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花翠玉绕丹心 | |

“丹!你好吗?”朦胧的烟雨小巷飘来一句话。

我寻着声音望去,彬哥哥身着迷彩服,笑眯眯的走来。

“彬哥哥,你回来了?你去哪里了?”我又惊又喜的飞奔过去。

“傻瓜,我哪都没有去,一直都在你身边啊!”彬哥哥怜惜的说道。

“彬哥哥,你骗人,我都好久没有见到你了,这次不要再走了好不好?”我边说边伸手去拉彬哥哥的手,他的手好凉好凉,慢慢地他的身体飘了起来,他的手在我的掌心一点点的抽离:“傻瓜,别忘了带那对玉耳环!”

“我不要玉耳环,我只要你!”我用尽全身力气也没有拉住他,他越飘越远,我哭到无力,为什么?

为什么突然来又突然走?

一阵颤抖我从梦中惊醒,玉耳环?玉耳环?我摸摸我的耳朵空空如也。

我起身,打开抽屉拿出那个绒布首饰盒,那破碎的玉耳环上生了许多锈斑宛如我的泪痕。泪水又一次模糊了我的双眼清晰了我们的故事。

那日,彬哥哥来无锡出差,他顺道来看看我,请我吃饭,饭后送我回家的路上,他变戏法似的右手捏着一对玉耳环,在我面前晃悠,那耳环在路灯的照耀下温婉可人。让我好生喜欢,他看出我的心思认真的说:“丹,我知道你配饰中最喜欢耳环,这对耳环送给你,等我这次任务回来,我就圆你军嫂的梦好吗?”我笑着点点头。他小心翼翼地为我带上耳环后,一把揽我入怀说:“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真实的抱着你,真的很想你,但做为军人,我有很多的无奈。我心中有两个家,大家是国家,人民;小家是你,父母。不管我身在何处,你要记得我永远爱你!”

夜风阵阵,吹得军装单薄的他瑟瑟发抖,但他的怀抱却好温暖、好温暖。

舍不得他受冻,催促他快回宾馆,一把推开了他:“等你回来,慢慢抱,这个耳环我很喜欢!”我头也不回的回了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家的时候耳环只剩下一只,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心头。

一个月后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彬哥哥的战友泣不成声的打来的,说他在执行任务中为了救其他的战友牺牲了。我拿起那只玉耳环摔的粉碎,我讨厌它!

耳环是他给我的唯一信物,如今成了他的遗物,我一点点捡起那些碎片,仿佛在寻找曾经那些残碎的记忆。我将这些碎片放进了红绒布盒子里,珍藏起来,将他过去的一切也收藏进我的心底。

碎玉有归处,而我的心呢?

多少次梦里梦见他鲜活的笑脸,却再也抓不住他的温柔,那朵逝去的绿花被时间慢慢雕琢成翠玉,绕在我的心间与我同呼吸……


站长推荐阅读:
·情感短文: 轮回萧尘(节选) | |
·爱情短文: 曾经感动你的人现在还在感动你吗?
·随笔美文: 望极天涯不见归
·爱情短文: 第53讲:数学启蒙之方法(十六续)
·情感短文: 精致女人需要的精致生活
·情感短文: 那个美丽的春天 | |
·随笔美文: 雾霾的背后
·爱情短文: 宝强如何看待自己的处女作?
·爱情短文: 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 三人不抱树...
·伤感短文: FengZ:我的上帝,希望你能公平!哪怕一点!