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过年那些事 |亲情文章 |

不知道是我自己还是多数人都是这样的,过年这个词儿已没有儿时那么具有冲击性了,甚至有时会有那么一点害怕和担心。回顾这潦潦草草度过的一年,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在春节这一天真心的去庆祝去欢笑。时间真是个守时的家伙,严格按照自己的规定,准时完成一年的路程,它仿佛对每一时刻都充满了向往,但却从来不会停留。当然我也有一些关于过年的美好回忆,在我头脑的那个小册子里面,在那里有一些东西是没有的,正因为没有这些东西,童年才会那么平实,简单。我模糊的记得小时候过春节,我家里有很多人,爷爷,奶奶,奶奶的妈妈,我不知道奶奶的妈妈用书面语该怎么叫,是曾祖母还是祖母呢?

我们那儿叫祖祖,就权且叫做祖祖吧,有祖祖,还有两个姐姐,一个是大妈的女儿,一个是二姨的女儿,还有大爸,大妈,姑姑,姑父,堂弟,我爸妈,还有我,这只是过年那一天的情景,还没算过年后到我家来拜年的其他亲戚,在过年这天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厨房里到处是大大小小的碗啊,盘啊,盆什么的,盛满了东西,有煮好的猪腿子,油豆腐,也有准备下锅的鱼呀,莲藕啊,海带呀,排骨啊,红糖糯米饭呀,一大堆吃的东西。当然我们几个,我俩姐,我堂弟,还有我就忙着趁大人不注意时偷偷的尝那么一块猪耳朵或者是甜糯米饭,以至于每一次正到吃饭时我们就吃不下去了。

按风俗,在吃饭前是要祭祖的,要到那些先祖的墓前去祭拜,通常情况下需要准备一块豆腐,一只鸡头,和几叠纸钱放在一个竹篓里,还有鞭炮。我记得,有一回爷爷正在忙着准备这些东西,我拿着一张纸钱说:哇,一百万,给我就好了。话还没说完,我爷爷转身就给了我一个嘴巴,:家伙潵,新年大节的,胡说八道。我说这话的时候我妈也听到了,当然她也没忘赏了我一个巴掌,于是我就生了一天的闷气,直到晚上看到堂弟拿在手里的排骨被我家那条大花狗抢劫后,我才露出了笑容。

当然,后来我是彻底明白为什么大人在我说了那样的话后会如此生气了。在除夕的晚上是要吃汤圆的,大人们会在有些汤圆里面包上硬币,看谁运气好能吃得到,这让我们几个小家伙对吃汤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了吃到有硬币的汤圆,我们都洗完手积极参与了包汤圆这个环节,故意把包有硬币的汤圆揉成个椭圆形或者用一大块糯米粉来包显得大个些,反正就是一眼能看得出这是有硬币的汤圆。可是我一直不大明白那些大汤圆和那些条状的汤圆为什么煮熟后都一样大了,奶奶就说:水煮了过后汤圆自己就会变得一样大了,我们还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道:噢,原来是这样的啊!

其实我们包的汤圆根本不能下锅,一下锅就会散了,所以在我们做好这些“艺术品”后,奶奶她们又重新包了一遍。我记得,我从来没吃到过有硬币的汤圆,如果谁吃到了,我就会羡慕的说:哇,给我看看乃,一大家子都坐在一起,看着我那羡慕别人的样子,都会哈哈的笑起来。不知道你们吃到过有硬币的汤圆没?春节过后,串门走人户蹭压岁钱是我很乐意做的事儿,起个大早,穿好过年新买的衣服和鞋子,跟着爸妈去拜年。第一次去我外婆家时,由于路太远又不好走,我妈就背着我,那时我已经会走路了,只是要翻过一座大山,到山的另一边才有公路,在半山腰能看到我家。到公路上我们就在路边等车,不知道为什么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但我还能清楚的记得那一辆会经过我外婆家的大巴车,从路口转弯过来的样子,我妈多远就在路边招手,那时我妈还很年轻,我爸好像也招了招手,车停了,我第一次坐车,吐了。

到外婆家后以至于半天没打起精神来,外公吩咐舅舅到街上去买一盒葡萄糖回来,外婆家离镇上还有一些路,我舅舅其实大不了我几岁,但一个人去镇上还是没问题的,我舅舅也很乐意去,因为剩的钱他可以买猫耳朵烟花。其实那时我连外婆和外公是我什么人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都不知道,但我嘴还挺甜的,据说叫了他们后会有压岁钱,于是我左一个外公右一个外婆的叫得正欢,逗得她们也很开心,笑的合不拢嘴了,外婆总说:毛毛嘴巴子真甜。我小名叫毛毛,其实我觉得挺奇怪的,为什么叫他们一声,他们会那么高兴,有什么开心的。

直到有一天一个很可爱的小孩子大概两三岁的样子,叫了我一声叔叔后,我听着那蒙昧天真的语气才大致了解了那种感受。在外婆家也有很多人来拜年,我二姨他们一家子,还有我管叫干干什么的,反正很多人,二姨是城里人很开朗,我妈的妹妹,她看见我时一个劲儿的亲我额头,还不停的叫毛毛,小东西,毛毛,我很不情愿的挣扎着。我很乐意在外婆家多玩儿几天,主要是我和舅舅很玩得来,因为差不了几岁,有一回我们上镇上去买了很多擦炮(小孩玩的鞭炮),边走边放,在回去的路上我把人家的草垛子点燃了,舅舅赶紧朝着草垛子撒尿,火势太大没能控制住,整个草垛子烧个精光,那棵柏树也给烧焦了,到现在依然没能抓到我们这两个肇事者,对于事主我感到十分抱歉。在外婆家我第一次吃了苹果酱,那种合着菜油炸的,又烫又甜,很想吃但是很烫,那味道我还记得。这些回忆好像是上辈子的事儿了,好远好远,我现在多想对当年那个我说:调皮鬼,你知道你有多幸福吗?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愿意抛弃一切回到那个时候。


站长推荐阅读:
·爱情短文: 宝强如何看待自己的处女作?
·情感短文: 那个美丽的春天 | |
·伤感短文: FengZ:我的上帝,希望你能公平!哪怕一点!
·爱情短文: 第53讲:数学启蒙之方法(十六续)
·爱情短文: 曾经感动你的人现在还在感动你吗?
·爱情短文: 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 三人不抱树...
·随笔美文: 雾霾的背后
·情感短文: 轮回萧尘(节选) | |
·随笔美文: 望极天涯不见归
·情感短文: 精致女人需要的精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