少轩王哲挤眉弄眼,恳求之色溢于言表。

“誰跟你交流感情呀有多远滚多远。”王哲不懈的说到。

“主任我们之间有些误会。”这时少轩说到。

少轩并没让欣然录音只是让开着手机,怕主任不来。

“刘涛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还敢在学校抢钱,还敢带管制刀具,走跟我回教务处,给你爹妈打电话过来,还有你们几个一个也别想跑都得见家长。”刘涛几个人被带走了,这次被劝退的可能性很大,对于其他学生这会是一件好事,学校少了一个混蛋,但对少轩三人会是好事吗。

“嘻嘻这回这个混蛋要倒霉了”欣然显得很高兴。

刘涛被劝退了,初中毕业转升高中欣然少轩王哲升到同一所高中,欣然暗恋“大哥”少轩,王哲喜欢欣然。

高中生活是枯燥的,但心有所属的人总会有办法把时间挤出来的。“哥 陪我去操场跑步,今天天上好多星星。”欣然在操场等待着自己的白马王子。

“哲怎么你也跟来了,你不在宿舍待着出来瞎转什么呀你”欣然有点不高兴了因为有个大灯泡跟来了。

“就许你跟哥跑步,就不许我跑呀,我就要跑步。”王哲的脸皮真厚的。

“好了,你俩别一见面就吵架行不行,你俩先坐会儿,我去买饮料。”少轩有时真拿这俩人没办法,在一起没有不拌嘴的时候。

“你生气了,我跟来是有原因的。”王哲坐在了欣然的旁边,看着苦着脸的欣然幽幽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原因”欣然感到好奇。

“给你这个,我知道你喜欢哥,明天你生日又是放假,想跟哥单独出去,又怕我尴尬,所以才今天特意约哥来单独待会是吧”

那是一个小型的音乐盒很漂亮的样子“知道还跟过来,别以为送一个礼物我就原谅你的。”欣然很意外哲居然猜到她的内心。

“因为我喜欢你就好像你喜欢哥一样,还有我明天可以不出现在你面前的。”哲盯着欣然认真的说到,只不过眼睛太没定力,视线不自觉的向欣然的胸部瞟去。

“往哪看呢,你个色狼,在看把你眼睛挖下来”欣然脸蛋红红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哲的目光,还是说的话,但却伸出两根手指做剪刀状对着哲的眼睛恶狠狠的比划着。

“额 哥 哥来了去跑步了”说着哲就向少轩跑过去了,欣然却愣愣着看着他俩,一动不动的在那坐着。

“哥,你今天哪都不许去,陪我。”欣然拉着少轩的胳膊做撒娇状。“好,我本来就要陪你的呀,还有哲我们三个,对了给你这个 生日快乐 。”

那是一个发卡很漂亮。“谢谢哥 嘻嘻,今天就我们俩,哲有事不来了,走吧先去游乐场。”

“哲不来了,好吧”欣然拉着少轩去了游乐场。碰碰车的追逐 过山车的刺激 鬼屋的惊险,午餐的温馨,影院友情的付出爱情的回报,走在回学校的路上两个人的心渐渐的贴近。“谢谢你,轩 ”欣然偷偷的一个吻,急匆匆地跑了。

“喂 昨天玩的怎么样,有没有犯花痴呀,该不会主动献吻了吧”哲一副情场高手的样子。

“滚,一边待着去,说我生日那天有没有去和别的女生混在一起,还没送我礼物呢”欣然狠狠的瞪着哲。

“姑奶奶,我不是送你礼物了吗?音乐盒,生日前一天晚上给你的,才过两天就忘了,我在你心里有没有分量呀,还有我又不是没告诉你我那个你,我哪还会去找其他的女孩呀。”哲很委屈的在向欣然控诉着。

“是吗?给过我了,好吧原谅你刚才对我的无理。”哲一副被你打败的眼神看着欣然心想这都什么事呀,重色轻友。

“好了看你这么乖的份上,今晚老规矩,不过这次我请你吃饭。”欣然向哲抛了个媚眼过去。

“好”哲很开心。

轻车熟路配合默契,看来欣然王哲翻墙头出校园的事情没少干的。

“走,本姑娘请你吃饭,你请我喝酒,就这么定了。”

“不是说好了你请我的吗”哲还是感到了委屈怎么办呢,呵呵。

酒足饭饱,欣然在饭店门口等着结账并去厕所的哲

“美女儿,还认识我吗”旁边走过一群男的其中一个人说着举起一只手摸了一下欣然的屁股。欣然显然是被吓到了,猛的转过身一只胳膊就甩了过去,但却被那个男的一手抓住。

“刘涛? 你个混蛋放开我。”欣然向回抽了抽胳膊,很惊讶的看着这个满身痞气的的男人,没想到在这会遇到刘涛。

“哥几个,这个美女儿可是当年我学校的校花。”说着那几个男的走过来围住了欣然,并不时的动手动脚的。

“你们几个滚开,混蛋”欣然很生气 害怕。

“啊…哎呦,我的妈呀,是哪个混蛋踹我?”一个对欣然动手动脚的痞子被踹翻在地,刘涛的头又和一个啤酒瓶来了个亲密接触。

之后欣然不见,王哲拉着这欣然跑了,他看到了刘涛认出了他,知道多说无益,完全武力解决。

“王哲!给我追,女的哥几个享受,男的就给我,我要虐死他。”刘涛捂着脑袋咆哮到。

王哲拉着欣然跑到了一个小巷很黑很隐秘,一把抱住了欣然捂住了她的嘴,现在连喘气的声音都没了。

过了好久“哲,他们走了吗?我好害怕”

又过了好久,“哲,松开我好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声音细若未闻,双手放在哲的胸前试图推开他却又被哲抱的更紧了,哲低下头去吻欣然的脸,轻轻地吻着,欣然有些抵触试图在用力推开却又不敢看哲。哲转移目标,嘴唇轻轻地触碰欣然的耳垂,欣然脸也红到了耳垂,已经没有力气去推开哲了,哲松开了欣然不想她太难受,对欣然耳语“欣 我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欣然不知道怎么回到的宿舍,躺在床上发呆,哲没有强迫她,而她能不能守住底线,有点失望,但更多的是欣慰,也有些许彷徨,两个哥哥都喜欢她,同样她也很难做出选择“我两个都喜欢,一个都不许离开我。”

“哲? 高考终于过了,可以彻底放松一下了。”欣然很嗨的样子。

“你跟哥确定关系了吗,他对你表白了没?”哲现在还是很关心这个问题的。

欣然盯着王哲“你现在想和他抢我了吗?你为什么转学。我和轩已经确定关系,他是我男朋友,琪琪阿姨和我妈都知道,我俩答应她们大学毕业之前保持底线不破。轩一会就过来了。

“我不能告诉你我为什么转学,对不起 欣如果有下辈子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的。”王哲低下头有些失落,有些不甘。

“两位好巧呀。”是刘涛和他的几个小弟,说着话向哲和欣然走了过来。

“你想干嘛,刘涛我们没有什么仇怨,你为什么一直找我们麻烦。”哲挡在欣然前面紧紧盯着刘涛。

“没仇怨,好一句没仇怨,没你们三个人我就不会被开除,没你们三个人我就不会被我爸打的那么惨,老东西被气死了,我虽然恨他但他好歹是我爹,这个债我想讨要很久了,看到了吧,现在这片街都是我的,你们这是主动来找死,哥几个男的往死里打,女的留给……? 啊”刘涛的头又和一瓶饮料来了个亲密接触,不过这是少轩赶过来给他来了一击。王哲适时出拳击向旁边的一个人,右手击在对方脸上,左手拉着欣然随着那人倒地冲了出去,左手在用力将欣然抛到身后“赶紧跟哥走,别在这待着,一会打起来还的顾及你。”“欣快点走,听话一会我和哲就和你汇合去,快点走”少轩赶上来不由分说的对欣然说到。欣然想留下来,但她知道这样更会连累少轩和哲,她必须离开,要报警,不能让少轩和哲受到伤害。欣然跑着离开这里。

“警察吗?我要报警,我……啊你是谁,你要干什么,不要 救命。”欣然被一人从后面蒙住了头,一个硬物重重的击在了欣然的头上,欣然晕过去了。

欣然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旁边妈妈在低声哭泣。“妈,少轩呢,快去救他,还有哲。”欣然还没有从噩梦中苏醒。

“然然别动,妈都知道了,是妈不对妈妈没能保护你。”

“妈你在说什么,少轩呢 妈你快告诉我,少轩他没有事,还有哲,快告诉我呀”欣然哭了欣然很害怕。

“然然先养好身体好吗?听妈妈的话”

显然妈妈隐瞒了什么,欣然的心跳的厉害。“不你告诉我他们怎么了,我要知道,我要知道”欣然不顾下体的疼痛和手上的输液管就要起来。

“好 好然然你不要动,我全都告诉你,少轩他现在还在昏迷,哲哲他因为脑内部出血,去世了。然然,妈妈一直瞒着你一件事,娜娜姐和哲哲不要我告诉你,哲哲脑内部有肿瘤,他已经休学好长时间了,这次刚做完手术就偷偷地跑出去找你,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他对我们说过他最高兴的事就是看你笑,你要养成身体,健健康康的他才会安心的。”欣然没有在挣扎,也没有说话,也没有哭。

一个月后刘涛被逮捕,少轩脱离危险,却在也很难醒过来了,欣然跳河却被救起但因大脑缺氧而失忆,只是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一个人在一处很深的巷子里吻着她的嘴唇和耳垂很幸福很温暖。

大学时光总是美好的。

“星期天陪我去见见我妈妈好吗,我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他了,她想见见你,好吗轩”欣然依偎在少轩的怀里很幸福的样子。

“好,星期天就跟你回去,然然我这一生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追到你,能和你在一起。我会永远住在你的心里,不要抛弃我,因为我爱你。”

“然然带你朋友来医院好吗?妈妈想让你见一个人。”妈妈打来电话。

欣然来到了医院找妈妈,还有琪琪姐,娜娜姐也在。

“然然你男朋友呢没来吗”娜娜姐姐很好奇的问。

“他进病房了说是去看一位病人,妈妈还有阿姨为什么要来医院,为什么不在家见他呀,还有你们让我见什么人呀。”欣然有点不高兴了。

“只是以前你一个很要好的朋友,看看你是不是还记得,要不先去看他,一会在见你男朋友。”妈妈向欣然解释着并拉着欣然向一间病房走去,打开房门看到一位人站在窗前在向窗外望着,听到开门声,转过头看向门口“妈,我为什么会在医院,发……”这是一张帅气的脸有些茫然的看着琪琪,这是琪琪的儿子 少轩,但现在却盯着欣然,眼睛不自觉的留下了眼泪。

“轩轩”这是欣和琪琪的惊呼声,而娜娜却冲过去一把抱住轩声泪俱下地哭到“你为什么那么傻,儿子呀。”

而欣然却觉得不可思议“轩 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们认识吗?”很是茫然,而眼睛却也不受控制地流下眼泪,欣然哭了,哭的莫名其妙,哭的伤心不已。

而刘涛在服刑期间,跟他人斗殴,莫名其妙地意外身亡。

编辑推荐:小六啊,姐姐带你回家(《姐姐,我想回家》再编版) 壹 我叫石六,今年7岁,因为在家里排行老六,所以大家叫我小六。 我上面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 哥哥们都不怎么喜欢我...夏末秋初“喂”,你是谁,你在不说你是谁,我就挂电话了。我说我说你别挂电话啊,我就是那天下午给你捡书的同学,哦……我想起了,你就是那天和我撞在一起的那个冒失鬼,还把我书碰到...放我出去!(和谐版)未成年人谢绝阅读 “放我出去……” 我睁开惺忪的眼睛,把眼屎一颗一颗的抠干净 ,脑海里还回荡着那低沉祈求的朦胧声音,不知道什么鬼。 打着哈哈的我伸个懒腰,把脖子使劲紧贴...闹情绪的AL这是一个小故事,,, “我脑袋里有一个声音。”我这样告诉医生。 “我们跟它取个名字吧,取个中性点的,叫什么好呢?”医生说。 “因为没有性别吗?我问,” “你怎样看待自己...守望“她说过会回来的。我要在这里等她,我不走。”小叔去叫林回家时,林这样说,话还没说完,叔侄俩就克制不住地哭了出来。 林的母亲走了,不管不顾地。她离开时,林还很小。她离...加油吧少年,时光永远眷顾你!“叮”的一声,QQ提示未读消息。我打开,是一位许久未见的小朋友发来的。书涵给我说,他这次中考考了450多分,虽然不是很高,但是自己尽力了,很开心! 我说:好啊书涵,恭喜你...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短文: 终将逝去的记忆 |情感日记 |
·随笔美文: 老来一场黄昏恋,要她忠贞给谁看
·爱情短文: 关于爱情散文精选|爱情散文
·情感短文: 心中无尘尽飞雨 |情感日记 |
·爱情短文: 今天冬至,送你7000元现金记得买份饺子吃吃
·情感短文: 爱,在角落周立波死了吗
·励志短文: 学习名言,战胜别人,先要战胜自己
·随笔美文: 如果你还没到30岁,请千万别错过这篇文章
·情感短文: 陌上烟雨 |情感日记 |
·爱情短文: 不敢病、不敢穷、不敢远嫁,良心保险方案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