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一把茴香给母亲 |亲情文章 |

母亲是北方人,也是北邮老牌大学生,和父亲是同班同学,这实在是很巧,该着我们家和北邮有缘,我们现在就住在北邮附近,阳阳小时候上的是北邮幼儿园,打电话去广州“姥姥,我和你是校友”,母亲在电话那头乐得不行。母亲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是又红又专绝对响应党的号召,一毕业就去支援大西北,一颗红心向着党,一腔热血满怀激情投入到国家的建设当中,那个时代青春是用来奉献的,知识是用来回报祖国的。我们三个孩子打小在北方出生,很多年后随父母调动回到广州,父亲是广东人。母亲虽然在广州生活了近三十年生活习惯饮食习惯都还是北方的,我们家一直保持着自己蒸馒头的习惯,广州的馒头都和点心一样加了糖和奶,个头也小,各处餐馆里点的金银馒头就是,广州人吃的馒头都那样。这样的馒头哪能是咱北方人的饭食呢,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我们家发馒头用的是面肥,最传统的方法,为此生活在北方的我专程寄碱面回去,一次寄很多够老妈用好几年的。老弟最喜欢吃家里蒸的馒头,吃完了还要带几个走,每次回家都嚷嚷着要吃馒头。母亲最喜吃茴香和香椿,去了广州就吃不着了。这两年广州也有少量种茴香的,一些北方饺子馆里也卖茴香馅饺子,巴巴地跑去吃,吃完了还跑进人家的厨房软磨硬泡奂人卖一斤给她,缠得别人没办法极不情愿地以十元一斤的价格卖了一小把给她,拿回家宝贝一样细心地择了不肯浪费丁点,买回肉馅再包一顿解馋。母亲说,味道还是有很大偏差,没有北方的茴香香。北方的菜到了南方就变味,同样南方的菜拿到北方来种也变样。

我毕业后没几年就离开了广州,一直在北方漂荡,最后在北京安家落户。这样一来母亲也有了解馋的机会,每年回家探亲时都会带几斤茴香去,落地的当天一定是包茴香馅饺子。有一次母亲打电话给我,说昨晚做梦,梦见吃茴香馅饺子,那叫一个香!--想茴香都想到梦里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第二天我赶紧去市场买了几斤茴香空运快递到广州。现在快递很发达,北京到广州的航班又多,每次都是寄出的第二天就能送达母亲手中。最初快递公司的人都觉得新鲜,还有寄这菜的!这菜在我们家乡和草一样遍地都是!是啊,人离乡贱,物离乡贵。每年茴香上市时我都寄几斤去广州,老爸老妈老弟老妹都能吃上茴香馅饺子,和过年一样欢欣雀跃,打电话来说多么多么好吃,我那个高兴!春季香椿发芽了也顺便寄两把香椿去。前几日摘了我们家窗前香椿树上的香椿同茴香一起寄去,老弟吃完了茴香饺子想吃香椿炒鸡蛋,老妈楞是舍不得,没炒给他,老妈那么宝贝老弟都舍不得炒给他吃,可见这个香椿有多宝贝。说给我听。第二天我紧着去市场买了一斤多的香椿立马快递过去,让他们都吃个美。天热起来就不好寄了,虽说是第二天就到,可广州三十几度的高温,到了广州就烂掉一半。冬天寄好,基本毫发无损,可冬天茴香不好找,总要找遍几个市场才能寻到。每年都寄几次茴香去,快递公司的人也见怪不怪了。

每次母亲收到我寄去的茴香都会分出一小把给她几个同样是北方来的老姐妹,大女儿从北京寄来的……那叫一个自豪。

前两天寄菜时也寄了一包茴香籽去,母亲打电话来报喜,种在花盆里的茴香长出小苗了!这个老太太,真是个老馋猫。我说我怎么就那么馋呢,有其母必有其女。

母亲节快到了,送一把茴香给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