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可是,无论如何,毕竟,湖底的水依旧在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平静!没有一丝风的森林,没有一点涟漪的湖面,静静的如初秋夜晚的淡雾,一样的随心,一样的淡定,却有一样的迷茫……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把自己当成一个旁观者,或许也是这样的逃避或者说成是冷漠使自己不再悲天悯人,不再像过去那样不知世事却要事事过问。

终于,再一次偶然的邂逅,或者说是一次注定会发生的言语,不想一直以为自己远远的站在湖边,却突然发现有时自己竟也是激起水中浪花的一块残缺不堪的弃石。平静不是因为自己有多么的高尚,不是因为自己经历了多少。毕竟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每一片如花的湖面都有荡起涟漪的时候,或者开心,或者伤悲,或者平静……

我不知道自己是在那石块落下时瑕然的点燃了自己的第一支烟,还是如丝絮绕心般弥乱的点燃,总之,那感受是那样的遥远,又是那样的近在咫尺,是那样的轻松愉快,又是那样的沉闷压抑。总觉的那不只是一块石头那么简单,是的,或许还会有更多更多别的在湖中压抑了很久的浪花溅起来。

春天很早就来了,可是心中的冬天哪皑皑白雪却还没有融化,不知是因为冬天的雪覆盖了那湖中的涟漪,还是因为那种冷漠,那种平静。

可是,无论如何,毕竟,湖底的水依旧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