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游记(一) 震后走甘南,雨过天未晴

2013年7月22日早晨,随着甘肃定西6.6级大地震的发生,在为灾区人民担心的同时,也在掂量着自己的甘南之行能否如期进行。经过两天的等待,终于传来消息,道路无碍,可以通行。在亲人们的担心中,决定还是走一趟甘南,一来了却夙愿,二来碰到需要帮助的灾民也可以当一次梦寐的志愿者。

7月25日早上6点40分随团从阎良出发,开始了特殊时期的甘南之行。8点50分行至武功服务区,这是我们西行之路上的第一休息站。下午4:30左右,抵达震区定西市界内。这里除了天宝高速旁的几处小塌方外,看不出任何灾情。原来震中在定西西南岷县、漳县交界处,距定西市约120公里。下午6:30左右,抵达兰州市。经过15个小时的长途奔波,终于于晚上9点多抵达临夏。

拉扑楞寺里赶场子

7月26日清晨,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大队人马踏上了去藏传佛教最大的寺院之一--拉扑楞寺。第一次行进在甘南的土地上,迎接我们的是阴沉的天空和沥沥的小雨。这样的天象使我们有幸看到了一种奇观:厚重密实的云雾笼罩在绵延起伏的山顶上,仿佛整个天空延伸到山间,光秃秃的山体上没有树木,只有一些地衣似的遮不住山体的细草,从远处望去,也是绿茸茸的附在山体上,与压在山顶上的灰白色云构筑了一幅西北特有的奇景:一半是一览无余的裸山,一半是密不透缝的浓雾遮掩的山体;一半似人间,一半似天宇,人间是透明清晰地浅绿,而天宇则是飘渺不定的灰白。截然不同的它们勾勒出了一种明朗、和谐的美景。大凡世间大多互补的事物更能和谐相处吧。

山脚下是一片繁茂的大树。还没盛开的油菜和青黄不一的青稞,从山脚下延伸到公路两旁。绵延的山体、沿途的绿树、不规则的格子状农田、汩汩流淌的河流,这样的美景伴随着我们行进了1个多小时,前后经过了晒经滩寺院、格尔迪寺、扎西寺(旅图的记载,感谢旅图)。期间我们感受到了这里天气的多变:天越来越暗、云越来越厚、雨越来越大、山越来越模糊、气温越来越低。及至到了拉扑楞寺,已是雨水滂沱。参观了1个多小时,一个总在喊“快点走”“快点走”的寺院导游,哇哩哇啦的说些含糊不清的讲解,好像赶场子似的带领我们马不停蹄的参观了4、5个殿堂,急急忙忙的结束了参观活动。走了一圈,也不知其所云。神奇的是,出了寺院,大雨被收走了大半,只剩下些零零星星的小雨。

参观完寺院后是自由活动时间。有的人去参观位于拉扑楞寺西南角的贡唐宝塔,我们选择去寺院对面的山林里玩。

当我们来到拉扑楞寺前面的这个山坡时,天空豁然开朗,拉扑楞寺全貌清晰地映入眼帘:大大小小的宫殿,依着山势,嵯峨排列。冷峻而又蕴含着力量的后山,带着王者的气概,如若君临天下般岿然静坐,红瓦白墙的拉扑楞寺仿佛俯首的臣子,顺贴的匍匐在山脚之下。这时雨已经走远,而云还留恋在山头,笼罩在拉扑楞寺的上空,此天、此云、此山、此寺庙,构筑出一种不可言说的美妙画面,同时隐含着一种不可名状的神秘氛围。这样的清明和曼妙仿佛告诉我们这里就是菩萨的栖息地!

在山坡照相、小憩之后,被右边山坡上的羊群和牛群所吸引,我们沿着沟崖来到了几个帐篷集中之地,发现这里有4、5个帐篷,几个年轻力壮的女人们,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在洗菜、切菜、炸麻花、做饭,年龄稍长一些的和带小孩的女人们,或在外边的空地、或在帐篷里围坐成一个大圈,边吃着小吃边闲聊,男藏民则在外边的开阔地里,或蹲或站或倚在摩托车上,大声的笑谈着什么,是民间政治?是乡俗俚语?小孩子们聚在一起跑跑停停、打打闹闹的,好不热闹!这是干什么呀?

和几个稍懂普通话的中年汉子以及几个小学生的交流,才知道这里是附近几个村子的藏民们聚居在一起过祥郎节。

祥郎节是当地藏民的传统节日。每年的农历6月中旬,这里的学生放假,大人们停止农活,像赶集一样,男女老少每天从附近村子,聚在一起,搭伙做饭,吃吃喝喝、跳舞唱歌,喜庆而热闹。不巧的是,我们是11点左右到达那里的,而他们的歌舞是下午2、3点才开始,无缘看到。虽然如此,我们已经被他们的节日气氛和友好态度所感染,很为藏民们能在农忙和学忙之际,为自己开辟这样热闹、开心的休闲节日感到高兴。

虽然是短暂的相聚,可这些淳朴、可爱的藏民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我会永远记住甘肃夏河县拉扑楞镇九甲乡王府村的你们!会记住你们的祥郎节!

湿地中的小镜子-- 尕海

26日下午2点左右赴另一个景点--尕海参观。沿途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在白云的映衬下,使人痴迷、使人沉醉!那嫩绿的青草铺过大地,铺过群山,一直延绵到天尽头和白云相偎,世上还有白和绿相衬出的和谐色吗?那是一种经久不变的上美的色彩搭配!再次感谢“去哪儿旅图”,让我记住了这个地方--合作市当周草原景区!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养眼旅程,下午4点半到达目的地。

尕海,顾名思义就是小湖泊。它四周环山,湖的周围是一片辽阔的花草世界。原以为它就是一个普通的高原湖泊,但当走上架在草甸丛中的木板路时,发现这里竟然是一片湿地!四周的高山流水源源不断地补给到这片洼地,丰富的水流遮掩了那些花草,形成了这个甘南高原上的“明珠”湖。湖的周围是一片诺大的沼泽地,上面生长着茂密的、五颜六色的花草和蕨类、藻类植物。由于是阴雨天,没有看到蓝天白云倒映湖中的美景,倒是湖边的花草世界给人带来了一些视觉上的冲击!

黄河,在这里使了个小性子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回!生活在黄河腹地的人,看过了黄河的怒吼,看过了她悬在空中的奇景,又是多么想探寻她在浩浩荡荡的5464公里的旅途中,是如何战胜劣境,奔向渤海,她的母源是什么?沿途欣赏到什么风景?她经历过什么坎坷?

7月27日,我们将满足自己其中一个小愿望:看看上游的黄河到底是一种什么模样?这天早上7点钟出发,经过花湖收费站向东而行,沿途是一个大草原。满地、满山、满世界的绿海让人心醉!呵呵,在这里天天都是心醉的!点缀在草原上的是黑的牦牛和身上涂着各种颜色的羊群(据说是为了区分各家的羊),他们在老天为他们提供的水草丰美的干粮世界里,尽情的啃吃着。在这样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看到这些牲灵,很是感动,很想去走近那绿草原,很想摸摸那些牛羊。可为了赶路,只能隔窗而望那一闪而过的美景!

这是我国仅次于呼伦贝尔的第二大草原--热尔大坝草原。它位于四川省阿坝自治州诺尔盖县境内,距诺尔盖县城45公里,占地320万亩,纵横数十公里,约占诺尔盖面积的23.5%.

早上9点半左右,到达了目的地--诺尔盖县的九曲黄河第一湾。下了车,抬眼向第一湾望去,看到了母亲河的另一种风情:似一条延绵的玉带自空中袅袅而下,款款的落在青藏高原东部的这片草原腹心地带。因黄河与白河在此汇合,形成了第一大转弯而得名。与到拉扑楞寺一样,神奇的一幕再次重现:一路上一直跌跌不休的雨,到了这里,竟然温柔的在消退,回头看看依山而建的寺院(经查是索克藏寺院),不仅有些疑惑:这种神奇是来自于冥冥之中的菩萨显灵?还是纯粹巧合?

这时,似晴未晴的天上,排山倒海的云形成了气势宏伟的云山,天地之间,形成了两重山:云山绵延起伏,高低错落的压在头顶,与我们四周的群山上下呼应。云在天上疾行,并不断的变幻着图案,最后大朵大朵的白云,把湛蓝的天空围成若干个“天海”;水在草原上转过若干个S型弯道,向西北方向委蛇前行。在目历所及之处,云和水融为一体,分不出彼此。

观九曲黄河,要登高而望,方能看出其气魄和神韵。我们沿着正在修建中的木质栈道登上了一个小山头,清晰地看到了黄河的每一个弯曲和整体风貌,这里的黄河不失其秀美之风,她宛若少妇般婀娜而不轻佻,妩媚而不流俗。它不同于源头的涓涓细流,也有异于下游的磅礴之势,充其量,是在这里使了个小性子。

在山顶上,几位摄影爱好者,将长镜头射向各个方向,或半蹲或跪或躺在地上,极尽所能的用他们的机器,捕捉和构思每一个美的镜头和画面,感觉好酷哟!有幸结识了这些摄影师,不仅受到了他们艺术的熏陶,增长了不少摄影知识和赏美能力,更重要的是为我们的旅途增添了很多乐趣,几天的旅游下来,大家成了开开心心的好朋友。

驰马大草原

在第一弯玩到12点多,赶往回程的路。按原计划,下午应去参观诺尔盖大草原上的一颗蓝宝石--花湖。也许是导游看到大家对草原的钟情,临时改变主意,把大家撒野到大草原上,“放牧”了一下午。驰马在大草原上,做一回牧马人,油然产生一种天地之间任我游的豪迈!是一种很好的精神放松。大家尽兴的玩到4点多,才意味犹尽的离开大草原。就这样错失了近在咫尺的花湖。直到第二天,在大雨中“泡过”花湖之后,才惋惜的看到,这个改变了的计划,浪费的不仅是宝贵的旅游时间,更是错过了这次旅行中赏花湖的最佳时机!因为,27日是我们这次七天旅行中唯有的两天蓝天白云之一。据说,花湖之美关键在于看蓝天白云倒映水中,以及在晴朗的天空下观看群鸟盘旋在天、水之间、花草舒展美妍的奇景!而被淋成“落汤鸡”的我们,在能吹走人的大风里,自身难顾,如何去赏景呢? 这是留给我们这次甘南之行的一个小遗憾!


站长推荐阅读:
·随笔美文: 如果你还没到30岁,请千万别错过这篇文章
·励志短文: 学习名言,战胜别人,先要战胜自己
·随笔美文: 老来一场黄昏恋,要她忠贞给谁看
·爱情短文: 不敢病、不敢穷、不敢远嫁,良心保险方案拯救
·爱情短文: 今天冬至,送你7000元现金记得买份饺子吃吃
·情感短文: 爱,在角落周立波死了吗
·情感短文: 终将逝去的记忆 |情感日记 |
·情感短文: 心中无尘尽飞雨 |情感日记 |
·爱情短文: 关于爱情散文精选|爱情散文
·情感短文: 陌上烟雨 |情感日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