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踏在湿软的草地上,硬是把土壤都挤出水来

她踏在湿软的草地上,硬是把土壤都挤出水来

微风轻拂,衣角微微扬起,被髮带固定著的瀏海不安分地随风起舞。我弯下身躯,重心向前倾,小腿的肌肉紧蹦著,等待那一声──「砰」,划过一片寧静,身旁的世界立时动了起来。

炎热的晴空,突然下起雨来。选手们逐渐接近跑道终点,我们的步伐更大更快,尖叫喝采声此起彼落。「大会报告,今天比赛的冠军队伍是……」我和大家一起又叫又跳,回头望见一道巨大的彩虹静静地掛在天边,似乎在对我微笑。彩虹之於挪亚一家,是一个神圣而慈爱的约定;在我眼裡,却像是汗水过后,上天赐给我的一个惊喜,一份特别的礼物。

原本,我是不敢奢望出现在这跑道上的。总是跑最后一名的我,怎麼可能有机会参与一年中其中一场最盛大的地主田径赛?当教练唸到我的名字时,我楞了一下,心中充满困惑。我一定是听错了,我自忖著。直到其他队友相继兴高采烈的向我说:「你要跑一千六百公尺喔!」我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

不过是四圈操场罢了!另一位队友说。对啊!四圈而已嘛……我试著安抚自己。可是却忍不住望向操场另一端,好远哪!我心想。我真的做的到吗?会不会倒在半途中?有没有可能,等我跑完时,已经天黑了?我怀疑,这究竟是一个突破的好机会,还是个令人出丑的陷阱?

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我早早上床休息,戒慎恐惧地按著治疗师的指示,冰敷著我先前拉伤的筋络,伴著我最真诚的祈祷,不知不觉地进入睡眠。

该来的终於还是来了。站在跑道起点,我是紧张的。待枪声一响,我反射性地开始移动,想不了太多,就是一个劲儿地向前跑。顶上的太阳火辣辣的,场边加油声如雷贯耳。很神奇地,我就这样地到达了终点。我终於做到了!我在心中狂喜地吶喊著。

也许真的太酷热了,不久,便下了场大雨。比赛仍然进行著,很快地,来到最后一个项目。即使雨依旧下著,大家都聚到场中為最后这几位队员加油打气。「砰」,随著队友们起跑,我们也跟著在场中间来来回回,整齐一致、用力地踏在湿软的草地上,硬是把土壤都挤出水来。踏著相同的步伐,我们有著相同频率的心跳。我们的队友跨过了最后的终点线,场边传出一片欢呼声。暂别胜利的欢悦,我别过头来,看见了那道彩虹。

雨过天青,那道彩虹更显得鲜明、光亮,彷彿只能出现在梦境中……。我的心中顿时充满了无限的感激,感谢上天送给我这麼美好的礼物。心中的喜悦取代了三个月来练习的痛苦,这几天来心中的煎熬,上场前的焦虑,还有一切曾留下的泪水、汗水……它好像在告诉我,雨过天即晴,但少了场雨,就没有彩虹的艳丽;又似乎在鼓励著我,继续跑下去……

没有什麼样的结果,比自己一步步的努力挣来的还要动人;更没有一件礼物,比一份鼓励更特别。当我站在操场上,望著那一道彩虹时,我心中确确实实是这样想著的。

自由撰稿人刘军:职业作家,人文风光摄影师。

跟金钱有缘无份,与美女百年好合,同文字纠缠不清……

欢迎点击文图右上角的关注,订阅我的自媒体,每天都有更新作品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

编辑推荐:怎样辨别她糕潮的真伪?有的女人高了却压抑自己, 有的女人没高却演技成熟, 她们的演技堪比奥斯卡影后。 1 听一位男性朋友说,他遇到过一个浑身都可以Gao潮的女人,无论碰到她身体的哪个部位,都会喊...雪话雪话 我听见小小的雪儿, 她轻轻地告诉我——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 那里有许多的姐妹: 草尖上的一滴露, 树根下的一眼泉, 旷野里的一丝雨, 夜色中的一粒霜; 或是来自叮咚的山...他和她她和他是同学,确切的说应该是校友,因为他们同届却不同班。他辍学较早,因为她的情人他们之间认识了。他们在彼此的QQ、微信、通讯录中存在多年,这些年他们偶尔不冷不热的聊...黄惠侦和她的T妈妈|一种关注黄惠侦 生于1978年,曾任台北市纪录片工会秘书长,现为自由影像工作者,关注移工、原住民、土地等议题。曾拍摄纪录短片《八东病房》《乌将要回家》《我和我的T妈妈》,纪录片《...低温下,她的假胸炸掉了......今年这位奥斯卡影又到周末,波叔家的猫缠着叔去电影院二刷《三块广告牌》。 你们以前听叔讲过 这部电影 的故事,猫要二刷,完全因为两个字:解恨。 可是,可是,波叔对电影女主这样硬挺挺的女人...她们是一群美丽的骗子文/独上西楼 笑得 比花美一点 走路 比风快一些 眼里 长出春天 嘴里 流出蜂蜜 / 那些总期待着的 期待秋波和故事的 美丽 对世界是一剂良药 对女人是一味补药 对男人是精神类的药品...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短文: 轮回萧尘(节选) | |
·随笔美文: 雾霾的背后
·情感短文: 那个美丽的春天 | |
·情感短文: 精致女人需要的精致生活
·随笔美文: 望极天涯不见归
·爱情短文: 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 三人不抱树...
·爱情短文: 曾经感动你的人现在还在感动你吗?
·爱情短文: 第53讲:数学启蒙之方法(十六续)
·爱情短文: 宝强如何看待自己的处女作?
·伤感短文: FengZ:我的上帝,希望你能公平!哪怕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