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当甜馍的叫卖声划破黎明,传入城堭庙,我童年的旧址时,我会不会想到,长大以后还在这个地方,我的家乡——中卫。

这迂回而现的胡同,总是雨后积水,极其泥泞。从而很好的发生了父母以及我们五个子女之间的亲情,那拎着彩色的雨靴屹立冷风中的等待,成为了一种有味的回忆。

那鱼贯而入的屋子,粗重的大梁压着裸露的草皮,是现在孩子梦中的迷宫。还有大树下岿然不动的石磨,秋天所有的童话便记载于此,那是孩子们圈起稚嫩谎言与天真友谊的地方。伴随着三两孩童压在老井的铁杆上嘻嘻哈哈的笑声,或者翻墙爬树大人们训斥声,我们长大了。

我们会在红太阳广场下的书摊上租一本小画书,折一路的牵牛花踩着路牙扭回来,太淘气了,被母亲勒令退了学,不能继续上那节有手风琴的音乐课,那是我的学前班,甚至没来得及告诉妈妈,虽然其它的课都用来拣马路上的冰棍棒了,但是手风琴课,却从未缺席。

于是躲在妈妈的缝纫机下看爸爸每期必购的《大众电影》,从而深植了一个当演员的梦,可是爸爸说我生长在小巷,并不具备当明星的条件,还是不要想入非非……

如今想来,当老师称赞我的朗读最富情感时,我已然具备了实现梦的第一要领,激情。

当我们乔迁新居住在采光很好的家属楼时,我再也不会大惊小怪的嚷嚷,这里的茅房都在屋子里呀。少女的我已经有了自已带锁的日记,也会写一些生涩的诗歌。姐姐们都出去上大学了,外面的世界对我蛊惑重重,我在富有艺术细胞的姐姐布置的挂着抽象派画作的小屋里实现了自我的空间,爸爸会在很晚的时候敲敲窗户,示意我该去睡了,可是他不知道压在代数书下的,只还过是《呼啸山庄》或者《傲慢与偏见》…那时候总是不理解相互倾慕的人,为什么会分离,不理解这一切的微妙,迟疑,都来自于人本性的自卫与自私。

明亮的玻璃窗再也没有苍蝇来回环绕,也再也看不到一边托着饭碗,一边拿着苍蝇拍的爸爸健硕的身影,适时,父辈已经老了,姐姐们驰骋在职场的中坚,都有了自已的家,都有了各式的手机,再也不用围起来欣赏爸爸砖头块大的大哥大了,就连我自己,也有了一款钻蓝色的PP机,物质上略显丰腴,可以在楼下的茶厅点一壶茶,一家人坐一坐,享受些奢侈的时光。

紧接着,小油瓶们出生了。家属楼的墙圈还崭新可鉴,可是作为城市的中心地带,我们还是要面临拆迁,这一回,我们向城市以东进发,换了间120平方米的大房子,有落地窗,阳光依然会成片的洒下来,我选中一款粉色的吊灯,姐姐们都出嫁了,只有我换了间更大的闺房。

闺房之大难耐少女情窦初开,那时候也到了婚嫁的年龄,更是将足迹留在了华灯初上的小城,可以告诉男盆友自己在大学时如何艳羡超市里拎着采购筐手挽着手从容走过的小夫妻,可那时候家乡没有一间有规模的超市,现在超市遍地,可以圆梦了。

鞭炮声中,立业,成家,生子。小房子,换成大房子,时光从南到北,从北至黑,每间房子都满满是记忆,爷爷奶奶们也相继去世,人在物质的增递与亲情的损耗中成长,携夫带子,闲看五馆一中心灯火阑珊,景确实很美,小城依然那么安逸,这是爸爸放弃了大城市为了替自己的母亲挑担子留下的地方,这是我自己留恋亲情,几经割舍回到的地方,它没有那么华丽,但是牵挂重重,我真爱我的家乡,愿以人生过客恒久的目光,送它一个温暖的祝福。


站长推荐阅读:
·爱情短文: 今天冬至,送你7000元现金记得买份饺子吃吃
·情感短文: 爱,在角落周立波死了吗
·情感短文: 终将逝去的记忆 |情感日记 |
·爱情短文: 关于爱情散文精选|爱情散文
·随笔美文: 如果你还没到30岁,请千万别错过这篇文章
·随笔美文: 老来一场黄昏恋,要她忠贞给谁看
·励志短文: 学习名言,战胜别人,先要战胜自己
·情感短文: 陌上烟雨 |情感日记 |
·情感短文: 心中无尘尽飞雨 |情感日记 |
·爱情短文: 不敢病、不敢穷、不敢远嫁,良心保险方案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