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 | |

过年的那些日子,程毅回了老家。告诉田朵可以用父亲的手机给她发信息了。田朵会想象他在家里面的生活,一家人团聚过年时其乐融融的情景。她是羡慕的。

有一次,程毅发来信息用了宝贝的昵称。田朵不知道这两个字对他意味着什么,但她是个凡是认真的人。在没有明确的时候,她觉得这并不是什么人都随便可以叫的,也不是她可以看作无所谓的事情。尽管她心里面是一种甜的感觉,也不得不承认那是一种只有对他才特别的感觉。但是她不会去勉强什么,也不能盲从什么。

程毅呢,可能对她说话的语气觉得舒服吧,或者这几天实在过得愉快,心情好吧。也许他可要比她开放多了。也是可以这样叫朋友的。再也许,还是有点喜欢她吧,只是偶尔有时候,会想起她的时候,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但是她又怎么能去这么直接地问他呢,会伤害他吗,也许是她想的太多了,而他是一直如此地想都不想吗?

当第三次程毅再这样发来信息的时候,田朵就尽量委婉地说了,她说,宝贝这两个字应该是叫给自己的女朋友最好吧。

那边就回信息说,既然你不喜欢那以后我就不叫了。还说他可没有女朋友。

虽然还是很向往那种来自于他的甜,但他们只是同学啊。或者在他的允许范围内最多是一种知心朋友的关系。只是田朵自己不习惯而已。不习惯这种明明思念却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的感觉。不习惯这种明明陷入却告诉自己不要再徘徊的感觉。也不习惯这种明明距离遥远却还是无法割舍的感觉。田朵是在爱了吗,她怎么可以这么矛盾呢,程毅不是已经说过只是朋友了吗,她还是在等吗?

或者应该对他说不要再问候她了关心她了,不要再在印象中存在一个她了。就忘了她吧,不要再联系她了,对她冷淡吧。他可以做到只是发几个信息就结束了吗?用这种方式就满意了吗?就不会再想念了吗?可是田朵做不到啊。她并没有流露出这样的意思,因为她真的很想念他。希望收到他的信息。尽管无论再怎么样,思念那都是她一个人的事情。

程毅返校继续学业的时候依然给她发来信息。田朵以为他这样一走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再发信息给她了,一返回大集体中那么多同学那么热闹便不会感到孤单了吧。有一天,收到一条信息。田朵又不认识那个号码,就没回。依然又发来了。她才回过去问他是不是用了同学的手机。他说舅妈的现在让他用了。之后,彼此问候。

2月14号情人节程毅发来信息说,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快乐,田朵也回一样快乐。她心里会想起他是第一个在她生日的那天祝她快乐的男孩。那一天他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早晨8点钟的时候,他在电话那头,说着让人感觉温暖的生日快乐。而他也是第一个祝她情人节快乐的男孩,他说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快乐。是啊,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有了他萦萦思念的问候,怎么能不快乐呢?

程毅快要过生日的那几天,田朵还提前查过日历。并且在那一天做了一个标记。她想那一天自己也是第一个给他祝福的人。在她记住了那个日子的那天早晨,田朵给他发了一个信息,祝他生日快乐。程毅也给她回信息说谢谢。他的语气让人觉得明朗。田朵觉得自己终于是如愿了吧。以后的几天里,程毅也会给她一声问候,感觉心情舒畅。

有一天夜里他们又发信息聊天。最后他问田朵,今天早晨的问题你还没有给我答案呢。

是的,今天早晨,程毅问她,你能给我甜蜜吗。

是的,田朵应该说,是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深深地种进了我的心里,每天生根发芽,遍布我的全身,犹如呼吸无法停止?

可是田朵没这么说,她又认真起来了。虽然这是她想要的结果,但是又恐怕他还未踏入社会,不曾想到还是可以有更多比她好的机会,他们只是打电话发信息的时候比较说的来,她想到了自己还有许多的不足,不知道真实的他能不能包容?总之,他这么想要确定的时候,田朵又担心起来了。她确定自己对他的感觉,却不敢确定以后他会不会变化,她真的好害怕受伤了。那样的话,她又要一个人用沉默完成自己的感情过度吗?

所以她的意思是,我们会相见吧,顺其自然好好相处啊。

可是因为她这样,程毅就不给她发信息了,没有再发信息了。

田朵一整夜地失眠。再也睡不着了。她也舍不得啊。像他这么心地诚恳的男孩她怎么能舍得呢。她是多么想和他在一起啊。一开始是,现在是,将来甚至要等她停止呼吸的那一刻都是。可是越是在意就越是不知道要怎么样,究竟怎么样做才是对他最好呢。

是她性情偏重想的太多了。还是什么想法都阻挡不了她心灵深处最真实的挣扎,她的心在说,我愿意,想念的,我愿意啊。

程毅还是没有回信息。他最后一次的信息说,他累了。

是啊,都是她不好。她这是在做什么呢,一个简单地只要回答是或不是的问题被她考虑的如此复杂,如此慎重。可是谁让她是个对他认真的人呢。还是她就应该得到惩罚?

第二天,第三天,田朵给他发信息,也都没有回。田朵后悔了,失去了。是她让他伤心了,难过了,她可以道歉,但再没有人回应她,她可以说愿意,但是已经晚了吗,就像火车经过的时候她没有及时地上去,火车还要驶去前方更为广阔的风景,又怎么会为了她一个人而停留呢。

田朵真的是好傻啊。还在这里期待,还在这里希望,还在这里回忆以前每一个日日夜夜彼此交往的细节。她就是不能忘了他的好,可是她也好伤心好难过。

看来她也只能这样了。就一个人没有方向的走啊走了很多的地方,很长的路,累了就停下来看看远处的风景,去告诉自己的心,死了吧,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就死了吧。

也不敢带手机了。如果拿着她会一遍又一遍忍不住看,听到一点什么异样的响声就敏感起来了。那样时间就会停止了似的不往前走了,会好心痛好心痛。

既然没有人再能够像以前那样地问候她关心她,手机对她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就让它静静地呆在一个角落,跟她的心一样沉寂,一天天黯然失色。

走回家来的时候,妈妈叫她去吃饭,妈妈说手机在楼上响了。怎么没带啊。

田朵一步步走上楼梯,走到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缓缓坐下了。她坐在那里不敢进去了。

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缠绕着她:是你吗,你明白我的心吗,我是多么地喜欢你啊,不仅仅单单是喜欢的喜欢啊。是你又联系我了吗,是让你难过了要说说我吗,还是你要对我说到此为止啊。你怎么会愿意自己将来的感情生活这么累呢,还是你打算就此以后再也不理我了。可是这些都接受不了啊。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成了一个这么脆弱地不堪一击的人,你不可以对我说出分手那两个字啊,你觉得我们真的曾经开始过吗?只是希望你能够过得好,哪怕你沉默,因为现在已经无法思考了,又这么毫无理智地想念着一天又一天?

你会不会也还是想我了呢,会不会也还是不舍得,虽然我让你不开心但你会不会不跟我计较这么多呢,你会不会知道我是多么地害怕失去你才那样啊。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曾经的心灵相通,你就这样放弃了吗,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理不出半点头绪了,还是希望我快乐?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曾经的幸福时刻,你可以可以再伸出手来问一问我,让我握住你的手吧。你可以再坚定一次地对我说,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你可以或许不可能再有一次地叫我宝贝,但是你是否能够再叫一声想念的,你可以再一次地问一句,你可以给我甜蜜吗,听我用永远的回答吗?

终于,田朵还是站起来去回电话了。

按下了那个号码,那边是他的声音了。

田朵感觉他确实很疲倦。程毅说,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再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的生日你记错了。

不可能吧,怎么会呢?田朵傻傻的呆住了。

他还是说,你记错了啊。

田朵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她犯了一个多么严重可笑的错误啊,而他当时还是说谢谢她的祝福。他又是多么地宽容她啊。现在难道她要说我从小就对数字敏感吗,说我太在意了才出错吗,不不不,连她自己都觉得太糟糕了。她还找什么理由呢,有什么借口呢?就算程毅以后再也不理她了,也还是欠他的吧。

可是他的语气中有迷茫却也有希望。

他肯定也好好地想了很多,也认真地想了很久。不管怎么样,田朵觉得跟他谈心的感觉还是一样地好,她愿意听他说,想听他说,就算他说他以后再也不会给她发信息了。

慢慢地两颗心还是靠近了。气氛也融洽了很多。程毅说不可以对她有什么承诺是因为恐怕以后伤她更深。田朵理解。他毕竟是还未走出校门的大学生。

田朵说,我不要什么承诺啊,放轻松,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程毅说,对不起啊,我知道已经伤你太深了。

田朵说,我也对不起啊,让你难过了。

那个时候,是田朵刚刚经营运作起来的店面接到拆迁通知的日子,心力交瘁。也不知道自己是那里来的勇气让他觉得这么地乐观。就是以为两个人,有一个迷茫的时候,另一个一定要坚持啊。至少能够默默陪伴。给彼此一点光亮的安慰和支持。可能就是因为还有他,只要有他,还有他的问候和牵挂,田朵才觉得,她能够相信会有越来越好的那一天。也会有他们能够在一起的那一天。

所以最后田朵说了五个字,她说,有你,就够了。

2015-7-4


站长推荐阅读:
·爱情短文: 第53讲:数学启蒙之方法(十六续)
·随笔美文: 望极天涯不见归
·随笔美文: 雾霾的背后
·爱情短文: 宝强如何看待自己的处女作?
·情感短文: 那个美丽的春天 | |
·爱情短文: 曾经感动你的人现在还在感动你吗?
·情感短文: 精致女人需要的精致生活
·情感短文: 轮回萧尘(节选) | |
·爱情短文: 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 三人不抱树...
·伤感短文: FengZ:我的上帝,希望你能公平!哪怕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