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维森夫人

戴维森夫人在毛姆的《雨》里,有几个人比较让人舒服,麦克菲尔医生(虽然他老婆有点小烦人),圆滑但人品不坏的商人霍恩,友好和善、挺直腰杆优雅的走来走去的萨摩亚人,以及刮过胡子、整洁干净的美国士兵,他们就像田里健康的庄稼,像温暖宜人的海风,像熟的刚刚好的椰子。  不过大脑这东西诡异的很,往往好人没坏蛋惹人注目,好书大多也是因为他们大放异彩,让人刻骨铭心。戴维森夫妇就像两根毒刺,扎在你身体的某处,有多大害处倒说不来,但在一段时间里,他不会让你安宁。  他们是毛姆塑造的艺术形象,是他在某个岛上度假时臆想出的假人,但我肯定他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过这种人,熟知这种人,或许还吃过这种人的亏。太丰满,太逼真,太完美,尤其是戴维森夫人——我指的是艺术形象而非这个自以为是、阴暗势力、强势变态到让人沮丧的女人。我或许还能在周围找到几个她的同类。  我被她气的上颚起泡,肝火上升,肩胛骨酸疼,不说出来出出气不行。  现实中还真不乏这种人,自负,固执,目中无人,唯我独尊,强势干预、执意改变他人的生活,自己的就是标准,就是榜样,你必须按我的样子不偏不倚,不许偏离一步。弄得厅堂禁声、邻里不睦、亲友疏远,或者把单位搞得鸡飞狗跳乌烟瘴气。  和戴维森夫人相比,他们倒无大恶,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戴维森太太却不同,她有一把耶稣赐予的大扫帚,没黑没明、精力充沛的死死盯着她的周围,把黑暗阴霾笼罩在某个不顺眼的人屋顶,让他们俯首帖耳恭顺服从,否则一扫帚扫到地狱里受苦去。  其实她是个基督徒,他丈夫也是,比她孤僻、固执、也更冷酷,在政教合一的欧洲,他们有着不可低估的权威和影响力,以主的名义,扼杀民族传统,束缚他人言行。比如禁止跳舞,禁止暴露身体,不许不来教堂…等等等等,他们有一套明码标价的罚款价目,如果你要生活在岛上,就得按他们说的做,绝对服从,不许违逆。他们信念坚定,恪守教条,勤奋努力,不惧困苦,为事业甘愿奉献所有,包括生命,更有决心、有耐心,让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他们自以为是忠贞的基督徒,甚至在戴维森自杀后,戴维森夫人都没有改变她基督徒的宗教表情:浑身颤抖但出奇的平静,一滴泪都没有,一点生离死别的痛苦绝望都不曾流露。  她和戴维森一样,把软弱无助隐藏在心底,绝不示人。  事实上,她没那么坚强,也没自己说的那么崇高。她喜欢交际,喜欢炫耀自己的光辉业绩,她爱慕自己,崇拜丈夫,把他视为精神领袖和灵魂指引,愿意追随一生的忠诚伴侣。  他们太志同道合了——强势,残酷,固执,工作狂,控制欲,没有同情心和平常心,基督徒的慈爱一点都不具备。都一样。而在戴维森夫人身上,还多了狭隘、妒忌和虚伪,  我很为逃脱惩罚的妓女汤普森担心,虽然戴维森因为羞愤死于自杀,但究其原因,是因为和她发生了性关系,她是摧毁戴维森信仰持守和生存勇气的祸首,她怎么能饶了她。在她平静的外表之下,深埋着仇恨和怒火,她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她一定会报仇。  那个放松警惕、以为此去天下太平、继续放荡招摇的妓女汤普森绝不会有好下场。  虽然书上没写,但毛姆暗示了,我轻而易举就想到了。  《雨》的最后一部分是个迷,我不敢确定自己猜的对不对。  我认为戴维森夫人对丈夫和妓女之间发生两性关系早就有所警觉。毛姆用了抑郁这个词来形容她当时的表情,有点吃醋的意思。  戴维森苦心劝阻妓女汤普森改邪归正无果,并深受对方侮辱,暴怒之下,他发誓要让这个无可救药的女人接受正义最严厉的惩罚。戴维森夫人非常支持丈夫的行动,但在他受挫之后,表现出的是极度的焦虑和担心,书上说她面无血色疲惫不堪,像个干瘪的小老太太。  为什么?她焦虑什么?  要知道,戴维森是个老传教士了,工作经验相当丰富,艰难险阻,惊涛骇浪,什么事没见过,九死一生葬身海底的危险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回,他的钢铁意志,他严谨作风,他的坚忍不拔,她比谁都清楚,也比谁都放心。熟门熟路老业务了嘛,对手又那么卑微渺小不堪一击,最重要的,汤普森的事已经说服总督给予有效的支持,可以说,罗网已经织就,汤普森插翅难逃,就等着乖乖的回旧金山坐监狱吧。  既然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戴维森夫人还忧虑什么?一定有其他原因。我猜她心中有数,知道宗教外衣掩盖着的戴维森先生其实根本没那么纯洁忠贞,他也是食人间烟火的好色男人。  这才是戴维森夫人担心的,担心他出轨、背叛。  戴维森自杀后,她表现出难以置信的平静和坚强。这当然不合常规,是伪装,是她惯有的做做和虚伪,是做给旁观者的姿态,她太在乎自己的形象,时刻清醒的保持着作为基督徒坚强女性的自尊、坚强。真实面目怎可示人。任何时候,她都不能倒下,不能让那些等着看热闹的人窥见脆弱悲伤,耻笑她悲惨的结局。  另一方面,她对戴维森的背叛生出深深的怨恨,恨不得掐死他。女人就是这样,基督徒也不例外。  毛姆证明了这点。  刺耳的音乐声沉寂很久之后再度响起,戴维森夫人失态的惊叫一声,远比听到丈夫的死讯还惊恐。我想,对手或多或少的撕开了她的一点真面目。仅此一点。  戴维森夫人高傲、势力、挑剔、控制欲强,她喜欢交际、热衷炫耀、自我欣赏,人性中的原罪她几乎都不缺。  她自视清高,谁都看不上,谁都没有她和她丈夫得到人格和职业高贵,值得人尊重,包括她乐于结交的麦克菲尔夫人——漫漫旅途,总要有个身份适合、资质平常的人倾听并享受她的炫耀标榜,才不显得时间冗长路途寂寞。  说起来她比她丈夫还要讨厌。她种族尊卑观念极强,鄙视友善的萨摩亚土人,看不惯毫无瓜葛寻欢作乐的旅人,绝不与他们来往,她禁止教区人跳舞,(但她又认为白人之间跳舞是另一回事,典型的种族歧视,主耶稣是这样的吗?)禁止岛民穿传统服装,即使是愿意为伴的医生夫妇,也看不上他们的懒散和无知,就连妓女淋了雨这样的小倒霉,都能使她获得小小的满足。  这是一个报复心很重的人,没有包容、谅解,也不欣赏和最终别人,仿佛浑身长满了刺,谁碰到都会扎谁一下。  麦克菲尔医生把戴维森夫人那没有抑扬变化的声音比作风钻的轰鸣。  戴维森夫人最大 编辑推荐:李白与宗夫人:人世间最好的爱,是懂得成全李白与宗夫人:人世间最好的爱,是懂得成全 全球通史 「全面展现全球历史文化风貌,趣味解读世界史。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从上古神话到当今各国八卦,我们为您一一讲述」 王命三...


站长推荐阅读:
·爱情短文: 第53讲:数学启蒙之方法(十六续)
·随笔美文: 雾霾的背后
·爱情短文: 曾经感动你的人现在还在感动你吗?
·随笔美文: 望极天涯不见归
·伤感短文: FengZ:我的上帝,希望你能公平!哪怕一点!
·爱情短文: 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 三人不抱树...
·情感短文: 轮回萧尘(节选) | |
·情感短文: 精致女人需要的精致生活
·爱情短文: 宝强如何看待自己的处女作?
·情感短文: 那个美丽的春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